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五百四十六章 你搞什么

五百四十章你搞什么  面對秋憶夢的刀刃相向,楊開依然在笑,一副不知死活的模樣,目光灼灼地盯著近在咫尺的秋憶夢,身形不動,連真元都沒有凝聚起來,看似是真的沒打算還手。

  秋憶夢的美眸一片決絕,手上的動作愈發迅速。

  下一刻,楊開的臉色莜然一變,震愕地望著她的美眸,忽然出手朝她抓去。

  “噗……”

  伴隨著一聲悶哼,有血光飛濺出來。

  一片驚呼聲響起,兩人身后的強者們齊齊竄了出來,瘋狂地朝間涌去。

  陳軒等人的眼滿是狂熱之意,緊緊地盯著面色震愕的楊開,獰笑不止。

  影,唐雨仙,地魔同時將自身力量迸發,越過楊開和秋憶夢的頭頂,朝陳軒等人迎了上去。

  戰斗在一瞬間打響,沒到神游境的武者,根本無法插手進去,年輕一代的領軍人等更是不敢靠近,只能遠距離地施展自己的武技和秘寶的威能。

  光華綻放,能量肆虐。

  混亂,駱小曼跌跌撞撞地沖到了楊開和秋憶夢身旁,待看清楚局勢之后,頓時捂住了嘴巴,美眸戰栗。

  秋憶夢軟綿綿地倒在楊開懷里,臉色慘白,毫無血色,無聲地沖楊開微笑,她的下腹處,插了一柄匕首——正是她之前拿出來的那件秘寶。

  楊開反倒是毫發無傷。

  “你搞什么?”楊開怒喝。

  “下不去手……”秋憶夢苦笑,“我也只能想出這種辦法,讓自己暫時出局了。”

  剛才秋憶夢那一擊,到了半途的時候忽然轉向,狠狠地朝自己捅去,楊開也正是看出這一點,才出手阻止的。

  但秋憶夢之前的表情太認真了,導致楊開也被她蒙騙了一瞬,以為她真會對自己下手。

  待到想阻止的時候,卻沒來得及。

  鮮血從秋憶夢的小腹處流淌出來,很快便將她的衣衫殷紅了,透著一股猩紅的美感。

  “別說話了。”楊開皺著眉頭,倒也不是很緊張,秋憶夢的傷不在致命位置,匕首插進去也不算太深,以萬藥靈乳的療效,只怕一兩天她就能痊愈,而且還不會留下疤痕。

  “我有個問題要問你。”秋憶夢大口地喘息著,卻倔強地望著楊開。

  “有話就說,有屁就放。”楊開冷哼,他今天是被秋憶夢搞的郁悶了。

  秋憶夢不以為意,反而目光充滿了期待之意,輕聲問道:“我剛才若是真的要捅你,你不會反抗么?”

  “你覺得呢?”楊開瞪了她一眼。

  “我不知道,我從來不知道你的想法。”

  “我又不是白癡,怎么會站在那里給你捅!”

  “果然……”秋憶夢笑了起來,“你果然一直都是個自私的人,不過若不是這樣,那就不是你了。”

  楊開陰測測地笑了起來:“你剛才若真有捅我的心思,那今天你就完了。”

  “你會怎么對我?殺了我?”

  “那倒不至于,我只會脫光你的衣服,然后……嘿嘿,狠狠的打你屁股!”

  秋憶夢頓時臉紅了,還從來沒人跟她說過這種不要臉的話,也不知怎么搞的,腦海竟浮現出自己赤身被楊開摁在床上猛揍臀部的場景。

  好一陣羞臊。

  “你們別說這些了。”駱小曼站在一旁手足無措,“趕緊療傷啊。”

  “死不了。”楊開一臉的無所謂,攔腰將秋憶夢抱了起來,扭頭看了一眼混亂的戰場,眼眸深處閃過一絲寒光,這才邁步走進府內。

  駱小曼亦步亦趨地跟隨著。

  不多時,三人便來到了蘇顏的房間。

  推門進去,一片冰寒迎面襲來。

  蘇顏正端坐在寒冰床上,看似是在修煉,其實她的心思根本不在這里。楊開府發生戰斗,她自然也會關注,可因為出身凌霄閣,實在不方便出面,只能靜靜地等待著。

  “發生什么事了?怎么傷成這樣?”蘇顏一見到秋憶夢,連忙詢問。

  “這傻娘們自己捅的。”楊開一邊說著一邊將秋憶夢放到了寒冰床上,冰冷的寒意侵蝕過來,讓她情不自禁地打了個冷戰。

  不過也多虧了寒冷的封鎖,讓她的傷口處流血的情況迅速緩解。

  “她交給你了。”楊開叮囑一聲,轉身又走了出去。

  秋憶夢受傷的位置太微妙了,如果是別的地方,楊開完全可以自己處理,但在小腹處,他就不好意思動手了,只能送到蘇顏那,讓她照顧。

  蘇顏那里也有萬藥靈乳,她知道該怎么做。

  戰斗的聲響接連不斷地傳來,放眼望去,半片天空似乎都被綻放的光芒點亮了。

  待到楊開再回到府外的時候,赫然發現戰局陷入了焦灼狀態,彼此間竟是不相上下。

  秋家落堂那邊,二十多位神游境層以上的強者。

  己方這邊,神游境頂峰便有三人,影,唐雨仙,地魔,個個手段通天。

  水靈也利用自己的特殊體質,在其攪風攪雨,擾亂敵人的視聽。

  其他的神游境更是為數不少,單在數量上比較,己方無疑占據莫大的優勢,但落堂的強者不可等閑視之,所以縱然人數占據了優勢,也討不到任何便宜。

  一時間陷入了苦戰之。

  自奪嫡戰開始到現在,楊開府還從未遭遇過這樣的局面,每一次戰斗都是以壓倒性的優勢擊敗敵人。

  陳軒等人同樣覺得不可思議,他們本來信心滿滿,但等真的打起來之后這才發現,那些傳言并沒有夸大水分,甚至還有些低估了楊開府這些武者們的戰斗力。

  落堂的強者幾乎可以說是傾巢出動,現在居然拿一個楊家公的府邸沒有辦法。

  陳軒莫名生出一種奇恥大辱的感覺,下手愈發狠戾,毫不留情。

  楊開觀望了片刻,卻沒有親自上陣,而是將目光投向了遠方。

  他感覺到,在那里有許多強者的氣息匯聚著。

  那些強者的修為水準,比起落堂的人絲毫不差,而人數卻是他們的好幾倍!

  不出意外,那定是其他家的強者了。

  正如楊開所料,一里之外,一棟三層閣樓上,以新柔為首,大超級世家的公小姐們匯聚在這里,遙遙地望著那邊的戰斗。

  雖是夜晚,但月色撩人,他們還是很清楚地將楊開府前發生的一切都印入了眼底。

  秋憶夢的暴起發難,楊開動手的痕跡,他們都看得清清楚楚。

  可是最后的結果卻讓他們大吃一驚!

  倒在血泊的,居然是秋憶夢。

  新柔嬌美的容顏上閃過一絲幸災樂禍的神色,冷哼道:“楊開果然已經沒有人性了,連輔助他這么久,關系這么好的秋憶夢,都能狠得下心去下毒手。”

  康斬等人緘默不語,雖然他們都不太喜歡新柔的頤指氣使,但還是很贊同她現在的說辭。

  隔得太遠,他們也沒看清其的玄機,只當秋憶夢是真被楊開打傷的。

  秋憶夢自從進了楊開府,一直任勞任怨,充當楊開的左右手,統領整個府邸,付出巨大,可到頭來,居然為他所傷……

  換做是誰,恐怕都會寒心吧?

  而能干出這種事,楊開哪還有什么人性,顯然自私自利到了極點。

  唯獨只有霍星辰,一臉的猙獰之色,冷笑連連,他雖然也沒看清楚剛才的事情,但他是不會茍同新柔的說法的。

  “看樣,我的計策失敗了。”新柔這般說著,臉上卻沒有絲毫失落,反而還有一絲喜悅,似乎對秋憶夢的遭遇喜聞樂見,又裝模作樣道:“若早知如此,我說什么也不會讓秋姐姐孤身犯險,哎,我們還是高估了楊開的道德水準,這個人,已經沒救了,邪魔之徒一般都是這樣的吧,親不認,手段兇殘,呵呵。”

  “接下來怎么辦?”高讓風沉聲詢問,秋憶夢這個所謂的奇兵,并沒有起到應有的作用,這讓他忽然懷疑新柔是不是早知會如此,故意這么干的,心里不禁生出排斥的心思。

  “再看看唄。”新柔不見絲毫緊張之后,反而一臉從容,努嘴道:“瞧,打起來了。”

  “我們是不是該增援了?”康斬皺了皺眉,“如果放任不管,只怕秋家那些人會說閑話的。”

  “讓他們拼一陣嘛。”新柔微微一笑,“影和唐雨仙兩人已經施展了霸血狂術,我想你們家那些人沒人愿意在這個時候對上他們吧?等上一會,待霸血狂術的效果消失,我們再上好了。”

  眾人的神色變得古怪至極,卻也沒反駁。

  誰都不希望自己家的高手出現什么損失。

  說完之后,眾人便靜靜地等待起來。

  戰斗越來越激烈,不斷地有人受傷或者死亡。

  楊開府有損失,落堂的人也有損失。

  落堂的強者雖然手段了得,可在這種混戰,也無法確保自己安全無虞。

  尤其是當楊開加入戰斗之后,平衡瞬間便被打破,那狂暴而兇猛噴發的邪惡能量降臨,神游境兩層境界的楊開,能單挑一位神游境頂峰強者。

  修煉出識海之后,神魂技的威力也能全部施展開了,再配以那柄小劍形狀的秘寶,往往出其不意,一招便能滅殺一人!

  落堂損失慘重,情況愈演愈烈,激戰,陳軒再也無法忍受了,高聲嚷道:“小姐!”(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