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五百四十五章 你算老幾

  這些人都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么事,等到了府外,乘著月色,定眼朝前一看,頓時都有些目瞪口呆。44rc。m44rc。m

  府邸前不遠處,秋憶夢孤零零地站在那里。

  在她身后二十丈開外,屬于秋家的二十多位神游境強者一字排開,匯聚在一起的威壓恐怖至極。

  愣了一下之后,駱小曼驚喜地喊道:“秋姐姐。”

  一邊喊,一邊就沖出人群朝秋憶夢跑過去,胸前的一雙碩大玉峰上下起伏,蔚為壯觀。

  在所有人當,就屬她和秋憶夢的關系最好,她們兩個,一個精明能干,一個迷糊嬌憨,在性格上倒有些互補之處,所以秋憶夢對她也相當好,兩人的感情也親密無間。

  今早秋憶夢離去,駱小曼還哭了許久,直到現在眼眶都是紅紅的,精神也沒恢復過來。

  此刻見秋憶夢去而復返,駱小曼比誰都要開心,美眸泛著欣喜的光芒,似乎迷途的孩子找到了歸途,急忙沖了上去。

  秋憶夢的面上掛著一絲淡淡的傷感,神色淡漠。

  當兩人的距離只剩下五丈左右的時候,秋憶夢輕輕抬了下素手。

  一道匹練般的光芒自她手上激射出來,打在駱小曼的雙腳前。

  塵土飛揚。

  駱小曼頓住了,傻傻望著面前的秋憶夢。

  “別再過來了,否則別怪我手下不留情。”秋憶夢冷冷地望著駱小曼,語氣冰寒,形同陌人。

  “秋姐姐……”駱小曼喃喃地喊了一聲,雙眸一片迷茫,似乎還沒弄明白到底發生了什么。

  秋憶夢從來沒對她動過手,可剛才那一下,她如果再跑的快一些,又或者秋憶夢打的再遠一些,能將她的雙腿直接廢去。

  感受到秋憶夢的冷淡和排斥,駱小曼芳心卻瞬間被巨大的痛楚溢滿,嘴不停地泛起了苦水,她下意識地感覺到了一絲惶恐不安。

  正手足無措的時候,香肩上有一只大手搭了上來,回頭一看,正見到楊開沖自己緩緩搖頭。

  “回去。”楊開淡淡吩咐,說完也不等她反應,隨手將她往后扔去。

  待駱小曼落下地之后,頓時發現氛圍有些不一樣了。

  府邸外,楊開和秋憶夢面對面的對視著,一如早上秋大小姐離開時的場景,彼此一言不發,一切盡在不言。

  但任誰都可以看得出來,現在見面與早上分別時,情況完全不一樣。

  “被逼了?”楊開歪著腦袋,正色地望著秋憶夢。

  “沒有。”秋憶夢輕輕搖頭。

  “沒有?”楊開笑了,嘴角上揚,“沒有被人逼,你帶這些人過來干什么?總不可能來投靠我吧?”

  “我來干什么,你心里清楚,何必問這么多?”秋憶夢的臉色依舊那么冷漠。

  “你不說,我怎么知道?”

  “你不也是一樣,什么都不會告訴我,我干嘛要跟你講?”秋憶夢反唇相譏。

  楊開聳了聳肩膀,無奈了。

  “大小姐,無需與他廢話。”忽然,從秋憶夢身后傳來一人的朗喝聲。

  說話間,那本來遠距秋憶夢二十丈之遠的神游境強者們,齊齊走上前來,攜著一股強橫的氣勢,在她身后不遠處站定。

  “你是……”楊開皺眉。

  “秋家長老落葉堂堂主,陳軒!”那人冷哼一聲,微微揚起頭,一臉倨傲道:“大小姐念及舊情,要與你說幾句話,現在應該已經說完了。”

  楊開神色不變,點了點頭:“久仰久仰,落葉堂堂主之名確實如雷貫耳。”

  秋家落葉堂,等同于楊家的血侍堂,這樣的機構在八大家,每一家都存在。這些機構里培養出來的強者,都是對家族無比忠心的。

  只不過因為家族底蘊不同,聲望高低有別,培養方式不同,所以在八大家的這些機構里,血侍堂最為聞名遐邇,而血侍堂出來走出來的高手,比起其他七大家的,都要強上一線。

  尤其是血侍堂內的不傳之秘霸血狂術,這一招禁忌武技的存在,足以讓血侍堂凌駕于任何機構之上。

  秋家的這個落葉堂,就是這樣的機構,里面出身的強者,都很是了得,一旦出手,便如秋風掃落葉般干脆利索,從來不會給敵人任何喘息的時間。

  正因以這種準則行事,所以落葉堂里的人一般都是急性子,最討厭別人浪費時間。

  秋憶夢與楊開兩人說這幾句話的功夫,他們便已經按捺不住了,由此可見他們的性格。

  陳軒哼了一聲,對楊開的恭維視若無睹,冷笑道:“既然已經說完,那便請大小姐退后。”又看向楊開,冷喝道:“小子,你的死期到了,雖說你是楊家的公子,但你修煉邪功,勾結妖邪,企圖顛覆八大家,今日便是你滅亡的時候。”

  陳軒和落葉堂的這些強者,都一直身在都,對楊開和楊開府的勢力了解的并不深,雖然他們也都在關注奪嫡戰的進展,也從旁人那聽說過楊開和楊開府多么多么了得,多么多么厲害,可陳軒一直認為這些消息水分太大,有些以訛傳訛的原因。

  他身為神游境頂峰高手,怎會將一個神游境兩層的武者放在眼,尤其這個人還年紀頗輕。

  不但是陳軒這么想的,其他七大家的強者們,大多都有這個想法。在他們看來,七大家這次聯軍,出動那么多強者,有些小題大做了。

  所以今夜秋憶夢帶他們過來找楊開府的麻煩的時,陳軒和落葉堂的強者們都很是振奮,認為隨隨便便便能攻破楊開府的防御。

  就連坐鎮在府上的凌太虛也未被他們放在眼。

  凌太虛雖然是神游之上,可他是邪宗之主,是邪主的師傅,他若敢隨便出手,封神殿的那八人肯定不會坐視不管的。

  聽陳軒這般大言不慚,楊開神色一冷:“好大的帽子!”

  “陳堂主你再等一會。”秋憶夢忽然插嘴,“我還有幾句話要跟楊開說。”

  陳軒冷哼,卻也不好駁了秋憶夢的顏面,來的時候,秋守成已經叮囑過,這一次的行動雖說是借助奪嫡戰的舞臺,也掛著八大家公子小姐們的名義行事,但真正在戰場上決策行動方向的,還是他陳軒。

  也就是說,在某種程度上,秋憶夢都得暫且聽他陳軒的。

  只是說幾句話,他倒是可以容忍。

  楊開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又轉向秋憶夢,輕聲問道:“到底因為什么呢?”

  “因為我爹說了,只要將你擊敗擒拿,我便可以以女兒之身繼承秋家大業。你也知道我多么渴望那一天的到來,雖說我們之前相處的挺不錯,但與我的畢生志愿比較起來,你算老幾啊。”

  “呵呵。”楊開忍不住笑了,“我是不算老幾,但是你這鬼話連篇的,能說服得了自己?”

  “我什么時候鬼話連篇了?我說的是實話。今天來,就是要將你擊敗的。楊開,念在我這些日子一直輔助你的份上,你乖乖束手就擒行不行,真要動起手來,也傷了大家的感情,而且,我也肯定不是你的對手。”

  “好啊。”楊開微笑點頭。

  那邊,陳軒眼前一亮,卻又趕緊警惕起來,眼睛緊緊地盯著楊開的動作,以防他耍詐。

  楊開府的那些人卻是懵了。

  他們沒想到,只是一個白天的時間,秋憶夢居然就甘愿走到了楊開的對立面,而且是親自帶人過來找楊開的麻煩,看她說得云淡風輕,神色冷淡,不少人頓時義憤填膺起來,可好歹也念及之前的情誼,并沒有破口大罵。

  換做旁人這樣說,他們哪會善罷甘休,只怕早就把人家的十八代祖宗問候個遍。

  縱然如此,他們的神色也都不太好看,駱小曼更是雙眼泛著淚花,不可置信地盯著秋憶夢。

  “你真愿意?”秋憶夢愣住了。

  “這有什么。你擒住了我,就可以當秋家之主了對吧?”楊開笑了笑,“你為我付出了這么多,現在換我為你付出一點,又有什么關系?”

  秋憶夢的神色變換起來,一雙美眸泛著異樣的光芒,似乎被這番話感動的有些想流淚。

  “大小姐……”陳軒見秋憶夢似乎沒有想要動手的意思,忍不住急聲催促起來。

  如果真能兵不血刃就將楊開擒拿,那他秋家可就立下大功了。秋守成說過,一旦擒拿住楊開,不惜一切代價,也要將他送回都秋家!

  秋憶夢置若罔聞,面上依然洋溢著感動的神色,忽然又咬牙切齒起來:“你以為說這種話,就能讓我心軟,不會對你動手了是不是?你這混蛋真夠卑鄙的。”

  楊開咧嘴一笑,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齒,一副被你看穿真是不好意思的表情。

  “你果然是這么想的。”秋憶夢惱火死了,虧她剛才還真被感動了一下,頓時芳心暗恨,嬌喝道:“不管你怎么想,今天我既然來了,就不會空手回去。”

  這般說著,忽然把手一揚,手上突兀地出現了一柄尺長的匕首,匕首上流淌著銀色的光芒,顯然是一件檔次不錯的秘寶。

  真元兇猛地迸發出來,看似毫不留情。

  一片驚呼聲響起,沒人想到變故發生的這么迅,甚至就連影九也沒來得及做出任何反應。

  陳軒和秋家落葉堂的諸多強者眼前一亮,連忙屏住了呼吸,暗暗期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