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五百四十四章 出奇兵

  今天又要出門,早早的起來了,午那更大家不用等了。www89readc。mc。m

  七大家的公子小姐們匯聚一堂,葉新柔端坐首位上侃侃而談,條理清晰,細路明確,倒頗讓人有些對她刮目相看。

  這個女人原來并不單單只會跟人撒嬌,眾人暗暗想。

  當她坐在那個高高在上的位置的時候,她能迅地擺正自己的心態,做出與身份符合的言論說辭。

  一番話說的在情在理,眾人情不自禁就被吸引了注意力,舉目朝她望去。

  “奇兵?”高讓風忍不住詢問了一聲,“何為奇兵?”

  葉新柔微笑道:“小公子想不到的,便是奇兵!”

  高讓風皺了皺眉,葉新柔這般賣關子,讓他心里有些不舒服,沉聲道:“說具體點。”

  葉新柔咯咯輕笑一聲,將目光投向秋憶夢,美眸一霎不霎:“秋姐姐對小公子來說,就是最大的奇兵了。”

  秋憶夢猛地抬頭,怒視著葉新柔。

  霍星辰也在一旁發出嗬嗬的邪惡笑聲。

  其他幾人面色怪異,大家都忽然知道葉新柔在打什么主意了。

  “秋姐姐一直在小公子府上,與其共事,被小公子視為左膀右臂,對他府上的諸多事宜都了解的相當清楚——恐怕再沒有人比秋姐姐更清楚了。而且姐姐是今天早上才離開楊開府,小公子無論如何也不會想到,只是一個白天的時間,姐姐便要與他為敵,帶人攻打他吧?”

  “葉新柔,你最好仔細考慮下,自己在說些什么。”霍星辰陰測測地盯著她,眼一片寒光閃爍。

  葉新柔嗤笑一聲:“霍少,你這是什么意思?我自己在說什么,我當然清楚,倒是你這態度……難道對我心有不服?”

  霍星辰冷笑連連。

  “別忘了,我現在代表的是二公子!不服我,就是不服二公子,我有權利請你離開這個府邸,一粒老鼠屎能壞了一鍋粥,二公子府上可不能出現什么害群之馬。”葉新柔話里夾槍帶棒,好一陣冷嘲熱諷。

  霍星辰的臉色變了變,有心憤然離去,可一想起老爺子在自己臨行之前的威脅,又不得不按捺下心的蠢蠢欲動。

  嘴巴動了動,聽不到任何聲音,看似是在罵人。

  葉新柔又笑了笑,溫聲道:“其實小妹這樣提議,也有很多自己的考慮。之前說的只是其一點罷了。”

  “還有什么考慮?”高讓風追問了一句,他忽然發現,經歷一次奪嫡戰,這個葉新柔的成長簡直恐怖至極,以前的她可沒這么多鬼精靈的心思,也沒有這么強勢。

  大概是在二公子身邊待久了,耳濡目染被熏陶的緣故。

  “從上一次小公子擊殺南笙和向楚的事情來看,小公子對他身邊的朋友都非常重視。秋姐姐也是他的朋友,我想以小公子的個性,是不忍心對秋姐姐下手的。”

  “這倒是不錯。”康斬輕輕點頭,認為葉新柔的分析很合理。

  上次南笙和向楚那兩傻,只是因為打傷了一位凌霄閣的弟子,便被楊開追殺兩三千里,即便躲進楊詔府也沒逃過死亡的命運。

  秋憶夢與楊開相處了這么長時間,兩人患難與共,秋憶夢對楊開府更是有莫大的貢獻和付出,以楊開的性格,能對她下手才是怪事。

  “所以說,可能秋姐姐出馬,隨便帶點人過去,便能兵不血刃地將小公子擊敗呢。”葉新柔淺笑吟吟地望著秋憶夢,追問道:“秋姐姐你覺得呢?”

  秋憶夢臉色冷淡,遙遙地看向他,不急不緩道:“你想多了。楊開雖然在意友情,但他同樣也是個自私無比的人!當這兩者之間有沖突的時候,他會選擇維持自己的利益。”

  葉新柔一臉訝然:“秋姐姐對小公子當真了解呢。我看這事還非得你出馬不可,不做一次怎么知道能不能成呢?”

  這般說著,目光鄙視過去,一副秋憶夢不答應誓不罷休的模樣。

  “好啊。”秋憶夢忽然笑了,“妹妹既然這么說,那姐姐就聽你一次,看憑借我的手段能不能將楊開擒拿過來。”

  “姐姐果然是女巾幗,夠爽快。”

  “也多謝妹妹照顧了,將這頭功讓于姐姐。”秋憶夢輕輕地笑著。

  葉新柔也抿嘴笑道:“我們姐妹說這些干什么呀,前些日子,妹妹也受過姐姐的照顧呢,咯咯……妹妹銘記于心,這一輩子都不會忘記的。”

  偏殿內,忽然變得陰氣森森起來。

  高讓風康斬等人,情不自禁地打了個冷戰。

  他們不知道這兩女人到底在說些什么,但也看出來,她們兩在前幾天大概發生了什么過節。

  前些天,葉新柔偷偷摸摸跑到楊開府上勾引他,結果被楊開粉碎掉衣衫,獨自一人留在偏殿,隨后,秋憶夢派了幾個守衛守在門口。

  赤身的葉新柔,足足被囚禁了三天。

  三日后,秋憶夢才命婢女送上一套衣服……

  葉新柔怎么會忘記這種奇恥大辱。七大家聯軍,第一件事便是找秋憶夢的茬,可以說她是公報私仇,但她的借口和手段卻相當高明,高明到讓秋憶夢都無法反駁的地步,只能被她牽著鼻子走。

  “那便這樣說了,姐姐當這個奇兵,打頭陣,希望姐姐能旗開得勝。”

  “借你吉言。”

  “事不宜遲,現在就動身吧。”葉新柔道。

  “現在?”其他人都不禁吃了一驚,萬沒想到葉新柔居然這般迫切。

  “兵貴神啊,正好乘著這夜色行事,說不定能事半功倍呢。”葉新柔微微笑著。

  “言之有理,那姐姐就出發了。”秋憶夢輕笑一聲,站起身朝外走去。

  “秋憶夢……”霍星辰站了起來,沉聲喊了一句,秋憶夢并未回頭,只是一邊朝外走,一邊緩緩搖頭。

  待到秋憶夢離去之后,霍星辰才轉過身,森冷的眼神注視著葉新柔,道:“小娘皮,秋憶夢要是出了什么意外,你就等著被老子賣到最廉價的窯子里去吧,到那時候,任何人都可以品嘗你的美妙,不出三五月,你就會變成一堆連野狗都不屑一顧的腐爛臭肉!”

  葉新柔眼眸冷芒一閃,出奇地沒有動怒,反而咯咯笑道:“霍少的擔心多余了吧?秋姐姐怎么會出意外,你真覺得小公子會對她下手?這樣看來,小公子果真是已經走火入魔,六親不認了呢。”

  頓了頓,又道:“既然霍少這么擔心,我們跟出去看看吧,也算是以防不測。”

  康斬和高讓風都不禁點頭,心覺得葉新柔這個決定是正確的。

  他們沒人認為,單憑秋憶夢就能擊敗楊開,楊開就算再怎么念及情分,可他也不是傻子,怎么會束手就擒?

  自己這些人跟過去,萬一那邊打起來,也好策應一番。

  說話間,所有人都站了起來,齊齊朝外走去。

  月朗星稀,整個戰城沐浴在一片銀輝之。

  楊開府,府內的武者們都已從秋憶夢和霍星辰離去的沖擊平靜了下來。

  府上現在的優勢很大,即便秋憶夢和霍星辰離開了,他們也覺得在奪嫡戰,楊開必定會取得勝利。

  只是對楊開白天所說,可能會與八大家為敵,稍微有些擔憂。

  畢竟都是年輕人,誰會想對上八大家?那可不單單只關系到自身,而是會關系到背后的宗門世家的大事。

  深夜時分,府上一片靜謐。

  正在打坐的楊開,驀然睜開了眼睛,雙眸熠熠生輝。

  匆匆起身,朝外走去。

  才打開房門,府邸內便傳來一陣陣衣袂獵獵的聲響,下一刻,影九,地魔,唐雨仙便出現在他的面前。

  “小公子……”唐雨仙喊了一聲。

  “我知道。”楊開神色冷峻,“把所有人都叫起來。”

  唐雨仙連忙釋放出自己的神識力量,籠罩整個府邸,察覺到這股神識蘊藏的提醒和呼喚之意,府上的勢力迅集結。

  “哎!”一聲嘆息從側旁傳來,那里,一道若有若無的身形慢慢現行,一頭淡藍發絲的水靈突兀地出現。

  影九眼睛一瞇,直到此刻,他也無比忌憚這個神出鬼沒的小丫頭。

  年紀輕輕,居然有神游境八層的修為,而且體質特殊,單打獨斗的話,影九相信她不是自己對手,但是自己也沒辦法將她留下來,即便施展了霸血狂術,也不成。

  “似乎是那個秋憶夢帶人來了。”水靈幽幽嘆息,“可惜了,和她處的蠻好的,楊開你和她怎么會走到這一步呢?”

  “我不知道,別問我。”楊開面色惱火。

  水靈察覺到來人的身份,楊開又怎么會沒察覺?

  領頭的,居然是早上才離開的秋憶夢!

  而跟她一起的,還有二十多個神游境六層以上的強者。除了秋憶夢一身氣息平淡之外,其他人都是殺氣騰騰,顯然是欲要對自己的府邸不利。

  楊開不覺得秋憶夢會這么干,相處這么長時間,楊開對她也比較了解,她是什么樣的性格,楊開最清楚不過,但她帶人前來,卻也是不爭的事實。

  “出去看看吧。”楊開冷哼一聲,率先朝外走去。

  影九唐雨仙和地魔迅跟上。

  不多時,幾人便到了府外,府上的武者們也迅而有條不紊地從里面奔出,齊齊匯聚在楊開身邊。。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