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五百二十九章 被打擊了

  楊詔府前,鴉雀無聲。

  無數雙眼球都緊盯著楊開,表情極為的精彩。

  楊開這一次晉升給眾人帶來的震撼,簡直難以言喻。

  每個人心中,都存在著巨大的疑惑,目視著楊開,神色呆滯。

  晉升神游境,能牽引出如浩劫來臨般的天地異象?一個剛突破到神游境,開辟出自己識海的武者,能擁有那么強大濃郁如實質的神識力量?

  見識到這一切的人,幾乎都無法理解。

  向來古井不波的中都第一公子柳輕搖,終于苦笑起來,他發現,此刻的楊開給了他一種巨大無匹的壓力,讓他竟生出一種不可與之對抗的心情,似乎憑借自己現在的實力,連觸碰到他衣角的資格都沒有。

  神情苦澀,柳輕搖輕聲對站在他身旁的楊威道:“大少,你說對了,你們家老九的成就比我要大的多。”

  說完,又搖頭道:“真是個怪物!”

  楊威一臉傲然之色。

  八大家的強者們眉頭緊鎖著,神色凝重至極。

  他們若不是知道楊開剛剛突破至神游境一層,甚至還看不出他的深淺,那強橫的神識力量,隔絕了所有人的窺探,這個發現,讓他們悚然動容。

  能隔絕他們的窺探,這就說明楊開此刻具備的神識力量,不比他們差,最起碼也是半斤八兩,甚至還要強上一絲。

  怎么做到的?

  怎么修煉的?

  他們這些人,每一個都是百多歲高齡,修煉神識無數年,如今在神識力量的比較上卻跟一個不到二十歲的少年旗鼓相當。

  八人無論是誰,都不禁生出一種羞臊的感覺。

  “這小子現在是人還是邪魔,我想楊兄應該能看得出來吧?”凌太虛笑瞇瞇地噎了楊立庭一句。

  楊開此刻,身上的氣息平淡無奇,沒有絲毫真元波動流出,也沒有之前的那些邪氣滿身的狀態了,雙眸清澈。黑白分明,再正常不過——除了他那很不正常的力量之外。

  如果還要強將走火入魔的惡名冠在他頭上,那楊立庭就真是瞎子了。

  冷哼一聲,楊立庭道:“現在他能恢復神智,恐怕也只是運氣使然。總有一天他會控制不住自己的力量。到那時候,休怪老夫出手不留情!”

  說罷,化為一道流光,朝封神殿的位置沖去。

  他已不想再留下來了。身為楊家的太上長老,這一次卻有一種當了大惡人的感覺。

  他也只是為了家族榮譽考慮,不想楊家出現邪魔之徒,可清理門戶不成,反倒被不少人厭惡。

  楊立庭就算心態再好。也有些失衡!

  楊立庭一走,其他七人也沒有繼續留下的理由,紛紛離去。

  秋道人在臨走之前皺眉望了楊開一眼,淡淡道:“別再修煉邪功了。”

  那胖老者同樣警醒了楊開一句:“聽話,修煉邪功對你沒好處,以你的資質,修煉任何功法,日后都大有前途,沒必要追求一些速成的方法。”

  胖老者顯然是以為楊開之所以年紀輕輕便這么強大。乃是因為修煉邪功的緣故。

  雖然事實不是如此,可他說到底也是好心,楊開只能輕輕點頭,不去解釋什么。

  他沒有修煉過邪功,身體內的邪惡能量也僅僅只是因為傲骨金身的緣故。

  更何況。他并不想把正邪分的那么清楚,那只是每個人的道不同!

  力量,始終是自己修煉來的,將這力量用于何處。才是最重要的。

  “楊開,恭喜你了。”秋憶夢笑容滿面地走上前來。開口說道。

  其他人也連忙上前,一片道賀聲響起。

  楊開微笑地望著眾人,懇切道:“謝謝你們。”

  縱然是在晉升中,意識不是很清楚,楊開也能察覺這里的人為自己做出怎樣的努力,面對楊開的道謝,眾人都心安理得地受了。

  目光越過眾人,楊開沖八位血侍也輕輕點了點頭。

  八位原本威風凜凜,不可一世的血侍們,此刻全都神色蒼白,氣血虛浮。

  這是施展了霸血狂術的代價!雖然他們付出了很大的代價,最后也沒能與楊立庭等人打起來,但那毫不遲疑勢要守護楊開到底的強硬姿態,卻起到了不小的作用。

  如果他們不表現的那般強硬,楊立庭等人也不會退讓。

  盡管虛弱,可八位血侍依然笑的很開心。

  最后,楊開才面向凌太虛和夢無涯,恭敬地行了個大禮:“師公,夢掌柜!”

  “起來起來。”凌太虛伸手一托,撫著長須道:“你平安就好。”

  夢掌柜輕哼一聲:“你這臭小子,以后可別再給老夫惹麻煩了。”

  “一定一定。”楊開連連點頭,這段時間也麻煩了夢無涯不少次,讓他心中確實有些愧疚。

  轉向凌太虛,楊開問道:“師公不走了吧?”

  楊開一直不知道凌太虛就隱藏在戰城內,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時候來的。這事恐怕只有夢無涯才稍微了解一點,這么長時間沒有他的半點音訊,此刻見到,楊開也放下心來。

  凌太虛點點頭:“暫時沒打算走。”

  “那好。”楊開笑了起來,“弟子也在日前找到了蘇顏他們,只怕他們不日便能抵達戰城,有您在這里,那我就放心了。凌霄閣的弟子,還得由您教導才成。”

  “莫要怕我馬屁,老夫是留下來與夢兄作伴的。”凌太虛微微一笑,扭頭看了一眼秋憶夢,忽然道:“我記得你這丫頭的氣息,就是你帶人放火燒了我的宗門。”

  秋憶夢大囧,恨不得找個地洞鉆下去,情急間,一把將駱小曼拉了過來,臉紅道:“她也有份!”

  駱小曼快哭了……

  好一陣手足無措。

  凌太虛哈哈大笑,并沒有繼續追究的意思,秋憶夢這才明白對方壓根就沒打算找自己算賬,只不過是隨口一說而已。

  楊開嘿嘿笑了一聲,扭頭看了一眼不遠處,深吸一口氣道:“二哥。告辭了。”

  那邊,楊詔一臉灰敗之色,仿佛失了魂魄般無動于衷,直到楊開這邊的人馬全數離去,他也沒有任何反應。

  楊威瞥了他一眼。緩緩搖了搖頭。心中知道老二這次是被打擊的有些慘,一時半會恐怕接受不了這樣的結果。

  南笙,向楚,他沒能保得住。楊開就在他的府邸前,當著他的面,擊殺那兩人。

  這還是其次,老九這次表現出來的人格魅力和本身潛質,才是最讓人感覺恐怖的。

  一人落難。無數人為之出頭,誰能做到?即便面對神游之上的強者,那些人從始至終也沒退縮過一步!

  楊詔府那些武者們不會為楊詔付出到這種程度,楊威覺得自己府上那些人,也不可能。

  這一次何止是楊詔被打擊了,楊威也被狠狠地打擊了一番,只不過比較起來,他的承受能力還算不錯,至少沒有直接垮下去。

  這奪嫡之戰……還有繼續進行下去的必要么?楊威向來堅毅的神色。忽然迷惘起來。

  歷時八、九個月,從現在來看,無論是個人手段,實力資質,還是人際關系。都是老九遙遙領先。

  其他兄弟,根本沒有與他相提并論的資格。

  或許,在前期,眾兄弟還領先著楊開。比他強,聚集的武者比他多。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他的府邸已經成長為一個龐然大物,在他的領導下,那些武者們擁有無可匹敵的凝聚力!

  楊家,正是需要這樣的人來當家主。

  在現在這樣的環境和實力對比下,奪嫡之戰,確實已經沒有繼續進行下去的必要了。

  一聲嘆息,楊威忽然也覺得有些心灰意冷,與柳輕搖道了個別,帶著自己的血侍匆匆離去。

  “二公子,回府吧!”之前與唐雨仙單挑的那位血侍抿了抿嘴,勸慰道。

  楊詔一動不動,臉色蒼白萬分。

  “二公子,這次奪嫡之戰,請恕我派無法再參加下去了。”有一個年輕人面色艱辛,走到楊詔面前開口道,神色羞愧。

  南笙和向楚只是打傷了楊開手下一個人,居然就硬生生地被殺掉了,這奪嫡之戰還參加什么?誰敢再與楊開為敵?

  兩位血侍神色一冷,正欲開口怒喝,卻又忽然忍了下來。

  站在他們的立場上,兩位血侍也能理解他們做出這樣的選擇是何其艱辛。這么長時間的付出,在這最后關頭退出,不但沒有拿到任何好處,甚至還要背負罵名,但與自己的性命比較起來,這些又算得了什么?

  兩位血侍可以看不起他們的軟弱,卻無法開口指責他們落井下石,在楊詔如此落魄的情況下還選擇離他而去。

  “告辭了。”那人說完,也沒臉面再留下來,領著自己的人馬匆匆離開。

  “二公子,抱歉,我們也不能參加了。”又有人走上前,告罪一聲,旋即離開。

  前后不到盞茶功夫,楊詔府上的武者勢力便大幅度縮水,足足走了一半左右。

  每一個勢力離去之前,都會跟楊詔打個招呼,但他一聲不吭,似乎沒有聽到。

  “還有誰要走的?要走趕緊走!”其中一位血侍強忍著怒火,冷聲喝道。

  立刻又幾個一直遲疑不決的勢力離開。

  “沒有要走的了么?”兩位血侍掃視著眾人,目光冷厲。

  眾人都站得筆直。

  “好。”那兩位血侍輕輕點頭,面上涌出一絲滿意的神色,對愿意留下來的人也有些刮目相看的意思。

  可楊詔卻依然還是那副失魂落魄的模樣。

  529_全文免費閱讀_更新完畢!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