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五百零七章 絕不后悔

  凌霄閣百多人,在楊開的帶領下,正在迅速朝戰城趕赴。

  來到這里的時候,楊開和影兩人只花了兩天不到,這還包括尋找他們的時間。但現在返回,楊開估計最少也要四五天左右,畢竟這些同堊門師堊兄弟的實力有些良莠不齊,雖然有很多晉升了真元境,可依然也有不少離合境,氣動境的存在。

  楊開倒也不急,只與蘇顏兩人說說笑笑,走在前頭領路,享受著這無事一身輕的愉悅時光。

  一年多沒見蘇顏,兩人身心的牽絆不但沒有變淡,反而更加濃郁了一些。

  與她并肩行走時,楊開甚至能感覺到兩人堊體內的真元,正在進行一些很奇特的交融,時而對方一個念頭涌堊出,好似就能被另外一人隱隱猜到,這種感覺相當奇妙。

  一心同體,心心相印,只怕已相去不遠。

  此時此刻,距離戰城近兩千里外。

  一大批人馬正潛伏堊在濃堊密的草叢,靜靜地等待著。

  為首之人,是都秋家的秋自若,也是秋憶夢同父異母的弟堊弟,秋自若本是楊家老楊慎的盟友,不過那一夜楊慎府被楊開偷襲,奪走令旗,被堊迫出局,楊慎手下的勢力便轉交給了老七楊影,秋自若也就跟到了楊影身邊。

  過了沒幾天,楊影又主動棄權,旗下武者匯聚到了楊詔府上。

  算起來,秋自若已經三換門庭,心可謂是苦悶至極。雖說這種改換門庭也是逼不得已,可對他來說卻有顏面上的損失,最起碼,他看人的眼光就很有問題,跟隨哪個楊家公,哪個楊家公就出局。

  當初奪嫡之戰未開始之前,他與秋憶夢和秋家家主秋守成探討奪嫡之戰的走勢,秋憶夢看好楊開,不惜暫時脫離家族,帶著秋雨堂一堊殘兵弱將去投奔。

  事實證明,秋憶夢選了個好盟友!

  而秋自若和秋守成兩人看好的楊慎,卻沒能撐到最后。

  秋自若現在也是憋了一口氣,誓要輔佐楊詔奪得奪嫡之戰的勝利,以穩固自己家族繼承人的位置。

  除了秋自若之外,還有康家康斬也在此地。

  這兩位,都是都八大家的公,也是未來的八大家之主。

  想要對付楊開,沒有八大家的人出面是鎮不住場的,所以兩人便被楊詔派了出來。

  至于楊詔本人,則必須留守戰城,他若一走,說不定就會重蹈楊慎出局的覆轍。

  而在這兩人的身旁,便是向家的向楚,和南家的南笙兩人。這兩家與楊開的恩怨數不清道不明,得知這次要出兵對付楊開,自然是主動請纓,好一雪前恥。

  楊詔欣然應允。

  除此之外,還有三四家實力不弱的勢力,皆都匯聚于此!

  “康兄,二公得到的消息準確么?那楊開不至于這么魯莽行堊事吧?”等待了一天多,也毫無動靜,秋自若不禁有些沉不住氣。

  康斬聞言,輕笑一聲,道:“秋兄耐心等著就是,二公既然那樣說,那肯定是沒問題的。”

  秋自若不禁疑惑地看了康斬一眼:“康兄似乎很推崇二公啊。”

康斬淡然一笑,“不怕秋兄笑話,其實奪嫡之戰開始的時候,我本想是與二公結盟的。因為我覺得,以二公的手段,是能成大堊事的人  “哦?那為何選了七公?”秋自若眉頭一挑,有些不太明白,康斬最開始是老七楊影的盟友,不過也隨著楊影的棄權,轉投到了楊詔門下。

  “沒辦法。”康斬苦笑搖頭,“二公選了家的新柔,我就只能另選他人了。”

  秋自若的雙眼閃過一絲了然和曖昧之色,點點頭;“美堊女總是有些優勢的。”

  “是啊。

  美堊人嘛,男人都喜歡,尤其是新柔那嬌滴滴的模樣。”康斬舔堊了舔嘴唇。

  秋自若也是嘿嘿一笑,同為都八大家的公小堊姐,兩人對新柔的性格和底細也都相當了解,自然知道這個女人與楊詔的關系不太一般。

  也正因如此,新柔現在在楊詔府上很受重用,同為楊詔的盟友,后投靠進來的秋自若和康斬的地位就不如新柔。

  不過他們也不太在乎這個,必定他們本身的地位也不低。

  “這次的消息,據說就是那女人親自去都的打探出來的。”康斬猥瑣的笑了一聲,“家大小堊姐親自出馬,區區一個地堊下勢力的副幫主,難道還搞不定么?只怕稍微給點甜頭,便色授魂與了。”

  “這倒也是。”秋自若點點頭,想著若是新柔對自己用美堊人計,自己是不是能保守住秘密呢?尤其是性命攸關的情況下。

“楊開就算再聰明,再了得,恐怕也想不到只憑借一點蛛  絲馬跡,二公便能推斷出他離開了戰城!”康斬輕輕地笑著,“他以為自己做的滴水不漏,其實還是有些破綻的。

  “人無完人啊!”秋自若微微搖頭:“楊開也跟我們差不多大,他若是做的太完美,那我們還要不要活了?”

  “也是。”康斬呵呵點頭。話雖這么說,也依然不可否認楊開的手段了得,若不是二公心細如發,恐怕還抓不住這次難得的機會。

  “向少,南少,楊開身邊的影,就要多靠你們兩家的高手牽制了。”康斬忽然轉頭沖向楚和南笙說道。

  向楚頷了頷首,淡淡道;“義不容辭!”

  南笙的面上卻是閃過一絲陰鷙和狠堊毒之色,手撫著自己的斷指,冷森森道:“這次我們兩家出動兩位神游境頂峰,就是為了牽制那個影,只要能報我斷指之仇,我南家所有人,聽憑兩位公調遣!”

  康斬看了他一眼,微微點頭,不再多說。

  楊開府上有一個神游境頂峰的邪魔,正是因為那個邪魔高手的刺堊激,楊詔才讓向南兩家各派了一位神游境頂峰的高手過來助陣。

  這樣的高手,一般很少會出現在奪嫡之戰。

  畢竟一等勢力里,也沒多少神游境頂峰,若是在奪嫡之戰折損了,對那些勢力來說,也是不小的損失。

  但是向楚和南笙顯然是恨楊開恨到了極點,面對楊詔的要求,也是一口答應下來。

  那兩位強者到楊詔府上只有一個月左右,本意只是未雨綢繆,壓堊制針對楊開府的邪魔高手,卻不想這一次派上了用場。

  影雖然是楊家血侍,實力也有神游境八層,但兩位神游境頂峰的高手,應該足夠牽制他了吧?

  對這一戰,無論是誰,都信心滿滿。

  他們怎么也想不到,此刻的影,已經是神游頂峰的人物了。

  不斷地有人被派出去查探四周的動靜和情況,眾人都屏氣凝神,收斂自身氣息,靜靜地等待著。

  一日后,總算有消息傳來,約莫百多人,正在朝這邊靠近,大概只要半個時辰,便能抵達此處。

  康斬神色一震,朗喝道:“諸位,事成事敗,在此一戰,若能在這里讓楊開出局,回府之后二公必定會對我等另眼相看,還望諸位拿出所有的本事,萬萬不可輕敵!”

  眾人齊齊點頭。

  “偷襲么?”秋自若神情振奮,詢問道。

  康斬瞥了他一眼,眉頭微皺,搖頭道:“我們的探能發現他們,肯定也已經被他們發現了,沒法偷襲?”

  “光堊明正大地出去打,我要讓楊開后悔得罪我南笙!”南笙獰笑著,一身真元兇猛起伏。

  “不錯,我們就光堊明正大地出去打!今天之后,奪嫡之戰再無楊開此人!”康斬朗喝一聲:“出發!”

  三十里外,楊開神色陰霾,想來想去也不知道自己在哪里出了岔。

  楊詔只是憑借竹節幫幫主龐遲的一些動向,便推斷出他的行動,楊開如何能想到?

  剛才發現有人在遠處窺堊探自己等人的時候,他頓時意識到有些不太對勁。

  對方能如此清楚地堵在自己回去的路上,顯然是知道自己去了什么地方!龐遲不可能出賣自己,他應該還被秋憶夢扣在府上,秋憶夢也不會把消息泄堊露出去。

  那問題便出在竹節幫其他人身上!

  一瞬間,楊開心便有了定論。

  看樣,回去之后得好好清理一下了。

  不過,即便如此,楊開也毫不后悔!若再給他選一次,他依然會選擇自己出來迎接凌霄閣眾人。

  只為早一日見到蘇顏!

  察覺到楊開的心情變化,蘇顏忍不住詢問一聲:“怎么了?”

  楊開微微一笑,搖頭道:“沒什么,只是前面大概有人攔路。”

  蘇顏的臉色立刻陰沉起來。

  上次她與楊開約定攜手云堊游天下,被秋憶夢給攪了局,一分別便是一年多,這一次才剛跟楊開見面沒多久,又遇到一些麻煩事,對這些擾亂她與楊開在一起的人,蘇顏可謂是恨堊之入骨。

  “什么人攔路?”后面凌霄閣的幾位師叔頓時緊張起來。

  “大概是我二哥的人馬。”楊開輕輕地吸了一口氣,楊威應該不會干這種事,也沒這個資本,這么推斷,前面攔路的人,應該就是楊詔的手下了。

  “幾位師叔,等會可能要打起來,你們不用管我,保護好門下弟堊就行了。”

  “不能躲開他們嗎?”凌霄閣現在的人馬,實力太弱,幾位師叔顯然與人發生戰斗。

  “他們有備而來,躲不掉的。”楊開無奈搖頭,心也是一陣惱火。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