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四百六十二章 你膽子也太大了吧

  董胖瞇眼望著擋在自己面前的白臉年輕人,冷哼一聲,也不去糾纏,身形一晃便想從他身邊繞過去,現在這個時候,還是搶奪秘寶要緊。

  哪知對方卻是不依不饒,腳步一錯又攔截在他前方。

  董輕寒輕笑,神色淡漠,不過身上的氣息,卻漸漸危險起來。

  “既是楊開的盟友,那就別想從這里過!”那年輕人微昂著腦袋,態度有些不可一世!

  “我道是誰,原來是呂家少爺。”董輕寒撇了撇嘴,面前這個人他曾經見過,正是當日帶人又帶物資前來楊開府投奔楊開的那位呂宋。

  只不過這人沒什么眼力勁,被秋憶夢一番慫恿,惹怒了楊開,被趕了出去,結果又被霍星辰帶人爆捶一頓。

  那一次的結怨,自然讓呂宋將楊開給恨上了,在戰城內養好傷之后便立刻尋了楊亢作為靠山,勢要將楊開趕出戰城。

  在所有參與奪嫡之戰的世家公之,有三個人是非常痛恨楊開的,一個是向家的向楚,一個是南家的南笙,還有一個就是眼前的呂宋。

  這三人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巴不得要楊開死無葬身之地。剛才在爭奪秘寶的時候,這三家的武者,也都特別的針對楊開陣營的人馬。

  呂宋冷笑:“董少,說起來我與你無怨無仇,但你選擇幫楊開就讓我不爽,本少爺不爽,你也別想爽了,我勸你還是早早的離開楊開,免得招來殺身之禍。”

  “你盡管試試!”董輕寒知道他想把自己拖延在這里,也懶得與他廢話,說完之后肥胖的身便然而動,如撕裂長空的一道閃電。快速,兇猛,干脆。

  風云雙衛左右守護,寸步不離。

  呂宋面色一凜,冷喝道:“想走,沒門,攔下他們!”

  呂宋身邊同樣也跟了兩位神游境七層,齊齊迎向風云雙衛。

  與此同時。呂宋的雙臂上驟然釋放出無數黑色光芒。整個人的臉色也變得猙獰起來。

  這些黑色光芒透著一股讓人不舒服的氣息,一絲絲森寒的能量灌入手心,氣勢如虹。

  瞬間,他的兩只手掌上便出現了兩團漆黑的能量球,如臉盆大小,殺氣騰騰。

  把手一揚。那兩團能量球交叉盤旋,在空劃過一道蜿蜒的曲線,朝董輕寒籠罩過來。

  呂宋雖然沒什么眼力勁。但好歹也是一等世家的公,這么多年修煉下來,總是有點手段的。

  以他真元境七層水準。在配合秘寶發出的這一招,足以讓很多人焦頭爛額。

  一旦被這一招籠罩住,那便如陷入泥沼之,脫身不得。

  董輕寒的修為比呂宋要高,但在雙方秘寶的加持下。這點修為上的差距已經微不足道了。真要是打起來,董輕寒縱然能贏得呂宋,也必須花費不少時間。

  而現在最不能浪費的,就是緊迫的時間。

  望著兩團襲來的能量球,董胖深吸一口氣,在這一口氣之下,那略顯臃腫的身體也微微收縮了一些,陡然變得豐神俊朗,神色凜然,口輕喝,如春雷般的炸響驟然傳出,一道道如彎月般的風刃,忽然出現,迎向那兩團能量球。

  激烈的能量碰撞在一起,彼此消弭無形。

  呂宋面上露出一絲驚愕,一愣神間,董輕寒已經迅如閃電般從他身邊竄了出去,那已經不胖的身體上包裹著風的力量,流轉著風的奧秘,將他的速度提升到了極限。

  沒人知道董輕寒修煉的風系功法,這種肥胖之人給人的第一感覺就是行動不便,可是董輕寒此刻卻是靈敏至極,如山林飛縱的猿猴。

  等回過神的時候,已經攔截不及。

  但被呂宋這么一耽擱,那件神秘秘寶此刻已經被一個武者拿在手上了,所幸這人只有真元境八層的水準,也不知是哪家的弟,被董輕寒上來一通猛攻,打的暈頭轉向。

  意識到自己雖然與對方境界相同,卻根本不是對手之后,此人心一發狠,直接將那件神魂秘寶拋了出去。

  也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他拋出的方向,是看熱鬧的人群。

  呂宋大笑著,反身就朝那秘寶追了過去。

  董胖恨恨地瞪了那人一眼,也顧不得與他繼續糾纏,趕緊回撤。

  那一件秘寶在空帶起一抹華光,漸漸地落到看熱鬧的人群上方。有了之前的幾次經驗之后,這些看熱鬧的人哪還敢再染指秘寶?紛紛左右散開,連碰都不愿意碰一下。

  只有一男兩女三人留在原地。

  一個二十七八歲的青年,一對雙胞胎姐妹花,三雙眼睛愕然地注視著那飛過來的秘寶,都是心苦笑不已。

  依這秘寶飛行的軌跡來推斷,如果不被人途攔截下來的話,肯定會落到三人的頭頂上,很可能會被砸個正著。

  三人的神色猶豫了一下,卻沒象其他人那樣離開。

  很快,秘寶落了下來,果然就在頭頂上方,被雙胞胎姐妹花的其一人伸手接住。

  “你膽也太大了吧。”那青年叫嚷一聲,面色陡然有些發白,剛才那些企圖染指秘寶的人,全都被無聲無息的擊殺了,前車之鑒后事之師,就算不躲,怎么也不能接住啊。

  看熱鬧的那些人也都是流露出一絲惋惜的神色,這姐妹花生得妖嬈嫵媚,年輕貌美,如果真的因為這個原因被殺,那可太暴斂天物了。

  這個大膽的動作同樣被呂宋和董輕寒收入眼底,率先抵達的呂宋更是猖狂大笑,伸出一只手道:“姑娘,拿來,要不然你就死定了!”

  董輕寒面色一冷,心雖然焦急,卻也無計可施,看熱鬧的人可不會管你是董家還是呂家,為避免殺身之禍,自然是會選擇將秘寶送給先抵達的人。

  如果這件秘寶真被呂宋拿到,那就很難搶回來了。

  果然,那女看了呂宋一眼,展顏一笑:“好啊。”

  嫵媚至極的笑容帶著一股天然魅惑的味道,看得呂宋眼睛一直,在這緊要關頭,他竟忍不住有些心神搖曳,氣血上涌。

  在他失神的同時,那女已經將手上的秘寶扔了出去,速度快如流星,直接越過呂宋的頭頂,朝董輕寒飛了過去。

  董胖正在焦急,猝不及防險些被砸個正著,本能地伸手一抓,將那秘寶抓在手上,不禁有些錯愕地看了那女一眼,旋即眉頭皺了起來。

  他覺得……自己似乎在哪里見過這個女。

  呂宋的臉色陡然陰沉下來,大手伸在半空,卻是一根毛都沒撈到,這尷尬的造型,讓他頓時有些惱羞成怒,厲喝一聲:“找死!”

  體內的真元陡然激蕩,伸手就朝那女抓了過去,面上殺機騰騰,毫不留情。

  那女卻是一臉的風輕云淡,輕飄飄拍出一掌。

  一掌出,風云色變,詭秘的力量交織成一片密不透風的屏障,不但將呂宋的殺招化解,甚至還將他打的凌空翻出好幾個跟頭,一身狼狽。

  一片驚呼聲響起,董輕寒也傻眼了。

  沒人想到,這個生得有些嫵媚,看起來嬌滴滴的女,居然有這樣的實力。

  如此年輕,一招就能將一等世家的公震退,這份本事可不是誰都能具備的。

  “哼!”那女面上露出一抹不屑和厭惡的神色,輕哼著,轉身就閃進了人群,另外一個女和那青年也是無奈跟上。

  呂宋心神震蕩,甚至連找茬的心思都沒有了。與董輕寒交鋒,他就算占據下風也不至于這么無力,但那個女顯然不是一般人!她比自己和董輕寒都要強大。

  神色復雜,呂宋的面色一陣青一陣紅,體內的真元及其不穩定。

  與一等世家出身的人過招,技不如人也就罷了,現在連一個無名小卒都不如,他自然覺得顏面受損。

  怔了一會,正要發狠讓手下人將那女抓過來好好折磨一番的時候,人已經不見了蹤影,頓時讓呂宋生出一種揮出猛拳打在棉花上的無力感。

  “呂宋,這件秘寶,本少笑納了!”董輕寒揚了揚手上的神魂秘寶,面上掛著一絲得意的神色。

  風云雙衛也不再與對方的兩位強者糾纏,立刻退回董輕寒身邊。

  “你等著!”呂宋口上發狠。

  董輕寒神色一斂,森然道:“呂公,我勸你還是離開都,要不然早晚會死,得罪我表弟的人,可沒什么好下場!”

  “那你就看看,是他先死還是我先死!”呂宋毫不領情。

  董輕寒微微搖頭,不再與他廢話,反身朝楊開那邊飛去。

  這邊的戰斗交鋒,只是整個戰場的一角而已,那神秘女的強大表現也只是被一小部分人看到,但在焦灼的戰斗吸引下,她很快便被人遺忘了。

  唯有董輕寒,在飛回去的路上眉頭緊鎖,想了好一會也想不起在哪見過那一對雙胞胎姐妹花,印象似乎有這么兩個人,可看著又面生,這讓董輕寒覺得有些迷糊。

  他更在意的,是那出手的女的實力,居然比起自己還要強大!

  第批天級秘寶的出現,刺激的所有武者都熱血上頭,搶奪到現在,也僅有少數秘寶已經定下歸屬,剩下的依然在被瘋狂爭搶,一旦有人拿到了秘寶,便會被無數人盯上猛攻,不得以只能撒手轉移敵人的注意力,保命要緊,所以那些秘寶正以一種匪夷所思的速度在更換著主人。。。)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