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四百三十章 你也上

..殿前,影九鬼魅現身,擊斃三人之后又迅消失,楊慎下的那些人再也不敢造次,一個個回過頭來,臉上掛著劫后余生的表情,將目光投向他,滿是詢問之色楊慎的臉色陰霾到了極點,一肚惱火,也不敢再隨便下達命令了楊詔卻是眉頭緊皺著,肚里腹誹不已影九沒有施展霸血狂術,卻依然如此生猛,以他的傷勢絕對不應該這樣才是他來之前也聽清楚了,影九和曲高義兩個雖然是血侍堂的精英,但重創之軀,隨便哪個神游境六層都足以擊敗他們  難道他的傷勢真的已經恢復完全了?

  或者是說用了什么特別的方法壓制了傷情?

楊詔一頭霧水,暗自揣測,好奇的要命再去看那曲高義,從始至終他也沒說過一句話,身軀更沒動過一下,除了偶爾轉動下眼睛之外,這個血侍就跟死人一樣可被四五個人包圍之后,他的臉色卻絲毫未變,淡漠如水楊詔忽然感覺頭疼無比了雖然他和楊慎帶來的人實力都不弱,但若是想在兩位全盛狀態下的血侍眼皮下搶走令旗,也要冒很大的風險現在最大的問題,就是楊開府上這兩位血侍到底能發揮多強的實力  如果他們只是在故弄玄虛,楊詔還有信心在今夜讓楊開出局,可如果不是呢……

  沉吟了好半晌楊詔才冷哼一聲,道:“老六,看樣令旗你吃不下啊”

楊慎臉色冰冷,不可置否“既然如此,那二哥就幫你一把”楊詔凝視著下方,沉聲道今夜的機會難得,楊詔也不想錯失縱然知道自己這個決定有些不妥,可也按捺不住心的蠢蠢欲動“幫我可以,但是令旗的歸屬……”楊慎吃了一次虧總算聰明了不少,曉得問個清楚“到時候再說吧”楊詔豈會干賠本的買賣?現在楊開不知在哪里,如果貿然答應將令旗讓出去說不定什么都得不到  楊慎皺了皺眉,也沒去糾纏楊詔的出爾反爾,悶了好半晌才點點頭:“行吧”

下一次性死了四個好,楊慎也迫不及待想要贏得一次勝利來挽回點局面“那便上吧”楊詔輕笑一聲,把一揮身后葉家葉新柔帶來的兩位神游境五層,向南兩家的高齊齊出動,楊慎同樣朝自己帶來的人了個眼色一瞬間,兩兄弟聯,十幾位神游高朝殿逼近過去,同時還有一批真元境武者“喂喂我先說清楚啊,你們歸,可別把我攪進去了,本少爺只是看熱鬧的”霍星辰嚷嚷了一句,主動朝后退出幾步秋憶夢冷笑一聲一腳踹在他的屁股上,將他往前踢去,與向天笑兩人跨前一步秋雨堂和向天笑的人馬忽然在四周鬼魅一般現身,人數不少,當上得了臺面的就不多了楊詔和楊慎帶來的高們怡然不懼,齊齊朝殿逼近  一直巋然不動的曲高義忽然怒喝一聲狂暴的真元透體而出,一股無形的氣浪朝四周擴散,聲如炸雷般響在每個人的耳畔:“想進殿,過了我這一關再說!”

氣十足,哪有什么受傷的痕跡楊詔楊慎的那些人馬本就被隱匿在一旁的影九弄的有些草木皆兵,聽曲高義這么一吼,也不知是哪個心理素質差些,居然一道幽光就朝曲高義了過去曲高義隨擋開,咧嘴獰笑起來血侍因為族規,只負責被動反擊,在別人沒攻擊他之前,他根本不能有什么動作現在被人了,曲高義自然可以毫無顧忌地發揮身形忽然化為一道青芒,下一刻便出現在大群敵人的陣營  被喻為血侍堂里最敢拼命也最能拼命的高,曲高義最精通的便是短時間的爆發!

他能在一炷香的時間內將自己一身真元和神識力量統統爆發個干凈,涓滴不存而在這一炷香時間內,基本無人能攖其鋒芒一道道幾乎是肉眼可見的神識力量自腦海迸發,狂霸的神魂技驟然轟響四周,那雙結印間,一招招精妙而殺傷力巨大的武技出剎那間,人仰馬翻,一片混亂誰也沒想到這個應該重創未愈的血侍膽敢沖進人群發難,而且他的招式全是不要命的進攻,根本沒有防守的意思三個呼吸的功夫,便有人倒地斃命,旋即又有人飛出,在半空爆成一團碎沫,尸骨無存楊詔,楊慎,向楚,南笙,秋自若等五人,眼眸驟然顫抖起來他們似乎沒想到這一次戰斗的爆發會是如此兇殘反倒是跟隨在兩位楊家弟身旁的那兩個血侍,對視一眼,都是會心一笑以他們的眼力,自然看出曲高義已經恢復好了傷勢,否則也不可能發揮出這么強大的戰斗力怎么恢復的?白天見他的時候明明還是老樣,一個白天就能發生這么巨大的變化?這一點兩位血侍有些想不明白曲高義的兇殘和勇猛,真正地讓敵人膽寒,死掉兩個人之后,剩下的那些不禁都有些束束腳,誰也不敢靠得他太近“怕什么,這么多人還拿不下一個血侍么?”楊詔眼見情勢不對,猛地怒喝起來事到如今,他也沒了回頭路,要么不做,要么就做絕他已看出楊開的韜光養晦,今夜若不把楊開擊敗,這個年紀最小的弟弟將來必定會是他的一大敵人,甚至比老大楊威還要恐怖必須在今夜就將他給解決了!楊詔心頭發狠他這一喊確實起了不錯的效果,攻擊曲高義的那些人都只是受到血侍堂高大名的威懾,等到穩住陣腳之后,赫然發現血侍也并不是無敵的曲高義只攻不守的法,雖然讓他把敵人逼得忙腳亂,更趁機殺了兩人,可自己身上也添了不少傷痕更何況,他們人數太多,騰挪周轉間完全可以避開曲高義的殺招,配合起來足以玩死這個實力強大的血侍除非他施展出霸血狂術,但無人支援他,他也沒時間施展這一禁招一時間,眾人神色大振,膽氣旺盛,口吆喝著,將種種武技秘寶之威全部催發只見十幾道虹光,如彩虹一般從四面八方飛射而來,全部落向被包裹在間的曲高義如此多的能量光束激射而來,曲高義縱是血侍堂高也抵擋不得,剎那間身上便又多出不少傷痕但他一聲不吭,依然在爆發著自己的真元和神魂技這樣的法,最終的結局無疑是曲高義死,但楊慎和楊詔的下也必定會死掉一半以上秋憶夢的美眸閃爍,盯了一眼殿口,又看了看楊詔和楊慎兩人,心思急轉影九現在不能出,一旦他出了,那么楊詔和楊慎兩人,隨便哪一個就可以帶著血侍輕易拿走令旗他躲藏在黑暗,才能成為楊詔和楊慎的掣肘,也是威懾敵人的一把利器影九顯然也無比清楚,所以縱然曲高義被人圍觀,他也無動于衷但影九不出,單靠曲高義一人,根本不足以戰勝來敵,這一點,秋憶夢也知道眼下這局面,守令旗沒什么問題,最大的關鍵便是血侍不能死,否則楊開上掌握的力量便會大損“上去幫忙!”沉思了一會,秋憶夢輕喝一聲秋雨堂的人瞬間出動,向天笑把一揮,向家的那些武者也四面八方地涌了過來,向二公更是身先士卒,揮出自己的秘寶大刀,勇猛沖上以他的實力,自然無法跟神游境過招,但楊詔楊慎帶來的人,也不可能全部都是神游境,還是有一些真元境的這些人,便是向天笑的目標  殺一個少一個!

一見向天笑沖了上來,向楚不禁輕哼一聲,目光透著一絲鄙夷之色  自己這個弟弟,資質確實不錯,在族也頗得人緣,但他就算再出色,也永遠不可能當得了向家的家主!

就是因為一旦發生戰斗,他都會第一個沖上去哪個家主會這么身先士卒,置自己的安慰于不顧?真要是這樣,那這天下的各大小家族,恐怕隔幾天就得換一個家主才成家主就得有家主的樣才成,家主就得坐鎮后方,統籌全局,運籌帷幄  沖在前頭的,那是將,不是帥!

盯著向天笑的身影,向楚的目光漸漸陰鷙起來,眼眸閃起了一絲絲寒芒“你也上!”秋憶夢扭頭看著無所事事一臉笑容的霍星辰“我也上?”霍星辰瞪大了眼珠“廢話什么,你是霍家的公,他們難道敢殺你不成?”秋憶夢嬌叱一句,一把起霍星辰的衣服,就將他朝混亂的戰場上丟了過去霍星辰怪叫著,如從天墜落的流星,轟地砸在地上,將地面砸出老大一個坑  秋憶夢冷笑一聲:“沒人敢殺你的,頂多就是把你傷”

“臭婆娘!”霍星辰一雙腳麻了許久,才漸漸恢復知覺,咬牙暗罵一句,然后笑瞇瞇地舉起雙,口上嚷嚷道:“你們別我啊,我跟你們講,我是霍星辰,我是霍家的獨苗!誰我我跟他沒完!”歡迎您來,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