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三百五十九章 一等世家的威風

  胡嬌兒向來比妹妹要強勢一些,平日里碰到方老還會尊稱一聲前輩,但此刻見他居然要殺楊開,忍不住就是一句老匹夫罵了過去。品書網(wWW

  方老被罵得面色鐵青,礙于此女子的身份,又不好當場發作,只是沉著臉道:“他這模樣,難道不是走火入魔?”

  胡嬌兒冷笑:“他若是走火入魔,我們還能安全地站在他身邊,你眼睛瞎了不成?”

  方老和徐老同時一愣,想了想也覺得有些不明所以。楊開現在的狀態完全超出了他們的理解范圍,在那種沖天的煞氣影響下,他不可能還有神智的。但是看他的雙眸,分明鎮定沉穩,沒有絲毫走火入魔之后該有的眼神。

  “再說了,你只看見他擊殺程銘,有沒有想過那老家伙對他做了什么?”胡嬌兒揚聲發問。

  方老動了動嘴,囁嚅一陣,這才道:“老夫只相信自己看到的。”

  胡嬌兒冷笑連連:“半個月前,雷光和飛虹院的人在他手上吃了大虧,今日他們又提前脫離戰線,回歸此地,目的是什么我想你們也能猜到。楊開就算真的殺了他們,也是出于自保,這些死掉的人,全都是咎由自取,與他有什么關系?難不成人家來殺你的時候,你還得把脖子伸出去讓別人砍,不允許反抗了?”

  管遲樂也點頭道:“大小姐說的不錯,雷光和飛虹院的人不但不聽調令私自行動,還提前回歸這里,企圖襲殺同道,還請向公子主持公道!”

  “請向公子主持公道!”方子奇嘴角噙著一抹微笑,也揚聲喊了一句。

  向楚淡然一笑,道:“如果事情真是這樣,那向某自然義不容辭,定當嚴懲雷光和飛虹院的人,以儆效尤!”

  語氣頓了頓,向楚又道:“但是這畢竟是你們的猜測,你們是隨我一起回來的,向某沒看到事情如何發展,你們自然也沒看到。這樣吧,讓他們發生沖突的雙方來說說,到底怎么回事,如何?”

  “我沒意見!”楊開呵呵一笑。

  “這位朋友理解就好。”向楚點點頭,轉頭看了看,道:“方老徐老,將還活的人帶過來!”

  “是!”兩個神游境飛竄出去,不大一會功夫,就將還活下來的人全部帶回。

  這些人,不少人都身受重傷,倒地不起,謝榮和黎芙兩人雖然不至于如此狼狽,卻也是身子忍不住地打擺。

  悄悄地撇了一眼楊開,兩人又驚慌失措地收回目光,其他的年輕弟子,更是連看都不敢看楊開。

  剛才的一戰,已嚇破了他們的肝膽。

  連自家長輩那等高人在楊開手上也是被一招斃命,他們這些年輕人哪有反抗的能力?

  “謝榮,黎芙。”向楚輕輕地喊了一聲。

  “在……在……在。”謝榮抖似篩糠,應得相當不利索,黎芙更是只輕輕地恩了一聲。

  向楚眉頭微微一皺,忽然又和顏悅色地道:“你們兩個剛才應該將所有的事都看在眼中吧?”

  “是……是的。”

  “那便將事情如實道來,事無巨細,若有半點虛假隱瞞,你們知道后果!”向楚輕笑地說道。

  謝榮和黎芙對視一眼,誰也不敢開口說話。

  胡嬌兒冷笑一聲:“做賊心虛。”

  向楚揉了揉額頭,苦笑道:“嬌兒,事情未有定論之前,還是不要這么說。”

  胡嬌兒冷哼道:“向公子,我不想再提醒你,請別這么稱呼我,行么?”

  “抱歉抱歉,一時口快。”向楚沒有絲毫尷尬,連連拱手,隨即又看著謝榮和黎芙道:“你們若是不敢說,那本公子便可認為是你們有錯在先,現在就可以殺了你們!”

  謝榮和黎芙不禁身子一抖,駭然地望著向楚。

  向楚又道:“不過你們若是有什么委屈,本公子也可以替你們主持公道!”

  聽到這句話,風雨樓和血戰幫諸人不禁面色一沉。

  向楚的話聽起來沒什么問題,但仔細揣摩一番,卻是大有深意。

  果然,謝榮和黎芙對視一眼,驚慌失措的情緒也漸漸穩定下來,似乎找到了靠山一般。

  黎芙道:“謝榮你說吧。”

  謝榮吞了吞口水,咬了咬牙,點頭道:“好。”

  深吸一口氣,不敢去看楊開,聲音低沉悲慟地道:“今日我們兩派在太房山上作戰,追逐一群蒼云邪地的武者,將其斬殺殆盡之后,發現距離營地已經不遠,便也沒再去與向公子你們集合,索性直接回來了。”

  “放屁!”胡嬌兒忍不住嬌叱一聲,“自從作戰開始之后,我就沒再見到你們,你們哪里是去追逐蒼云邪地的武者,分明就是早有預謀,直接返回!”

  “我們沒有,向公子,我說的句句屬實,你若不信,現在就可以去西麓查探,那里應該還留有一些尸體。”

  向楚微微點頭:“我會去查的,現在就暫且當你們是去追逐敵人了,但……未能及時返回集合,也是你們兩派的過錯,這一節我會從重發落,你們可有怨言?”

  “沒有!”謝榮和黎芙同時搖頭。

  胡家姐妹氣得酥胸起伏,向楚看似處理得當,但這么輕描淡寫地帶過去,明顯是在偏幫雷光和飛虹院的人馬。

  “你繼續說!”向楚示意。

  “我們隨著各自長輩回到這里之后,本來準備等待向公子你們回歸再做匯報,卻不想正在休息時,忽然感受到一股沖天的煞氣傳出。”

  “沖天的煞氣?”向楚眉頭一挑。

  “恩,我們從未感受過這種邪惡的氣息,兩派長輩以為是什么強大的邪魔殺到,便領著我們去迎戰,卻不想循著氣息到了地方,赫然發現那邪魔居然……居然……”

  “居然是什么?”

  “居然就是那個人。”

  “哪個人?”向楚追問著。

  “胡家姐妹前些日子帶回來的那個人!”謝榮一咬牙,沉聲答道。

  向楚抬眼看了看楊開,后者沖他微微一笑。

  笑容平淡,神情自若,引得向楚不禁一陣愕然。

  “然后呢?”向楚轉開目光問道。

  “然后……那人就發了瘋似的攻擊我們,兩派長老阻擾不得,弟子們死傷無數,最后還是兩位長輩犧牲了自己的性命,才得以將我們這些人保全下來。”謝榮說到此處,一片痛心疾首,捶胸頓足,哀嚎道:“還請向公子為我們兩派做主,為死去的兄弟姐妹和長輩們報仇!”

  黎芙也是適時地哭得梨花帶雨,抹著眼角兒,哽咽道:“請向公子做主,此仇不報誓不為人!”

  聽他們這么說,血戰幫和風雨樓的人一陣咬牙切齒,心頭暗恨。

  向楚沉默了一會兒,開口道:“你們起來吧。”

  “向公子若不能為我們主持公道,誅殺了那邪魔,我們便長跪不起!”謝榮和黎芙以頭扣地。

  向楚面露不悅,道:“現在事情還沒有弄清楚,這只是你們一方之言而已,你們若愿跪,便跪在這里好了。”

  抬起眼簾,微笑地看著楊開道:“這位朋友,你有什么想說的,向某不是那種黑白不分之人,你若有話要說,向某洗耳恭聽。”

  胡家姐妹頓時緊張地朝楊開望去。

  楊開聳聳肩,淡然道:“沒有!”

  “楊開!”胡嬌兒頓時花容失色,緊張地抓住了他的胳膊。

  向楚也頗為意外,詫異地看向他,似乎沒想到他居然也不辯解。

  看著他自若的神色,向楚隱隱有些不好的感覺。

  他敢不辯解,也沒有緊張之意,顯然根本不怕自己會出事,這人到底是自大還是自信?

  “楊開,你說幾句啊,他們在污蔑你,你怎么能不說?”胡媚兒也急了。

  楊開淡淡地笑了笑:“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胡家姐妹神色一呆,這才猛然想起,就算楊開辯解了恐怕也無用,他現在的狀態足以讓這里的人將他歸入邪魔之列!

  現在大家正在與蒼云邪地開戰,邪魔出現在此意味著什么?人人可以誅殺,所以縱然是雷光和飛虹院的人先動手的,楊開也占不到一個理字。

  辯解,也只是浪費口水!

  臉色漸漸沉了下來,楊開冷笑著:“我是人是魔,還輪不到外人來評價。”

  向楚的眼簾忍不住一縮,緊緊地盯著楊開。

  好半晌才道:“這位朋友的意思是,向某也沒資格來評斷你了?”

  “你配么?”楊開淡漠地看著他。

  “放肆!”方老怒喝,“向家乃一等世家,公子更是坐鎮此處的統管者,你算什么東西,膽敢這么跟公子說話?”

  “一等世家,好大的威風!”楊開大笑起來。

  “本公子今日便讓你見見一等世家的威風!”向楚也被楊開激出了真火,冷哼一聲道:“方老,徐老,將這邪魔拿下。”

  “是!”兩位神游境應聲出動。

  “你們敢!”胡家姐妹立馬閃了出來,嬌柔的身軀擋在楊開前方。

  向楚面色一沉,眼中閃過一絲陰鷙,深吸一口氣道:“兩位姑娘,你們若不想受傷,就離遠一些。再執迷不悟,本公子便可以你們兩家私交邪魔的罪名,將你們也一起拿下!”

  “好大的帽子!”管遲樂往前跨出一步,冷笑道:“向公子,這便是你向家處事的方法?”

  向楚面色陰沉著:“這是我向楚的處事之道!邪魔不誅,人心不安!”

請分享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