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三百五十五章 賠禮道歉

  “賠罪?”雷光和飛虹院的神游境高手聽到這話,不禁一陣失神。◎聰明的孩記住網超快更新網◎

  那些年輕人也是驚愕當場,一臉迷惘地望著向楚。

  楊開的目光閃了閃,嘴角噙出一抹莫名的笑容。

  “向少……”謝榮一口牙齒沒了好幾顆,現在一說話就漏風,屈辱至極地喊了一聲,本指望向楚為自己出頭,主持公道,但一接觸到他那凌厲的目光,趕緊又把話給吞了回去。

  和煦一笑,向楚沖楊開連連拱手:“這位朋友,是向楚統管不周,讓血戰幫和風雨樓諸位受委屈了。如今你氣也出了,向楚厚顏,來當個和事老,朋友得饒人處且饒人如何?對不住了,實在對不住了,向楚可以保證,以后絕對不會再發生今夜這樣的事。”

  他一邊陪笑一邊拱手道歉,言辭陳懇,表情真切,態度及其友善,好似真的是他犯錯了一般。

  向楚這般放低姿態,不禁讓在場的所有人都大吃一驚。

  血戰幫和風雨樓的年輕一代頓覺揚眉吐氣,心別提多暢快了。他們根本不知道楊開剛才遭遇的兇險,只當這僅是一次尋常斗毆打架。

  平日里譏諷嘲諷他們的謝榮和黎芙都吃了大虧,現在向楚又偏袒著他們,他們哪里還有不滿足的?

  只是方奇和胡家姐妹若有所思地看了楊開一眼,隱隱覺得事情有些不同尋常。

  隔著十幾丈距離,楊開目光灼灼地盯著向楚。直到此刻,他才算真正地明白什么叫城府極深。

  剛才這邊發生的事情,向楚身后的兩個高手全程神識監視,而他本人也在不遠處看得清清楚楚,可他依然裝著毫不知情的模樣,走過來詢問一番。

  這人,果然是表里不一。口蜜腹劍的貨色。

  “朋友難道還有什么不滿意的地方?若有要求,直管開口提就是了。”向楚微微笑著。

  “向公主持公道,我自然滿意!”楊開咧嘴一笑。

  “如此就好。如此就好!”向楚一副如釋負重的表情,歡愉大笑起來,“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大家都是同道人,沒必要整天針對,要知道我們的敵人是蒼云邪地,朋友還請先把人放了吧,這樣確實有礙觀感!”

  “好!”楊開頷了頷首,雙腳直接甩出。

  碰碰兩聲,謝榮和黎芙就如破布麻袋一般飛回自己的陣營,被各自長輩接在手上,這兩腳甩出去。又踹斷了他們幾根肋骨。

  向楚的雙眸不禁一瞇,楊開沖他呵呵一笑,怡然不懼。

  “小……”雷光和飛虹院的神游境怒喝一聲。

  “賠禮道歉!”楊開扭頭望著他們,目光冷冽如寒風,語氣不容置疑。

  兩人滿面怒容。睚眥欲裂,卻將目光轉向向楚,后者臉皮微微抽搐了一下,這才不著痕跡地點了點頭。

  見向楚這般示意,兩人縱然心百般不愿,也不得不拉下臉面。悶聲道:“剛才的事,對不住血戰幫和風雨樓的諸位同道了!老夫定會嚴加管教門下弟,不會再讓他們來挑釁滋事!”

  “滾吧!”楊開冷笑一聲。

  “走!”雷光和飛虹院的高手各自抱著謝榮和黎芙,領著一群心憋屈至極的年輕弟,匆匆離去。

  待到他們走后,向楚才沖胡家姐妹溫和一笑,彬彬有禮地退去。

  篝火旁,靜謐了好大一會功夫,血戰幫和風雨樓的弟們才轟然發出大笑,崇拜萬分地望著楊開,個個都將他看成了英雄。

  雖然這里的人是分屬三派,但既然來到此處,那便沒有門派之別了。大家同心協力,早就擰成了一股繩,楊開這般強勢地替他們出了一口惡氣,他們心緒激動,神情振奮。

  唯獨只有管遲樂,眉頭微皺著,神色頗有些擔憂。

  胡家姐妹悄悄上前,胡嬌兒輕聲道:“剛才到底發生了什么?”

  “沒什么。”楊開輕輕地搖了搖頭,剛才的事情,知道的人心照不宣就是了,沒必要再將其捅開。

  方奇湊了上來,心雖然也有疑惑,卻沒多問,只是道:“繼續喝?”

  “來!”楊開呵呵一笑。

  向楚的屋內。

  雷光和飛虹院的高手已經安置好受傷的謝榮和黎芙,來到了此處。

  大門打開,向楚風風火火地走了進來,坐到椅上,他身后的兩位守護者分列兩旁,靜默站立。

  “見過向公!”雷光和飛虹院的高手連忙行禮,神態滿是不岔和憤怒之色。

  向楚淡淡地瞥了他們一眼,輕笑著問道:“說說吧,剛才到底怎么回事?為什么那小還活蹦亂跳的?”

  雷光和飛虹院的高手對視一眼,將剛才的事情說了一遍。

  向楚聽完,雙眸一瞇,沉聲道:“你們是說,你們的神魂技不但被他擋了下來,反而還被他的神魂技給傷了?”

  兩人面皮一紅,硬著頭皮應了一聲。

  雷光的高手連忙補充道:“我知道這理由有些牽強,但事實如此,還請向少明察!”

  “我知道,我沒懷疑你們。”向楚微微頷首,忽然轉頭看向自己身后的兩個高手,詢問道:“怎么看?”

  一人道:“這么想的話,那年輕人身上必定有一件檔次不錯的神魂秘寶了。”

  另一人道:“也可能是兩件!一件防御,另一件攻擊,否則以他的境界,不可能施展出神魂技!”

  “恩。”向楚微微點頭,“我也這么覺得。”

  忽然燦爛一笑:“有意思,他身上居然有神魂秘寶,這可不是一般人能有的東西。”

  雷光的高手眼神一冷。低聲問道:“向少,要不要我們再去……”

  “你們有這個本事么?”向楚冷哼一聲。

  “只要能將管遲樂纏住,我們就有十足的把握取了那小的項上人頭!”

  “不用了,已經打草驚蛇!”向楚緩緩搖頭,面色也有些不愉快。

  “是。”

  “對了,謝榮和黎芙姑娘的傷勢如何?”向楚關切地問了一聲。

  雷光和飛虹院的神游境高手面露感激,趕緊答道:“那小下手很重。但好歹也留了點余地,并未取他們性命,將養些日便能康復了。”

  向楚點點頭。沖身后的守護者示意。其一人隨手拋出一個瓶,扔給雷光和飛虹院的高手。

  向楚道:“這是我向家特制的療傷丹,回去之后以溫水讓他們服下。十來天左右就可以恢復過來了。”

  “謝向公!”兩人大喜過望,連聲道謝。

  “回去吧。”向楚揮了揮手,兩人連忙告退。

  “少爺。”等到雷光和飛虹院的高手離開之后,向楚身后一個老者躊躇了片刻,道:“你為何對那年輕人這般客氣?那小看著確實有些不簡單,可也不值得你這么忍氣吞聲啊。”

  向楚淡然一笑,緩緩起身,道:“見到他的第一眼,我就知道這人很強。你沒發現他今日根本就是有恃無恐么?即便你們兩位現身,他也氣勢凌厲。神色淡漠,這家伙顯然不是一般的人。我摸不透他的底,暫時不想再動他,等過些日吧。”

  “可是再過些日,那邊的決戰一打完。我們就該回去了,少爺你不是對那胡家姐妹志在必得么?”

  向楚笑著點頭:“是啊,所以得在回去之前,把這事給解決了,要不然勞燕分飛,以后想見面都難。”

  今日之事。也是因為胡家姐妹看著與楊開頗為親密,向楚才想除掉楊開,所以才讓雷光和飛虹院的人前去挑釁,等殺了楊開之后,自己再懲罰一下雷光和飛虹院的人,自然就會讓胡家姐妹心存感激。

  不想事不如人愿,楊開居然那么強橫。

  伸了個懶腰,向楚道:“先就這樣吧,乏了,本公先去歇息。”

  兩位守護者對視一眼,都弄不明白自家公到底是怎么想的。今夜的行動如此迫切,可現在看他卻又是漠不關心,真不知道他是如何打算。

  接下來的十幾日,一片安寧。

  與蒼云邪地的對峙雖然在繼續,但現在無論是這邊還是那邊,所有人的心思都系掛在最終決戰之上,所以根本不可能打得起來。

  雷光和飛虹院的人吃了那一夜的大虧之后,也不敢再來挑釁滋事,連帶著其他勢力的人馬,此刻再見到血戰幫和風雨樓眾人的時候,也都是繞道而行。

  楊開一直在閉關修煉,難得有這樣安靜的修煉環境,不會被外事干擾,他自然不會懈怠。

  半個月修煉下來,真元境層的境界一再鞏固精進,距離真元境七層已相距不遠。

  半個月之后。

  胡嬌兒和胡媚兒風風火火地闖進楊開的閉關之處。

  “怎么了?”楊開看著姐妹兩人問道。

  “我們得出去一趟。”胡嬌兒嫣然一笑,“向楚說,這是最后一次執行任務,等完成這一次的任務,我們就可以回家了。”

  提到回家,姐妹兩人都相當興奮。

  “我隨你們去!”楊開說著就要站起身來。

  胡嬌兒神色一暗,連忙道:“你不能去。”

  “恩?”

  胡媚兒道:“你的身份未明,隨我們一道的話,只會讓旁人猜忌。”

  胡嬌兒微微點頭:“托了謝榮的福,現在很多人都懷疑你是蒼云邪地的探!”

  楊開眉頭微微一皺,若有所思地看著她們:“這次有多少人會出去?”

  “全部都要去,只會留下一點點人看守此地。你也留在這里等我們回來,短則半日一天,長則兩三日就可以了。”胡嬌兒嬉笑著,“等這次任務完成,姐姐帶你回家!”RQ

  &l;b&g;最快更新,請收藏()。&l;/b&g;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