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三百零八章 五日大限

  那些牛犢大小的八腳蜘蛛晃著巨大的身子,模樣猙獰可怖地走到那群人面前,不厭其煩地吐出蛛網,將他們包成粽子,然后一點點地往回拉。

  眼見性命暫時無憂,心驚膽戰的眾人不禁都松了一口氣,實在鬧不明白剛才為什么有一只蜘蛛大開殺戒。

  還沒徹底放松,剛才那一只殺人的蜘蛛竟走到眾人面前,高高舉起一只鋒利的前腿,狠狠地往下戳去。

  噗……

  血光飛濺,慘叫聲傳來,郭元明的身子直接被洞穿,掙扎蠕動,驚叫連綿,這只蜘蛛也沒再管他,任由他被其他蜘蛛拖走,地面上很快便多出一道血染的艷紅。

  不但是他,所有的蒼云邪地武者,全被這只蜘蛛在身體上戳出一個大窟窿,有幾個運氣不好,當場斃命,沒死的也嚇得面色蒼白。

  慘叫聲連綿不絕,大地上一道又一道血紅色的印記,觸目驚心。

  秋憶夢一雙美眸中全是駭意,神色也是驚恐至極。剛才聽那郭元明喊話的時候,她也差點沒忍住竄了出去。

  如果真的竄出去,多半跟他們一個下場。

  幸虧在臨走之前,看了一下楊開和扇輕羅那邊的動靜,他們沒動,秋憶夢也咬牙留了下來,準備將所有的希望就都寄托在扇輕羅身上。

  現在看來,果然做了個正確的選擇。

  剩下的蒼云邪地武者又被拖了回去,所有的妖獸都圍繞著一只前腳淋滿鮮血的同伴打量不停。不知它為什么突然對這些人痛下殺手。

  打量了好一會功夫,這些妖獸才漸漸散去。

  “為什么……”郭元明手捂著肚子,即便再怎么運轉功法,也依然止不住鮮血的流淌,聲音逐漸虛弱,“為什么會這樣?”

  那只畜生好像專門找蒼云邪地的武者擊殺,倒是其他人一個也沒動過。這讓郭元明怎么也想不明白。

  “這就是報應,哈哈哈!”楊開的猖狂大笑從那邊傳了過來。

  “你做的?”扇輕羅驚異萬分地注視著楊開,語氣中充滿了不敢相信。

  楊開才剛說要教訓教訓他們。那些人就遭到了慘烈的攻擊,如果說跟楊開沒關系,扇輕羅怎么也不會相信。

  但也沒見他動過什么手腳。怎么會控制得了一只六階妖獸?

  “爽了吧?”楊開嘿嘿笑著。

  扇輕羅那一雙萬種風情的丹鳳眼泛著異樣的光彩,深深地凝視著楊開,一眨不眨,眼中閃過一絲小小的感動。

  忽然,腳尖微微踮起,將一雙紅唇印了上來。

  “唔……”楊開被打了個措手不及,摟著扇輕羅的雙手不由自主地用了些力氣,這妖女弱柳般的嫩腰狠狠一折,好似能將整個身子融進楊開體內。

  那一雙紅唇薄薄嫩嫩,晶瑩剔透。不但看起來勾魂奪魄,品嘗起來也是一樣的蝕骨銷魂。

  香軟的滋味傳來,扇輕羅又急忙松開了。

  笑吟吟地望著楊開道:“不能太久,萬一真的……真的動情可就不好了。”

  楊開神色一苦,舔著嘴巴道:“媽的。就知道你這妖婦欲求不滿,可憐我這么年輕力壯的小伙子,落到你手上可如何是好?”

  “少得了便宜還賣乖!”扇輕羅的語氣中滿是嗔意,“別的男人可是連看我一眼都不敢的,你已經占了天大的便宜了。”

  “先說好,我是不會對你負責的。”楊開一臉正色。嚴肅地說道。

  “你們在做什么?”秋憶夢忽然輕聲問道。

  “談情說愛!”

  “無恥!”秋憶夢趕緊緘默不語,臉色微微有些紅,心想怪不得隔壁傳來一陣輕喘。

  時間流逝,日升月落……

  被這些蜘蛛抓過來已經過去好幾天時間了,困在蛛網內的眾人依然沒有脫困之法,楊開和扇輕羅兩人一直摟抱在一起,這妖女不愧艷名遠揚,有時候不過是一個動作,一口吐氣,一個眼神,便能勾引的楊開欲罷不能,偏偏礙于她的體質,楊開不但不能肆意妄為,還不能挑逗她,日子過的別提多艱辛了。

  秋憶夢倒是鎮定自若,從始至終都沒流露出絲毫擔憂和驚恐之意,駱小曼每天以淚洗面,一直擔驚受怕。

  白云風那小子也醒了,得知了眼下的遭遇之后一直沉默不語,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蒼云邪地的那些武者已經死光,全都是失血過多而亡,死狀極其凄慘。

  這一日,楊開在神識查探中,忽然感覺到一股氣血及其強橫的存在。

  這個存在的氣血旺盛程度比起那些六階毒蛛還要超出一個檔次,它非常突兀地出現,好像一直就在那里,只不過此刻才剛剛蘇醒。

  還沒來得及提醒扇輕羅,一種天崩地裂的感覺從天而降。

  冥冥中,眾人忽然感覺頭頂上仿佛多了一雙眼睛正在打量自己。

  在這雙眼睛的注視下,無論是誰都生出一種渺小卑微的錯覺,己身根本無法與之抗衡。

  楊開面色大變,一身真元不由催動起來。

  扇輕羅忽然開口道:“別動!”

  “怎么?”見她的神色仿佛知道些什么,楊開急問一聲。

  “是它。”扇輕羅的美眸微微顫抖,神色萬分復雜。

  “誰?”

  “蛛母!”扇輕羅輕聲答道,“七階妖獸!我們無人是它的對手!”

  “七階?”楊開驚呼一聲。

  “恩。”扇輕羅神色凝重地點頭,“要不然你以為這一群妖獸為什么會活的這么滋潤,六階妖獸的妖丹也是價值不菲,此地這么多六階妖獸,若沒有蛛母坐鎮,早就被人清剿了。”

  一只七階妖獸在此,就算有人無意中踏入這里,想打那些六階妖獸的主意,也得掂量下自己夠不夠分量。

  “不過蛛母很多時候都在沉睡中產卵,除非有人進攻這里,否則它是不會理會的。”扇輕羅輕聲解釋著,“此地有一座蜘蛛石像,你看那邊!”

  順著她指引的方向,楊開果然見到一個朦朧的石像矗立在不遠處,這個石像巨大無比,應該是個八腳蜘蛛的造型。

  “蛛母平時就生活在里面,而我要取的東西,就是蛛母分泌出來的毒液!普天之下,只有毒寡婦一脈的女人,才能安全進入那具石像里面。”

  “這么說來,蛛母豈不是能感覺到你的血脈?”

  “恩,應該是這樣的。”扇輕羅微微點頭,她也是第一次來這里,具體是個什么情況并不是太清楚。

  “那你跟它商量商量,看能不能讓它把我們給放了。”楊開提議。

  “我試試吧!”扇輕羅咬了咬紅唇,也沒什么把握。

  閉上眼睛,按照母親留下來的方法,嘗試溝通蛛母。

  片刻后,忽然一個嬌媚的聲音傳入所有人的耳中,就連楊開也聽得清清楚楚。

  “恩?你是毒寡婦一脈的女人?”

  楊開神色一變,扭動看向四周,卻是什么也看不到,那聲音聽起來酥酥軟軟,好似一個動人的美婦在自己耳邊輕聲軟語,讓人不禁心神一蕩。

  扇輕羅趕緊提醒道:“別慌,是蛛母以神識在與我交流!”

  楊開面露駭然之色。

  能與人用神識交流的妖獸!

  這還是破天荒頭一次碰到,妖獸能做到這種程度么?至少六階妖獸是不行的,可這個蛛母是七階妖獸,說不定真有這個本事。

  扇輕羅已經開口答道:“是!晚輩見過蛛母!”

  “寒妃煙是你什么人?”蛛母輕輕地問道。

  “正是家母!”扇輕羅此刻也是小心翼翼,不敢有絲毫馬虎。

  “三十多年了……這一代也已經成長起來了么,不過你的實力怎么這么低?”

  扇輕羅苦笑一聲:“出了些岔子,過些日子應該就能恢復了。”

  “恩。”蛛母輕聲應著,好片刻才道:“既然能尋到這里,那便到我這里來取了東西離去吧,好歹你們這一脈跟我也有些淵源!”

  見她這么好說話,扇輕羅不禁神色一喜,連忙道:“蛛母見諒,晚輩是與身邊之人一起來的,能不能讓他也隨我一道離開?”

  楊開詫異地看了她一眼,沒想到這女人還挺講道義的。

  “哼!”蛛母冷哼一聲,“這些人壞了我的巢穴,還妄想離開么?除了你之外,其他人全都得死!”

  “蛛母請開恩……”

  “無需多言!”

  扇輕羅咬了咬牙,看了一眼楊開,神色間閃過一絲掙扎,不過很快便堅決下來,揚聲道:“請蛛母開恩,我只要帶他走!”

  “放肆!”蛛母的聲音聽起來有些惱意,連帶著外面那些八腳蜘蛛都絲絲地吐起了蛛絲,形態不善。

  “算了,給你五天,自己仔細考慮下吧,我五天后會再次醒來,到那時候你若不走……哼,也別想走了!”蛛母不近人情,說完之后便沒了動靜。

  壓在眾人頭頂上的陰霾感也同時消失不見,顯然它又再次陷入沉睡之中。

  秋憶夢和駱小曼眼珠子顫抖,剛才扇輕羅和蛛母的對話傳入她們耳中,她們也和楊開一樣震駭到了極點,似乎也沒想到世間會有一只這么強大的妖獸。

  白云風卻是突然嘶聲裂肺地叫了起來:“五天后就要死了?”

  蛛母未現身前,眾人雖然惶惶不安,可那些蜘蛛也沒把他們怎么樣,多少還有個期待,可是現在五天大限擺在眼前,誰能接受?(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