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兩百九十七章 牡丹花下死

  銀光閃過,剛才把楊開逼得走投無路的三大神游境宛若麥子一般倒在血泊中,竟是毫無反抗之力,在迷茫中齊齊被殺。

  銀光去勢不減,欲要將秋憶夢和駱小曼也趕盡殺絕。

  生死危急關頭,秋憶夢精致耳垂下佩戴的耳環上散發出一道幽光,幽光沖進她的腦海,瞬間讓她清醒過來。

  電光火石間,秋憶夢連忙將自己的那面古盾取出,擋在前方。

  叮地一聲,秋憶夢口吐鮮血倒飛出去,銀光總算被攔下。

  女子眉頭一皺,嬌軀簌簌發抖,紅艷艷的殷唇幾欲滴血,似乎剛才動了一下真元,讓她越發難以忍受現在的狀態。

  也沒再繼續出手,她急忙提著被絲帶捆住的楊開,縱身離去,竟是有些迫不及待。

  駱小曼臉色紅潤,一雙美眸迷離,喉嚨里不斷地傳出壓抑而的輕微呻吟,兩條美腿緊緊地夾籠在一起,無邊的快意好似電流蔓延,讓她下身麻痹,嬌軀不自主地輕顫,小腹內很快便滾出一灘滾燙瑩白的瓊漿玉液,打濕了底褲。

  一聲高亢壓抑頻死般的呻吟從她口中傳出,駱小曼渾身一軟,直接跪倒在地上,雙腮泛紅,大口大口地喘著氣,酥胸上下起伏,享受著高峰之后襲來的陣陣余韻。

  “小曼……咳咳……”秋憶夢倒在一旁虛弱地呼喚著。

  “恩……”駱小曼這才猛地回過神,察覺到自己的失態和下身的潮濕。當即驚的花容失色。

  她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剛才那個身穿紅衣的女子只是開口說了一句話,她便陷入了夢幻旖旎的幻境之中,在那幻境內,她拋棄了自己的自尊和羞澀,仿佛變成了欲求不滿的深閨怨婦,索求不斷。極盡放肆的本能。

  而那索求的對象,竟是她們一群人追殺到這里的楊開!

  回想起剛才的那一幕幕,駱小曼羞憤欲絕。一雙美眸顫抖著,很快便閃過無邊的恨意和恥辱!

  “小曼……過來扶我一把!”秋憶夢一身真元翻滾,氣血逆流。根本動彈不得,見駱小曼還傻在那里不動,不禁又喊了一聲。

  “哦……”駱小曼這才踉蹌起身,風吹來,下身處一片涼颼颼的,淡淡的冰涼又帶來一些酥麻的快意,讓她身子微微一顫。

  “你怎么了?”秋憶夢疑惑地看著她,似乎覺得她有些不對勁。

  “沒……沒什么!”駱小曼匆忙答道,紅著臉趕緊走到秋憶夢身邊,在她的指示下從她懷里取出一瓶丹藥。從中倒出一粒塞進她的嘴中。

  怔怔地看著面前那三個神游境高手的尸體,駱小曼一陣后怕。

  好半晌,秋憶夢才長長地呼出一口氣。

  “秋姐姐,那女人是誰?”駱小曼抱著自己的膝蓋坐在地上,弱不禁風。心有余悸地問道。

  秋憶夢緩緩搖頭:“不知道,但不管是誰,這都是一個妖女,下次再碰到,定要小心。”

  “喔……”駱小曼有些心虛地應了一聲。

  單純的一句話,便讓一個不諳人事的少女變成了怨婦。明顯那女子修煉了什么不得了的媚功,會修煉媚功的女人能好到哪去?

  不多時,分散在四周的十幾個真元境總算趕了過來,他們也是聽到這邊有打斗的動靜才被吸引的過來。

  白云風也在其中,這小子運氣不錯,不但沒在崩壞的虛空甬道中隕落,也沒遇到剛才的大戰,幸運地撿回一條命。

  雙方一匯合,互相了解了下彼此的情況,秋憶夢一顆芳心頓時沉入谷底。

  自己這邊只剩下不到十個人了,而且三個神游境全部被殺!

  “先看看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然后再做打算!”秋憶夢從容不迫地下達命令。

  虛空中,一道紅影掠過。

  正是剛才的那名妖冶至極的女子,她的實力確實很強,飛行的速度快如疾風,楊開被她用一條粉紅色的絲帶束縛著,渾身一點力氣也使不出來,只能被動地被她提在手上。

  才離虎穴,又入狼窩了,楊開心想。

  這女人殺那幾個人的時候眼皮都不眨一下,不問緣由直接出手擊斃,分明不是好說話的人,但她為什么把自己擄走呢?

  楊開百思不得其解。

  暗暗催動真元,卻發現一身真元也提不起來,唯獨只有神識可以動用,但在這等高手面前,楊開哪敢輕易放出神識。

  “別費力氣了,中了我的吹魂香,你只會全身無力,真元封鎖,除非你實力比我高!”頭頂上傳來那女子酥軟的聲音,楊開的心臟不爭氣地猛跳幾下。

  “吹魂香?”楊開咧嘴一笑,“好名字!”

  這名字怎么聽起來跟媚藥一樣?楊開心中暗罵,果然是個放蕩的妖女,而且剛才她分明臉蛋泛著淡淡春情,好似涌動的模樣,這次落到她手上,也不知道會不會被吸干一身真元,脫陽而死!

  楊開本能地覺得這女人應該是修煉了什么采陽補陰的邪惡功法。

  真要是這么死了,也太悲慘了!

  “你不知道吹魂香?”那女子微微有些詫異。

  “我應該知道?”楊開不答反問,旋即又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壓下心頭翻滾的氣血:“算了,你還是先別跟我說話,我怕我把持不住把你給上了。”

  女子本來忍的及其艱辛,聽到楊開這般大言不慚又放肆大膽的言辭,竟是不禁咯咯一聲媚笑,美眸微微往下掃了一眼,暗想這小子竟然不知道吹魂香的大名,難道不是圣地的弟子?

  這一眼掃過去,正看到楊開也抬頭朝她望來。

  女子巧笑靚兮,泛著紅暈的香腮無比誘人。

  楊開的目光不由自主地偏了個方向,正好瞄到此女裙下的旖旎風光。

  心臟跳的更猛烈了!

  這女子的褻褲竟是一條鏤空帶著花邊的黑色底褲,下身的芳草茵茵之地透過那鏤空之處若隱若現,美妙無邊,兩條修長美腿如羊脂凝玉,潔白無暇,泛著瓷器般誘人的光澤。

  這兩條美腿好似不是人間擁有,鐘天地之靈秀,奪萬古造化,牽引著楊開心中最原始的本能,雙眸瞬間迷茫空洞,直喘著粗氣。

  也不知哪里生出來的力氣,楊開竟糊里糊涂地伸出一只手,直接摸在女子的小腿肚上,好一陣搓揉把玩。

  女子如遭雷噬,本就忍耐的及其艱辛,猝不及防被楊開這般親密觸摸,花容頓時變色,雙腮上的朵朵紅暈更加美艷動人,喉嚨里忍不住迸出一聲蝕骨的呻吟,嬌軀似寒冬里的鵪鶉般簌簌發抖。

  “臭小子!”女子氣急敗壞,咬牙嗔罵一聲,雖然知道楊開的冒犯并非出自他本意,也有自己的一大部分原因,可這種撫摸揉捏她還是有些吃不消。

  粗糙的大手拂過的地方,似乎產生了一道道電流,電的女子一陣陣麻痹,即便她是神游境高手也無法安穩飛行了。

  帶著楊開在半空中搖搖晃晃,像是喝醉了酒。

  “放手!”女子輕咬著貝齒,抬起一只芊芊玉足踹在楊開的肩膀上,然后手上的絲帶往上一提,直接將楊開提到身旁。

  楊開迷茫炙熱的雙眸,突然迸發出一股瘋狂和狡黠之意,咧嘴朝她一笑,用盡全身的力氣,伸手摟住了她的曼妙腰肢。

  “你……”女子勃然變色,似乎根本沒想到楊開竟還能保持理智的清醒。

  楊開已徹底放肆開了,兩只手死死地箍著女子的嫩腰,香軟的感覺傳來,這女人的腰肢好像真的沒有骨頭,入手彈性極佳,稍微用些力氣仿佛就能將她給勒斷。

  十根手指上下彈跳,盡一切可能地挑逗撫摸,一張大嘴更是毫不客氣,隔著女子的紅色衣衫,直接咬在左邊那飽滿顫巍巍的胸脯上。

  這一口啃咬沒有絲毫真元,楊開甚至使不出多大的力氣,但卻是最致命的攻擊。

  炙熱的男人氣息穿透衣衫燙在女子的嬌軀上,讓她徹底酥軟發顫,那啃咬也似乎變成了吸吮,女子一身真元周轉不靈,與楊開兩人斜斜地朝地上栽去。

  “快放開我!”女子咬牙低呼著,強忍著心頭的悸動和蠢蠢的,紅艷艷的殷唇都快被咬破了,雙手抱著楊開的腦袋,想將他推出去,但那酥麻的感覺襲來,讓她也使不出多少力氣,倒是這個姿勢越發惹人遐想。

  “不放!”楊開嘴里咬著一顆殷紅的小顆粒,不停地往里面吹著熱氣,舌頭似靈蛇一般卷動,含糊地回答。

  這妖女現在的狀態不對,好似是中了天底下最霸道的媚藥,輕微的撫摸和觸碰都能讓她難以自持,她實力太高,根本無法匹敵,想要從她手上活命,楊開唯有用這種齷齪的手段。

  “你想死么?再不放開我們兩個都得死于非命!”女子一邊輕顫,一邊呻吟出聲,兩人距離地面已經越來越近了,從百丈高的高空墜下,縱然女子實力再強也會砸成一灘肉泥。

  “嘿嘿,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楊開不知死活地調笑著,一點也沒有把生死放在心中的意思。

  女子終于變了臉色,暗罵臭小子無恥無賴,深吸一口氣,強忍著身體的不適和心頭的沖動,暗暗凝聚真元,猛地緩了緩下墜的趨勢。

  但這一口真元很快又被身體傳來的感覺沖擊的潰散。

  碰地一聲,楊開和女子墜落到地上,兩人摟抱糾纏著,翻了好幾個滾這才漸漸停止下來。

  {飄天文學感謝各位書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