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兩百九十一章 鎖魔鏈

  楊開怔怔地看著,忽然倒吸一口涼氣,驚聲道:“我知道這人是誰了!”

  “誰?”

  “幾百年前被我派祖師斬殺在這里的那個魔頭!”

  地魔對凌霄閣的來歷并不清楚,楊開簡單地講述了一遍。

  聽聞困龍澗是被一個魔頭一劍劈出來的,地魔大為興奮,語氣略顯激動:“幾百年肉身不滅,這魔頭有那么一點老夫當年的風范啊。”

  楊開也暗暗心驚。

  一個人死去了幾百年,雖然血肉差不多干枯,可他的身體依然沒有毀滅,而且還誕生了這么濃郁的兇煞之氣,充斥著整個困龍澗,這人生前該多么強大?

  能斬殺他的凌霄閣祖師又該多么強大?

  這已經不是現在的楊開能夠企望的層次了,至少短時間內不行。

  臉色駭然地轉頭看看四周,楊開發現不遠處有一個深深的印痕,走到那里蹲下身子仔細查探一番,眼前不禁一亮。

  這個地方,應該是掌門二弟子十幾年來打坐修煉的位置,他常年累月地坐在此地,在這里留下了這些痕跡。

  這么說的話,掌門的二弟子應該是從這個死去的魔頭身上窺探到了什么玄妙,又或者得到了什么東西,所以才能恢復實力,十幾年后脫困而出。

  掌門將他封在困龍澗中,倒也造就了他的一番成就。

  這可真是世事無常,無人說的清楚。

  “少主……”地魔忽然喊了一聲,聲音中蘊藏了一絲絲興奮和期待之意,“你能不能把這魔頭頸脖上的秘寶給收了?”

  “當然要收!”楊開早就看出那項圈的不凡之處,這玩意至剛至陽,乃是克制邪魔之氣的陽屬性秘寶,楊開本身修煉的是真陽訣,與這件秘寶有很大程度的契合,哪會放過。

  這秘寶應該是凌霄閣祖師留下來鎮壓這魔頭身上魔氣用的,但是幾百年過去。掌門的二弟子又不知道在這里動了什么手腳,魔氣已經壓制不住,這秘寶留在這里也發揮不出作用。

  “不過我收不收它,跟你有什么關系?”楊開狐疑。隱隱覺得地魔在打什么主意。

  “嘿嘿……”地魔訕笑一聲,“少主你若是能將這秘寶給收了,老奴可以嘗試入主這魔頭的身體中。”

  “奪舍?”楊開面色微微一變。

  “不不不……”地魔連忙辯解,“他的神魂早就已經不存在了,只留下一具血肉之身。我的神魂入主,并不能算奪舍。”

  “有把握么?”

  “恩,有一點。他生前也是個魔頭,跟老奴多少有些氣息相同,所以老奴想試試看能不能驅動這具身體。”地魔苦笑一聲:“其實無論是奪舍還是神魂入主別人的身體,都不像少主你想的那么簡單,一個人的身體就好比一個特質的容器,這個容器原則上來說只會容納一個特定的神魂,別的神魂很難在這個容器中存活下來。”

  “那你當年見到我的時候不由分說就要奪舍?”楊開嘴角噙著一抹古怪的笑容,想起了成年往事。

  地魔干笑兩聲:“那也是情非得已。我被封印了好多年,剛一醒來沒多久就碰到你,也就將就一下了,不過那時候就算你不抵擋,也多半奪舍不成功。”

  “那會有什么后果?”

  “你的神魂會被我抹殺,然后我控制你的身體,頂多也只能存活半個月到一個月時間就會腐爛潰敗,到時候老奴又會成為天地間一縷游魂。”地魔輕描淡寫地將奪舍失敗后的結果一一道來,楊開聽的面色發白。

  幸虧當日傲骨金身發揮了作用,要不然真的白死了。

  “而且無論奪舍成功與否。老奴自己的神魂力量也會消耗很多,所以就算是強者的神魂,也不會隨意地奪舍某一個人的身體。只有在非常符合自己入主的情況下才會動手。”地魔耐心地解釋。

  “眼前這個人的身體就符合你的要求?”

  “恩!還望少主成全,老奴若是能掌控此人的身體。能發揮出來的作用將比現在大很多,到時候也可以真正地幫到你。”地魔也為自己感到羞恥,這兩年跟著楊開根本沒發揮出一個萬年老魔該有的作用,現在看到這具合適的血肉之軀,自然是頗為動心。

  “好,我也很期待!”楊開咧嘴一笑。答應了地魔的要求。

  走到那魔頭的身體前,楊開伸出手抓著那一條鎖鏈,往內灌入真元。

  不到半日時間,那一道鎖鏈忽然化為一道金色流光,鉆進了楊開的體內。

  楊開的神色微微有些錯愕。

  本以為想要煉化收取這樣一件秘寶肯定是大耗時間的事情,他甚至已經準備好再在此地停留那么一兩個月,卻不想過程居然如此簡單輕松。

  鎖鏈一消失,那魔頭身體旁翻滾不已的黑色蛟龍就好像是掙脫了什么束縛,兇猛沖出,往上方竄去,不但如此,魔頭身體內還接連不斷地往外涌出魔氣,蒸騰不休,場面駭人。

  楊開連忙穩住身形,神色凝重地打出破魂錐。

  地魔藏身在內,朝魔頭身體鉆去,眨眼間不見了蹤影。

  翻滾冒出的兇煞之氣突然減緩許多,應該是地魔在控制的緣故。

  楊開喊了幾聲,始終不見他有回應,但從魔頭身體內溢出魔氣的反應來看,地魔應該正在入主這具身體,就是不知道需要消耗多長時間了。

  這是地魔自己的戰斗,楊開根本幫不上忙。

  無奈之下,只能盤膝坐在一旁,靜靜地等候。

  在這種兇煞之地,楊開連修煉迷魂之宮都不能,神識一旦脫離腦海,肯定要被磨滅。神識無法動用,自然沒辦法抓捕那些兇氣和戾氣。

  百無聊賴,楊開將剛才收進體內的那道鎖鏈又拿了出來。

  這一道鎖鏈大有名堂,鑄造它的材質也不知道是什么,但既然是凌霄閣祖師留下鎮壓魔頭的秘寶,檔次肯定不會太低。

  鎖鏈只長一尺左右,頂端有一個項圈,正好可以捆在人的脖子上。

  項圈內部有一行小字,湊到近前仔細一看,楊開喃喃出聲:“鎖魔鏈!”

  這東西對一般人恐怕沒什么用,完全是針對邪魔的秘寶。

  看著這一條鎖魔鏈,楊開怔怔失神。

  掌門的二弟子既然能從魔頭身上窺探玄機,從而恢復實力,肯定也是早就發現了鎖魔鏈的存在。但他依然沒能將這個秘寶取走,可想而知鎖魔鏈對他的克制。

  如果找機會把這玩意戴到他的頸脖上……管他什么邪主不邪主,估計統統要被鎖住一身真元。

  這倒是個對付他的好東西!

  想起這位已成為邪主未曾謀面的師叔,楊開的神色冷厲下來。

  凌太虛為他操心了十幾年,楊四爺更是因為此人而被重創,直到如今也未完全恢復。

  甚至可以說,楊開本人之所以先天不足,完全是拜他所賜。

  所以縱然兩人還未見過面,卻也是仇人了。

  既是仇人,楊開自然不會想他活的滋潤。

  沉著臉,將鎖魔鏈又收回體內,楊開以自身真元溫養著,只待有一天能讓它發揮出真正的作用。

  好幾日下來,地魔一直在與那魔頭的身體融合,無論楊開如何呼喚都沒有回應。

  待到第五日之后,地魔的虛弱聲音才傳了過來:“少主……”

  “怎樣?”楊開急忙問道。

  “差不多了。”地魔氣喘吁吁,神魂力量顯然用掉不少,幸好此地邪戾之氣濃郁,可以隨時補充,“不過老奴要先將這里的邪魔之氣收回來,要不然單以此人身體的力量,發揮不出什么作用。”

  “要多久?”

  “這個很慢,至少也要幾個月。”

  “這么久……那我不等你了。”楊開說著便站起身來。

  “恩,少主你自去忙,老奴這邊完成了之后會去尋你的。”

  說話間,地魔便已經開始吞噬困龍澗中的魔氣,那一道道濃郁如實質般的邪魔之氣仿佛受到了什么牽引,齊齊朝那魔頭的身體內鉆去。

  魔頭的身體,此刻就像是個無底洞,無論來多少魔氣都照單全收。

  楊開看的心驚,也不再去理會他,施展陽炎之翼,直接從困龍澗下飛了上去。

  凌霄閣,一片蕭條。

  原本的幾千弟子早已消失不見,很多人都是因為困龍澗的變化和邪主的出世,深怕受到牽連,自己離開了宗門,而更多的人,卻是凌太虛一道命令下達驅散的。

  整個凌霄閣,現在只剩下百來人左右,這百來人,都是凌霄閣最中堅的成員,也是對宗門最死心塌地的弟子。

  無論凌太虛如何勸說,這些人始終不愿離開宗門,誓要與宗門共存亡!

  對此,凌太虛也無奈,只能聽之任之。

  蘇顏小閣樓處,楊開身形一閃竄了上來,近兩個月不見,蘇顏已成功晉升到真元境九層,正在為沖擊神游境做準備。

  一邊面對面坐著雙修,楊開一邊聆聽著蘇顏講述這兩個月來宗內的變化。

  心中也是一片酸楚。

  偌大一個宗門,現在竟要面臨著解散的命運,這種結果無論是誰都無法接受,但凌太虛也無可奈何,邪主出身早晚會被打探出來,若不想連累那些普通弟子,唯有先將他們驅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