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兩百五十九章 真元境

  停電了,蛋疼……楊開的這個情況相當特殊。

  恐怕千百年也不會出現一例,單是離合境九層就修煉出了神識,也不是一般人能夠做到的,神識是神游境的標志,一般來講根本不可能在離合境修煉出來。

  更何況,楊開現在還是只有神識,沒有識海,越發顯得特別。

  識海,神識之海!也是一個武者精神力量的直觀體現,當一個武者抵達神游境,修煉出神識的時候,由無數縷神識匯聚而成,仿佛一個海洋般的存在,便形成了神識之海。

  識海的大小和深淺,與武者的神識強度呈正比關系。

  對楊開現在的情況,地魔也不知該如何解釋。

  “那一滴琥珀色的液體,應該就是卓溫說過的洗魂露了!”楊開眼眸閃亮,語氣篤定。

  當初在湖邊,陳學書和舒小語的師尊卓溫曾經說過,三十年前有人在這處異地中尋到了不得了的好東西。

  一為琉炎液,二為洗魂露!

  被這兩種東西吸引,所以才造就越來越多的人前仆后繼地來到這里歷練探索。

  擊殺齊劍星,讓楊開陰差陽錯地得到了幾滴琉炎液,淬煉一身元氣。現在追著赤血,又得到了一滴洗魂露,實在是鴻運當頭。

  而且,洗魂露還不止一滴!

  楊開扭頭看去,只見石頭上那個小坑洞底部。已經多了一層琥珀色的晶瑩絲線,相信只要再等上一段時間,將會有另外一滴洗魂露形成。

  腦海中有五彩溫神蓮這等修煉神識的至尊圣品,之前又被白霧攻擊了半個多月,再加上一滴洗魂露的強大作用,也正是這種種機遇綜合在一起,才得以讓楊開在離合境九層之時修煉出自己的神識。

  “少主。你現在的神識全力放開,能覆蓋多大范圍?”地魔沉吟一聲問道。

  “大概兩三里的樣子!”

  地魔倒吸一口涼氣,連連苦笑:“少主你福運不淺。這神識強度已經遠超一般剛晉入神游境的武者了,差不多相當于神游境兩三層的水準。”

  “是嘛!”楊開咧嘴一笑。

  “恩,一般人就算突破到神游境。剛生出的神識也是很脆弱的,這個時候就算神識擴散開,頂多也只能查探到百丈范圍的情況,只有慢慢修煉溫養,神識的作用才會越來越大。”

  地魔閱歷豐富,所知甚多,雖然有時候不太靠譜,但他的經驗卻依然相當寶貴。

  跟楊開細數著神識強大的好處和方便,楊開聽在耳中也是雀躍鼓舞,期待無限。

  有了神識之后。更容易隱藏和潛入,配合自己的斂氣功夫,現在自己不動手的話,恐怕神游境五六層的人也炕出自己的深淺。

  跟地魔聊了許久,楊開心緒起伏。

  再看一眼石頭上的小坑洞。底部的琥珀色晶瑩絲線仿佛又增加了幾根,洗魂露形成的速度太慢了。

  估計最少也要十幾天才能形成一滴。

  周旁的白霧依然持續不停兇猛地朝石頭上方的小孔中灌入著,匯聚到坑洞中,形成洗魂露的一部分。

  白霧會攻擊神魂,而白霧匯聚而成的洗魂露,卻對神魂大有裨益。其中的轉變到底隱藏了怎樣的玄機,與這塊奇特的石頭是否有什么關聯,楊開一概不知。

  也無需去知道,他只要靜待洗魂露形成,然后取出就行。

  “地魔,你看著點,若是洗魂露形成了就喊我一聲,我要閉關沖擊真元境!”

  “恩,少主盡管放心。”

  閉上眼睛,楊開全部心神沉浸入體內,將丹田內的陽液爆開十幾滴。

  剎那間,經脈中的真陽元氣便充斥的滿滿當當,經脈也是鼓脹不已,一陣酸疼的感覺傳來。

  楊開一聲不吭,運轉著真陽訣,一邊從外界吸收天地能量,一邊壓縮淬煉著體內的元氣,連帶著經脈也是一陣蠕動,收縮再擴張,蘊動不休。

  時間一點點地流逝,經脈中的真陽元氣終于慢慢地發生了一些微妙的變化,經脈長時間被如此飽滿的元氣充斥著,漸漸變得比以前要寬大渾厚許多,也更加地有韌性。

  經脈的轉變,也讓真陽訣的運轉速度提升一些,連帶著真陽元氣也在彼此焚煉融合著,一點點地變得更精純。

  當那種酸酸漲漲的感覺不復存在之后,楊開又爆開五滴陽液,重復著之前的動作。

  楊開在淬煉融合元氣的時候,外界的白霧也無時無刻不在攻擊著他的神魂,溫神蓮更是一直在發揮著修補的作用。

  神識緩慢增長,與體內的真陽元氣并駕齊驅。

  差不多十天后,地魔將閉關中的楊開喚醒一次。

  一滴洗魂露再次形成了!

  楊開將之取出,這一次沒再服用,而是放進了一個瓶子中。

  但凡珍貴的天才地寶,一般都只能服用一次,服用第二次縱然有效果,效果也不是很明顯。

  洗魂露太過珍貴,楊開不想暴斂天物。

  帶回去煉制成丹的話,再服用一次也能發揮出全部作用。

  修煉無歲月,這句話一點都不假,楊開自閉關之后,一門心神全部撲在了經脈丹田和真陽元氣中,努力淬煉融合自己的元氣,讓它變得越來越精純,越來越強悍,甚至都沒感覺到時間的流逝。

  時不時地,地魔將他喊醒,然后一滴洗魂露便收入瓶中。

  一直到洗魂露裝滿了小半瓶,足足有十幾滴的樣子,楊開才漸漸觸摸到真元境的門檻!

  這一次閉關,用了差不多四個月的時間,沒有服用任何丹藥,也沒有吸取任何陽氣,只是憑借運轉真陽訣,以自己的意志力淬煉元氣,終于踏出了離合境九層的那一步!

  雖說留在此地最主要的目的還是收取洗魂露,但這么長時間才晉升,也可見真元境這道分水嶺是多么難以跨過。

  許多武者,一生都跨不過這道坎,白首空悲切,無語淚蒼茫。

  一層桎梏加諸在身上,封鎖了一身元氣,讓其根本無法突破最后的融合與精純。

  楊開深吸一口氣,睜開雙眸,目光閃了閃。

  心神再沉浸入傲骨金身之中,那里,一直存儲著一點九陰凝元露。

  這是與夏凝裳當初在九陰山谷中收獲的寶貝,后來分給了蘇顏一半,楊開自己留了一半,直到如今才派上用場。

  將這一點九陰凝元露牽引出傲骨金身,灌入丹田之中。

  真陽訣瘋狂地運轉著,煉化九陰凝元露的效用,一點涼意突然自丹田內爆開,以一種匪夷所思的速度朝外蔓延,順著經脈遍布四肢百骸。

  咔嚓嚓……

  肉眼可見,楊開渾身上下,衣服發梢上全部結滿了冰渣。

  九陰凝元露,乃是淬煉元氣的至寶,比起琉炎液甚至還要高檔一些,這是匯聚了無數年陰氣的結晶,其中蘊藏的寒意,縱是楊開的真陽元氣,也有些難以抵擋。

  但熱畢竟是冷的克星,楊開也不會覺得太過難受。

  九陰凝元露的藥效所過之處,真陽元氣瞬間變得凝固凝實,兩者之間就象是起了什么反應似的,呈放射性的漣漪波動,朝外轟然擴散。

  隨著漣漪的擴散,本已精純到極限的真陽元氣,再一次精純一分!

  寒意漸漸消失,體內的經脈中,傳來元氣流淌時帶動的涓涓之聲,如山澗清泉,清脆悅耳。

  咔……

  楊開一身衣衫和發梢上的冰渣轟然碎裂成齏粉。

  天地變色,狂暴的能量在半空匯聚,越聚越多,直到一個駭人聽聞的程度,這才猛地灌下,直接沖進楊開的體內。

  晉升一個大境界的福運來了!

  楊開渾身一顫,全身上下無數毛孔盡數舒張,真陽訣帶起嗚嗚的聲響,接納著天地威能加身。

  這股天地威能在經脈中走過一圈,一部分融入血肉骨髓中,淬煉了肉身,另外一部分楊開闌及吸收的威能原本應該回歸天地,重新化作天地的一份子,但此刻卻沒一絲逃脫,盡被傲骨金身吸納,涓滴不存。

  武者們每晉升一個大境界,都會有這樣的福運,但到底能獲得多少好處,就看自己的努力和承受極限了。

  一般的武者,即便資質再好,實力再強,頂多也只能吸收掉三成而已。這三成威能最主要的作用是淬煉武者的肉身,讓其肉身能承受住相應的元氣沖擊,而剩下的七成會再次消散。

  可楊開自從第一次晉升大境界開始到現在,每一次天地威能加身,最起碼都會吸收掉九成!而這一次更直接,一點都沒放過。

  傲骨金身的強橫,可窺一斑。

  天地能量的紊亂漸漸歸于平靜,楊開一身氣息也緩緩收斂,變得與普通人無異。

  長長地呼了一口氣,楊開睜開雙眸,神采奕奕。

  真元境!

  辛苦至今,歷經艱辛,終于抵達至真元境的高度!

  曾經,真元境是他仰望的存在,而這一刻,他自己也站在真元境高手的舞臺上!

  所用,不過兩年時間。

  就算加上之前頹廢的三年,也只是五年而已!

  五年時間修煉至真元境,放在任何一處地方都是天縱奇才。

  輕輕握拳,感覺渾身上下充滿了難以言喻的爆發力,經脈里流淌的元氣也發生了根本的變化,比起以前飄渺無形,霧狀的元氣,此刻的真元無疑更凝實,充斥著更強大的能量。(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