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兩百一十六章 我叫金豪

  走不多時,前方突然傳來沙沙的聲響,好似有什么東西正在迅速接近。

  一群年輕弟子皆是如臨大敵,個個警惕萬分,反倒是那四位神游境面不改色。

  刷……一個猙獰的頭顱突然從前方的叢林中竄將出來,張大了嘴巴朝前方領路的老嫗咬去。

  那頭顱足有斗笠大小,頭顱上兩只金光閃閃的三角眼閃爍著兇殘而陰森的光芒,速度極快,眨眼的功夫便撲到了老嫗面前。

  老嫗輕哼一聲,手上的拐杖微微抬起,往前輕輕一點,正中它的腦門,再一挑它的下頜,那巨大的頭顱竟仿佛遭受巨力攻擊,直接被掃到了一旁。

  還未等它落地,整個頭顱突然爆裂開來,一蓬血霧彌漫。

  那中年美婦身形一晃,竄了出去,芊芊素手一抖,手腕處飛出一條彩色絲帶,如靈蛇出洞,卷起血霧中的一枚妖丹,莜地又收了回來。

  “金瞳銀背蟒!五階頂峰的妖獸!”凌太虛輕聲跟楊開說道。

  楊開定眼望去,果然見到地上有一條沒有頭顱的大蟒尸身,大蟒的背部,有一條銀色的紋路,顯得很是妖異。剛才所有的一切都發生的太快,他還沒怎么看清楚這條大蟒便已斃命,連妖丹都被中年美婦給收了。

  五階頂峰,就是真元境頂峰。一個照面便被這老嫗給擊殺,這萬花宮老嫗的實力強橫可窺一斑,恐怕跟凌太虛是一個級別的。甚至還要超過。

  畢竟萬花宮是一等宗門!勢力比起凌霄閣要龐大許多。

  “小心了,這東西是群居的妖獸!”凌太虛再次沉聲叮囑。

  話音未落,四面八方突然傳來一陣陣沙沙的聲響,隱約可見叢林里許多雙金色三角瞳仁正盯著這邊。迅速朝這里接近。

  那老嫗并未停留,只是揚聲道:“速度都快一些,血腥味一旦傳開,會吸引更多的妖獸前來。”

  一行人的步伐越發迅捷。

  刷刷刷……四面八方,無數條金瞳銀背蟒高高躍起,張開血盆大口朝一行人襲來。

  老嫗一條拐杖中蘊藏著無與倫比的殺傷力,往往只是輕輕一點,一條大蟒便當即斃命。鬼厲和那美婦居中策應,各施手段守護自己弟子的安危。

  鬼厲果然是邪修之人,功法運轉開,一身黑色的氣息散發著暴力血腥的氣息。手上拿著一件長槍形態的秘寶,左突右點,將一切來犯之敵盡數格殺,那美婦實力要稍遜一籌,但應付五階妖獸還是很輕松的。風韻身子轉動間,帶起一股股醉人的香風,那沖向她的金瞳銀背蟒往往還未近身,便被莫名手段擊斃。

  凌太虛未曾動用什么秘寶。招式古樸無華,卻威力無窮。擊殺妖獸的速度比起那老嫗也是不逞多讓。

  血肉橫飛,一條又一條金瞳銀背蟒斃命。眾人所過之處如秋風掃落葉,不曾遇到絲毫阻擋。

  那四名萬花宮的少女手上也是飛出一條條絲帶,她們并不是要與這些妖獸作戰,而是利用絲帶取那些被擊殺的妖獸的妖丹。

  四名少女為同門師姐妹,彼此間合作親密,三人一起出手將死掉的妖獸頭顱炸開,另外一人則甩動絲帶把妖丹收取。

  五階妖獸的妖丹,價值也不低了。

  少女們的做法讓鬼王谷的三人眼紅不已,奈何他們沒有少女們的手段,只能眼巴巴地看著,別提多羨慕了。

  少女們得了戰利品,嬌美的容顏上都蕩起開心的笑容,一個個比花兒嬌艷,都有些小得意。

  又是一條金瞳銀背蟒襲來,那鬼厲一抖手上的長槍,刺入它的七寸,兇猛真元灌入,直接將它格殺。

  槍尖一挑,這條金瞳銀背蟒居然朝人群中飛了過來。顯然是鬼厲想讓自己的弟子們也撈點好處。

  但也不知他是有意還是無意,這一挑用力有些過猛,金瞳銀背蟒落下的地方居然是楊開所處的位置。

  凌太虛眼中冷芒一閃,娶未出手阻攔。

  刷地一聲,鬼王谷一個男弟子朝后沖來,嘴角噙著一抹獰笑,森白詭異的大手上真元激蕩,猶如利刃一般切入金瞳銀背蟒的碩大頭部中。

  他這一擊,看似是在取妖丹,實則用力甚大,招式的余威足以擊中站在最后方的楊開。

  楊開神色冷峻,電光火石間便察覺到對方的陰損,自然不會坐以待斃。

  也不與他正面交鋒,只是伸出雙手,一把抓住那已死去的金瞳銀背蟒的身子,然后用盡全力狠狠朝一旁拋去。

  那個鬼王谷的男弟子前一刻還獰笑萬分,下一刻便面色陡變。

  楊開的反擊出乎了他的意料,怪叫一聲,與金瞳銀背蟒一同被拋飛出十幾丈之遙。

  不過他的反應也相當迅速,身在半空中連忙將大手從蟒頭中抽了回來,雙腳在蟒身上用力一點,總算是止住了去勢。

  還未落地,側旁便殺出兩條蓄勢已久的大蟒,張著血盆大口撲來,腥臭的氣息讓他有些頭暈目眩。

  面色駭然萬分,一身汗毛倒豎。

  別看四位神游境高手殺這些巨蟒如屠雞宰狗,畢竟人家實力在那擺著。真元境武者若是碰到這些巨蟒,只有被殺的份。

  危機降臨,鬼王谷的這個弟子幾乎已經感覺到了死亡的氣息,他沒想到暗算楊開不成,竟反被他甩進了絕地之中,這可真是害人不成反害己。

  就在這緊要關頭,鬼厲終于殺到,一桿長槍只是凌空一舞,便將兩條巨蟒掃飛出去,抓起這個弟子的肩膀往那邊一拋,迅速返回。

  就這么一個片刻的耽擱,險些讓萬花宮的四個女弟子遭到了巨蟒的襲擊,若不是中年美婦反應迅速,竄過來守護,這四個少女說不定真會受傷。

  待鬼厲返回之后,中年美婦惡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恨他竟然脫離了隊伍,讓自己萬花宮的弟子險遭傷害。

  鬼厲也自知理虧,不敢有什么怨言,只是冷冷地看了楊開和凌太虛一眼。

  一番暗戰,老一輩的人都自覺地沒有插手,但楊開的機靈應變卻讓鬼王谷的那個弟子吃了大虧,暗暗記恨在心,待找到機會便要一雪前恥。

  楊開并不在意,對方的長輩都明言要他們殺自己了,自己還跟他們客氣什么?再客氣下去就不是大度,而是軟弱了。

  一連朝前沖殺許久,足足斬了二十多條金瞳銀背蟒,這才離開這片兇險之地。

  這還僅僅只是幽冥山的最外圍,便有這樣的危機,由此可見禁地兇名并非空穴來風。

  一番激戰,老一輩的人都有些消耗,老嫗依然在前方一言不發地領路,直奔出百里左右,這才找個相對安全的地方停下歇息。

  老一輩的人要保持精氣神的飽滿,小一輩的人也要恢復體力。

  停下之后,萬花宮的老嫗才輕哼一聲,冷冷地看著鬼厲:“剛才那樣的事情,只此一次,老身不想再看到有第二次,若不然,兩位還是自行進入,我萬花宮不想與心懷不軌之人一起行動,擔著生命的危險。”

  鬼厲嘿嘿笑道:“顏宮主放心,先前不過是老夫一時失手。弟子出手有些過猛而已,一場誤會。”

  “如此最好!”老嫗淡淡地點點頭,說罷便走到一旁打坐恢復了。

  三派之間,彼此都間隔著一段距離,靜謐無聲。

  片刻后,楊開突然睜眼,正看到先前想暗算自己的那個鬼王谷弟子一步步地朝這邊走來。

  待到自己十丈之處左右站定,這人冷冷地望著楊開,獰笑道:“我叫金豪,你最好現在就滾的遠遠的,若不然到了那里,我會毫不留情地把你殺掉!”

  他口放狂言,絲毫沒顧忌坐在一旁的凌太虛。

  凌太虛也沒有任何表示,只是閉目打坐。

  楊開看著他,突然輕笑一聲:“金兄,會咬人的狗一般都是不叫的。”

  “撲哧……”幾聲輕笑從那邊傳了過來,正是萬花宮的四個少女有些忍俊不禁。

  中年美婦瞪了她們一眼,少女們又趕緊抿起嘴巴,佯裝靜心打坐。

  金豪冷冷道:“牙尖嘴利,你最好祈禱在里面別碰到我!”

  說罷,轉身離去。

  望著他的背影,楊開心中也是殺機無限。鬼王谷的這三個人注定是敵人了,不過他們的實力都比自己要高,而且人數上占據優勢,一旦在里面碰到了恐怕會有惡戰。

  休息了一陣,老嫗站起身來,凌太虛和鬼厲也同時睜開了眼睛。

  依舊是之前的陣容,一行人繼續朝幽冥山內部深入。

  沿路過處,經常會有妖獸襲擾,幽冥山的妖獸數量眾多,等階也是毫無規律,有三階的,有四階五階的,甚至還碰到兩只六階妖獸。

  不過那兩只六階妖獸顯然知道這群人并不是很好惹,只是尾隨了一陣便放棄了,比起那些前來送死的精明許多。

  擊殺了這些妖獸,萬花宮的四個少女收獲最豐,彩帶甩出,妖丹頻頻入手。鬼王谷的三人也齊心協力,配合鬼厲殺獸取丹,也得了不少好東西。

  唯獨只有楊開比較寒酸,一路走下來,也只不過得了兩枚五階妖獸的妖丹,這還是凌太虛故意將妖獸尸體拋給他才能取得的。

  楊開并不在意,自己的實力本來就是最低,現在表現的越平凡,越不會遭人惦記,唯有隱忍,韜光養晦,才能避開各種兇險,慢慢成長起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