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五百八十七章 你想恩將仇報?

  沈風深吸了一口氣,想要開口解釋兩句。八一中文≈≥≥≈81

  雖說他不是有意要出現在這里,但他畢竟看光了這個女人的身子。

  只是他很快現這個女人有點不太對勁,除了用冰冷的目光瞪著他以外,身體絲毫沒有動彈一下。

  一般來說,正常的女人在這種情況下,肯定先會將自己的身子,立馬用衣衫遮擋住,或者是開口喝斥沈風。

  見沈風的目光定格在自己身上,眼睛看的一眨也不眨,這名成熟貌美的女人,眸子里的神色越冰冷,如果目光可以殺人的話,那么沈風早已經不知道死了多少回。

  如今沈風的狀態也不是很好,才剛剛從石道內被傳送出來,身體內虛弱的五臟六腑,需要幾天時間慢慢調養,全身上下皮膚上崩裂的傷口,也需要時間來徹底恢復。

  感知力掃過這個貌美女人。

  沒想到這個女人的修為在嬰變中期。

  修煉一途分為后天、先天、筑基、金丹、元嬰、吞靈,而吞靈之后才能夠抵達嬰變期。

  沈風可以感覺到這個女人身體內一片混亂,應該是修煉某種功法弄得自己有些走火入魔。

  幸好是如此。

  要不然以他如今的身體狀況,遇到一名嬰變中期的修士,說不一定還真會陰溝里翻船。

  在石道內又度過了地球的三年時間,如今距離藍冰菡被奪取蓮花之心,已經過去兩千多年,留給他的時間不多了,他必須要在一千多年以內,幫藍冰菡取回蓮花之心才可以。

  當然距離他離開仙界也有兩千多年的時間了,在地球才生活了這么短的日子,這仙界恐怕早已物是人非了。

  沈風和這個女人并不認識,為今之計,趁早離開找個地方修養幾天,這才是最正確的做法。

  在他從這個靈泉池子內走出來準備離開的時候。

  只感覺這個貌美女人,在不斷的運轉功法,試圖讓自己的身體能夠動彈。

  沈風腳下的步子一頓,他剛剛只感覺了一下對方體內的狀況,并沒有仔細去感應這個女人修煉的功法以及氣息。

  此刻。

  在這個女人強行的催動之下,隱隱有一股讓沈風熟悉的氣息透出。

  他轉過身,重新走進了池子里,一只手搭在了女人白皙的肩膀上。

  這名成熟貌美的女人乃是百花宗的現任宗主江竹雨,之前她在這個靈泉池子內修煉,因為最近百花宗麻煩重重,一時間,修煉的時候心性不穩,導致在修煉上出了差錯。

  誰知道,在她想辦法要理順混亂的身體時,靈泉池上方的空間,忽然之間一陣扭曲,緊接著,一個如同乞丐一般的家伙,竟然直接落到了池子里,更為可恨的,她的身體竟然被這個可惡的乞丐給看光了。

  江竹雨恨得是咬牙切齒,她好歹也是一宗之主,眼看著這個乞丐看光了自己的身體之后,想要拍拍屁股走人,她自然越來越無法冷靜。

  可她現在后悔了,看著這個近若咫尺,蓬頭亂,身上的衣服破破爛爛的家伙,尤其是感覺到對方的氣息只是在筑基罷了,竟然敢對她這個嬰變期的強者如此膽大妄為,這個家伙會不會做出更加過分的事情來?

  自己的身體就這么呈現在沈風面前,江竹雨惱怒的同時,臉頰微微泛紅了起來,因為修煉出了差錯,喉嚨里連一點聲音也不出來。

  沈風沒空去理會江竹雨內心的想法,他的眉頭微微皺了起來,難怪會感覺這股氣息很熟悉了。

  這個女人修煉的功法和他的二徒弟左妙音有幾分相似,甚至有可能江竹雨的功法傳承便是來自于左妙音。

  竟然一回到仙界,便遇到這么巧合的事情。

  當初這門功法,還是沈風費盡心思,幫左妙音去找來的。

  如果這個女人真的是自左妙音的后人,或者和左妙音有著某種關系,那么沈風倒真的不能夠袖手旁觀了。

  無論如何,先動手化解江竹雨走火入魔的癥狀再說。

  沈風的手掌移開了江竹雨的肩膀,說道:“剛剛只是一個誤會,我是因為傳送陣出了問題,才會被莫名其妙的傳送到這里。”

  “你現在的身體情況很糟糕,如果不盡快梳理一遍,那么今后在修為上,很難取得進展。”

  “正好我會一些治療走火入魔的手段。”

  說完。

  沈風一把將江竹雨從靈泉池子里抱了出來,她完美的身體更是被沈風一覽無余,這讓她恨不得將沈風給千刀萬剮。

  沈風沒有立馬說明自己的身份,畢竟他離開仙界兩千多年,眼下的形勢完全不清楚,他必須要先了解一下如今的形勢才行,而且他目前的修為也實在有限。

  在池子邊有江竹雨的衣衫。

  將衣衫蓋在了江竹雨的身上之后,沈風身體內帝王訣運轉,手指快的點在了她身體的多個部位之上。

  江竹雨在看到沈風用衣衫蓋住了自己的身體后,她的臉色才緩了一些,可不管怎么樣,她的身體已經被沈風給看了個遍。

  感受著沈風指尖的溫熱,她的臉頰是越來越通紅。

  但,在沈風手指不停點下之后。

  江竹雨可以清楚感覺到,自己身體內的混亂情況,居然在詭異般的恢復,難道說眼前這個如同乞丐的家伙,是一名無比強大的醫師?

  一般來說,醫師是不入流的一種職業,只能夠幫踏入修煉一途沒多久的人治療一下身體狀況。

  不過。

  凡事有個例外。

  根據古籍上的記載,在三千多年以前,逍遙仙帝還沒有成長起來的時候,他的一身醫術出神入化,甚至幫不少修為強大的人治療好了傷勢,后來甚至是跨入了煉藥師一途,更是在煉藥師中光芒璀璨。

  這逍遙仙帝自然便是沈風,他當初行事追求無拘無束,在他跨入仙帝的時候,這個稱號是他周圍的朋友給他取的。

  再者,逍遙仙帝和她們百花宗也算是有深厚的淵源,她們百花宗的傳承來自于左妙音。

  當初左妙音巧合間點撥了一下百花宗的先祖,后來這名先祖才創建了百花宗。

  百花宗的人自然知道左妙音乃是逍遙仙帝的徒弟,照這么算,沈風是左妙音的師父,從某種意義上來說,百花宗和他之間還真的淵源深厚。

  沒一會的時間。

  江竹雨體內的混亂徹底被理順,身子可以自由行動,她身上嬰變中期的氣勢陡然之間沖起,喉嚨里喝道:“小子……”

  只是沈風直接打算了她的話,道:“怎么?難道你想要恩將仇報嗎?”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