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五百七十三章 能低調一點嗎?

  九龍山的山腳下。

  伴隨著沈風控制九幽藍焰包裹住那塊切下來的虎肉。

  原本想要動手處理了趙彭海等人的劉啟蒼和賈龍軒他們,其腳下的步子微微一頓,目光再次緊緊的注視在了沈風身上,眼眸中露出了一抹不敢置信。

  只見沈風早已經閉上了眼睛,不過,他操控九幽藍焰的手法非常熟練。

  身體內的靈氣同樣是涌了出來,侵入面前這塊被火焰包裹的妖虎肉之內。

  沈風的十指不停擺動,處于一種規則的韻律之中。

  而包裹妖虎肉的九幽藍焰,在他十指擺動的過程中,其火焰忽明忽暗,溫度也漂浮不定,讓人根本捉摸不透。

  劉啟蒼、夏百康和賈龍軒等一眾人清楚的感覺到,這塊妖虎肉內的能量在不停凝聚,而且從其中竟然還隱隱泛起一絲領悟之力。

  對于劉啟蒼、喬東策、古恒淵和夏百康等人而言,他們從前全部經歷過從先天初期跨入中期的過程。

  他們對妖虎內透出的一絲領悟很是熟悉,仔細一感應,他們頓時喉嚨干澀了起來,從要虎肉內透出的領悟之力,居然是從先天初期突破到中期的關鍵。

  讓他們更加目瞪口呆的事情還在后面。

  在沈風十指的節奏發生一些改變之后,他從身體內散發出了一股牽引之力。

  這股牽引之力集中在了唐可心的身上,將這丫頭身上的氣息和氣勢牽引了出來,最后涌入了這塊虎肉之內。

  隨后。

  沈風十指擺動的速度陡然加快,九幽藍焰的溫度始終被他給牢牢掌控。

  被火焰包裹的妖虎肉,在其中不斷的翻騰了起來,整塊肉仿若在火焰內,跟著沈風十指的擺動,翩翩起舞著。

  很快。

  在這塊妖虎肉之上,竟然透出了和唐可心非常契合的氣息與氣勢。

  加上這塊妖虎肉內的能量和領悟之力,劉啟蒼和喬東策等人可以肯定,唐可心如果吃了這塊妖虎肉,那么修為百分之百會直接跨入先天中期,只因為這塊妖虎肉是為她量身定做。

  這是何等強大的一種手段啊!

  劉啟蒼和喬東策等人口干舌燥,心臟狂跳不止。

  腦袋露在地面上的周意致、趙彭海、陳宏州和夏文瑞他們,雖說身體內的靈氣被封住了,但他們的感知力還存在,相隔如此近的距離,自然也能夠感覺到這塊妖虎肉的變化。

  其中周意致和趙彭海不停的搖著頭,嘴唇微微發抖,臉上的肌肉不斷抽搐著,曾經在他們云武宗內死了好幾頭遁地妖虎。

  這些遁地妖虎的肉他們自然沒有浪費,起初云武宗的人也試圖燒來吃,可其中的血氣太過的霸道,而其能量根本無法讓修士輕松吸收。

  在云武宗的歷史上,甚至有人食用了妖虎肉之后,身體內的經脈受損,從此再也無法提升修為。

  云武宗的人用了很多種方法,最后還是無法將遁地妖虎的肉利用起來。

  眼下沈風面前的這塊妖虎肉,其中霸道的血氣被處理干凈了,要知道身體內有太多妖獸的血氣,最后極有可能會導致走火入魔。

  “怎么會這樣?這不可能,你是怎么做到的?妖虎肉絕對不適合被修士食用,就算你擁有本源之火,也無法讓妖虎肉發生如此質的變化。”周意致語氣中充滿了驚訝,鼻子和嘴巴里的氣息紊亂不已,他完全無法相信眼前這一幕。

  只是沈風沒有回答周意致疑問的意思。

  他擺動的十指忽然停頓了下來,包裹住妖虎肉的九幽藍焰,猛然間飛回了他的手掌中:“可心,將這塊虎肉吃了。”

  懸浮在空氣中的虎肉,飄到了唐可心的面前。

  這丫頭感覺到這塊虎肉內散發出的某種韻律,竟然和她體內的氣息韻律一模一樣。

  唐可心沒有猶豫,她非常聽沈風哥哥的話。

  直接將烤熟了的妖虎肉拿在了手里,這種時候也無法找來碗筷,唐可心不是一個矯情的女生。

  拿在手里之后,唐可心張開嘴巴咬了一口妖虎肉。

  雖然沒有調味料,但經過沈風特殊手段的烤制和燃燒后,虎肉非常的香脆,在口中嚼動的時候,一種鮮美的味道,在她口腔里歡呼雀躍。

  將一小口虎肉嚼碎了吞入肚子里,一種暖融融的舒服感,以她的胃為中心擴散。

  妖虎肉內的能量和領悟也立馬釋放了出來。

  這是沈風為唐可心量身定做的,所以虎肉內的能量和領悟,非常容易被她吸收。

  在品嘗到妖虎肉的味道之后,唐可心吃的速度加快了一些,沒一會的時間,整塊虎肉被她全部吃完了。

  感覺著身體之內的變化,她隨即盤腿坐在了地面上,體內功法運轉了起來。

  片刻之后。

  她身上的氣息陡然攀升,一層層靈氣波動,從她身體內蕩漾而出,她極為順利的跨入了先天中期。

  劉啟蒼和喬東策等人雖然早已有了推測,但在親自感覺到唐可心突破之后,他們還是遲遲無法回過神,喉嚨里瘋狂的吞咽著口水。

  利用妖獸的血肉提升修為之后,必須要休息兩個月左右,才能夠再次食用靈廚所烹飪的妖獸血肉。

  如果連續食用妖獸血肉提升修為,那么對修士會有一種無法逆轉的影響。

  在幫唐可心提升了一下修為后。

  沈風的目光看向了沈安民、張雪珍和徐惠芳等人,依次幫他們挑選了一塊適合的妖虎肉。

  于是乎。

  隨著時間的推移,沈安民和張雪珍等人身上的氣勢接二連三的攀上,他們全部提升了一個小層次。

  在沈風幫身邊最親近的人提升完修為之后,賈龍軒等人也變得躍躍欲試了起來,充滿期待的目光定格在了他的身上。

反正妖虎肉還有很多,沈風沒有猶豫的幫他們也全部提升了一下修為,當然除了的劉啟蒼  和喬東策等人以外,畢竟這妖虎肉最多也只能夠給筑基期的修士提升修為。

  縱使如此。

  眼前的場面也是極為壯觀的,凡是金丹之下的人,一個個全部依次提升修為,修為提升起來簡直比喝白開水還要簡單。

  提升了修為的賈龍軒等一眾人,他們頓時變得熱血澎湃,完全無法控制鼻子里的呼吸,臉色興奮的微微漲紅,跟著沈風前輩果然是沒錯的,如此輕輕松松的幫助這么多人提升修為,試問整個地球,除了沈前輩以外,還有誰能夠做到?

  只有腦袋露在外面的云武宗周意致和趙彭海等人,看著賈龍軒等人如此提升修為,他們差點咽過氣去,他們都已經要面臨死亡了,干嘛還要這么打擊他們。

  還能不能低調一點了?

  他們現在心里面是一百個、一千個的后悔們,如果他們這次是來和沈風的家人交好的,那么他們將來在沈風的幫助下,是不是也可以輕松提升修為?

  這些人之中最后悔的莫過于夏文瑞和厲丹蓉,如果他們堅定不移的選擇站在夏百康和夏慕煙那一邊,現在肯定也能夠輕輕松松的提升實力了吧?可笑的是他們之前還提出了斷絕關系。

  夏文瑞如今顧不得臉面了,沖著夏百康和夏慕煙,喊道:“爸、慕煙,我們知道錯了,我們真的知道錯了,請給我們一次改過的機會。”

  星云閣的吳塵念也說道:“百康,是我被蒙蔽了雙眼,我們曾經一起患難與共,我們……”

  夏百康直接打斷了吳塵念的話,目光淡然的看著夏文瑞和厲丹蓉,道:“剛剛你們和我脫離股關系的時候,我沒見你們有任何的猶豫;剛剛沈前輩沒有出現的時候,我沒見你們出來替我們求饒,你們這是要親手送我們上路啊。”

  接著,他又看向了吳塵念說道:“現在知道說曾經的情義了?剛才你說要親手殺了我的。”

  “我欠沈前輩的太多了,如若今天沈前輩不出現,那么你們會怎么對待沈前輩身邊的人?”

  “很抱歉,我不能替你們求情。”

  他嘆了口氣,擺了擺手,說道:“誰替我送他們上路吧!”

  夏慕煙是欲言又止。

  他們對夏文瑞等人是失望至極。

  夏文瑞和厲丹蓉根本沒有把他們兩個當做親人看待了。

  正當這時。

  古恒淵身影沖了出來,吼道:“夏老頭,讓我來替你動手,凡是敢冒犯沈前輩的人,根本沒有繼續存在的必要。”

  說話之間。

  古恒淵瞬間臨近了吳塵念。

  看到動手的古恒淵,吳塵念眼角狂跳不止,心里面悔恨到了極點,像沈風這種牛掰人物,完全不是他能夠惹得起的,口中恐慌的想要再次開口求饒。

  只可惜,“砰!”的一聲,古恒淵直接一腳將吳塵念的腦袋給踢爆。

  夏文瑞和厲丹蓉見狀,嚇得體內魂魄都仿佛被抽去了一般,瑟瑟發抖的喊道:“慕煙——”

  夏慕煙最終還是忍不住,道:“古爺爺……”

  只是古恒淵沒有停頓,腳尖劃過夏文瑞和厲丹蓉的脖子,頓時割斷了他們的喉嚨。

  他對沈前輩擁有近乎瘋狂的尊敬和崇敬,在他眼里凡是這次站在他們對立面的人,全部必須要死!

  看在夏文瑞與厲丹蓉和夏慕煙有著關系,他才留他們一個全尸。

  在將夏文瑞和厲丹蓉割喉之后,古恒淵再次來到魚龍門的周量海面前,他笑道:“我說了你們是鼠目寸光,如今我古恒淵的確無法力挽狂瀾,但沈前輩卻可以。”

  臉色發白的周量海,臉上早已經布滿了絕望,看到古恒淵一腳踢來,他耳朵里嗡嗡作響,腦中變得空白一片,只是瘋狂的喊道:“不、不要,我愿意自廢修為,只求你……”

  “砰!”

  從始至終古恒淵踢出的腳沒有停頓一下,周量海的腦袋如同西瓜一般爆裂,鮮血和腦漿噴灑了出來。

  見古恒淵還想要繼續動手,賈龍軒倒是急了:“古前輩,你倒是留點人給我們過過癮啊!我身體內的怒火還沒有釋放出來呢!你這是要憋死我的節奏啊!”

  聞言。

  古恒淵停了下來,不過,周意致和趙彭海等人感覺腦袋上涼颼颼,身上冷汗直冒個不停,要是沈風沒有出現,賈龍軒和古恒淵等這樣的角色,根本不夠他們塞牙縫的,如今這些小角色全部是一人得道,雞犬升天!一想到要被這些人踢爆腦袋,他們就有一種不甘心,就有一種憤怒到要吐血的沖動。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