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五百六十八章 絕對會后悔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真的是一錯再錯嗎?

  夏百康臉上露出了一抹嘲弄之色,沈前輩是他的救命恩人,他這么做有什么錯?

  他和吳塵念同為星云閣的太上長老,當年他們也是師兄弟的關系,年輕的時候甚至同生共死過好幾次,只是人都是會變的。

  而夏慕煙則是緊緊咬著嘴唇,看著站在吳塵念身旁的一對中年夫婦,他們乃是自己的親生父母夏文瑞和厲丹蓉。

  夏文瑞神色復雜的看著夏百康和夏慕煙,說道:“爸、慕煙,你們為什么要這么倔強?你們難道不能為星云閣考慮考慮嗎?”

  厲丹蓉也隨即說道:“慕煙,不要再耍性子,現在去九魂宗的前輩面前道歉,是你唯一可以活命的選擇。”

  自己父母的聲音傳入耳朵里,夏慕煙將嘴唇咬得更加用力,甚至于絲絲鮮血從她的嘴唇上溢出來,舌頭的味蕾上泛起淡淡的血腥味,

  她是在耍性子嗎?她為什么要去給九魂宗的人道歉?

  見夏慕煙嘴唇溢出鮮血,夏百康吼道:“夠了,你們說夠了嗎?”

  “夏文瑞、厲丹蓉,瞧瞧你們現在的樣子,你們有為人父母的覺悟嗎?”

  “我和慕煙的性命是沈前輩所救,知恩圖報這是做人的基本品德,慕煙有什么錯的?”

  “我們不為星云閣考慮?我們早就說了可以退出星云閣,要是做人連基本的知恩圖報也做不到,那還配稱之為人嗎?我和慕煙做不出忘恩負義的事情來。”

  夏文瑞和厲丹蓉眼眸中的神色不停閃動,他們兩個原本便是比較現實的人,眼下的形勢,如果硬是要選擇和云武宗等宗門作對,那么最后只有是死路一條的份。

  明知最后會死,為什么還要去送死!

  夏文瑞和厲丹蓉做不到白白送死,哪怕是為了自己的親人,再者他們也從來沒有見過沈風。

  夏文瑞臉上的表情越來越堅定,他說道:“爸、慕煙,你們有你們自己的選擇,我和丹蓉也有自己的選擇,既然如此,從這一刻起,我們之間再無關系。”

  此話一出。

  不禁夏慕煙當場愣在原地。

  就連夏百康也遲遲回不過神來。

  夏文瑞倒也果斷的很,竟然在這種時候,徹底的和他們爺孫劃清了關系。

  吳塵念看到事情發展到了這一步,清楚夏百康和夏慕煙不會回頭了,他袖袍一揮,冷聲喝道:“夏百康,你們好自為之吧!”

  “如果九魂宗要對你們動手,那么到時候我會親手送你上路。”

  在吳塵念等人徹底放棄夏百康和夏慕煙的時候。

  古恒淵和其身旁的五名先天宗師全部皺起了眉頭來。

  只見魚龍門的另一名太上長老周量海等人臨近了,這次魚龍門背后的宗門地絕府也參與了。

  三年前。

  古恒淵等人硬闖出魚龍門,想要去幫助沈風的時候,受到了周量海等一眾魚龍門之人的追殺。

  在追殺的途中,周量海得知發生在京城的事情之后,他立馬向古恒淵示好。

  只可惜當初古恒淵說,自己再也不是魚龍門的人了。

  當時的周量海仿佛一下子老了很多歲,如今看到古恒淵即將面臨死亡,他的心情非常愉悅,他已經有多次前來這里了。

  “古恒淵,你曾經是武道界內的天才,可如今的你連一個屁都不是,在數千年前的宗門面前,你以為憑借自己的實力還能夠力挽狂瀾嗎?”

  “就算是你所期盼的沈風,你以為他能夠及時出現?當初在你決定和魚龍門脫離關系的時候,便已經注定了你的命運。”

  周量海臉上的嘲諷越來越濃郁,繼續說道:“三年前,你說我們是些鼠目寸光的家伙。”

  “而三年后的今天,是誰笑到了最后?地絕府的前輩對你這種背叛的行為很不滿,現在你是暫時有天藥宗護著。”

  “如果等到待會九龍山上的陣法破開之時,天藥宗的人還不愿意低頭,你們全部將到閻王殿上去報道。”

  古恒淵身上正氣凌然,負手而立的他,有一種英雄遲暮的感覺,他深吸了口氣喝道:“周量海,知道我從年輕的時候為什么一直瞧不上你嗎?你這種人非常善于心計,為達目的不擇手段,正所謂道不同,不相為謀,我追求的是武道巔峰,我的鋒芒從始至終都未收斂,所以你永遠無法在實力上真正超越我。”

  “哪怕是這次沈前輩不能夠及時出現又如何?哪怕是今天要去閻王殿上報道又如何?我古恒淵只求問心無愧。”

  周量海面色陰沉的不再開口,只等待著九龍山上的陣法被破開的那一刻。

  時間分秒流逝。

  九龍山上的天靈千幻陣越來越不穩定,四周的地面竟然也在微微顫動了起來。

  劉啟蒼、夏百康和古恒淵等人臉色非常難看,三神宮的賈壽洪等人臉色倒是稍微好一些,最起碼他們三神宮沒有出現背叛者,或者是出來針對他們的人。

  可正當這時。

  從天空上的其中一艘寶船里踏空而下兩道身影,這兩人身上的氣勢全部在半步元嬰。

  賈壽洪、賈哲彥、賈龍軒和丁旺運感覺到這兩個老頭身上的氣息之后,他們臉色變得猶豫不定了起來,這兩個老頭身上的氣勢讓他們感覺很熟悉。

  這兩個老頭是第一次出現在賈壽洪等人面前。

  當這兩個老頭雙腳穩穩落在地面上,他們的目光定格在了賈壽洪等人身上。

  其中一個鼻子上有顆黑痣的老頭,他喝道:“在數千年前,三神宮內發生了一次動亂,當時的三神宮被分成了兩個派系,而你們這一派系的先祖最后落敗。”

  “直到后來,修煉界迎來末世,作為對于你們這一派系的懲罰,把你們留在了俗世界內。”

  “當時你們這一派系的強者幾乎被斬殺干凈,而我們正統的三神宮則是暫時消失在了俗世界。”

  “原本我們不想出現的,念在你們也算是三神宮的一支分脈,現在跟我們回去吧!這里的事情不是你們這種人可以插手的。”

  沒想到三神宮內還有這么一段隱秘。

  就連賈壽洪等人也不是太清楚,只是他們在聽到這段話之后,他們終于明白為什么會覺得這兩個老頭身上的氣息很熟悉。

  這個鼻子上有顆黑痣的老頭名叫鐘安厚,另一個老頭名叫孫有立。

  這次他們是搭乘九魂宗的寶船前來的,他們三神宮和九魂宗在數千年前的關系非常不一般。

  所以,天空中十來艘寶船上才沒有三神宮的旗幟。

  賈壽洪和賈龍軒等人可是清楚沈前輩來自于仙界,他們還想要和沈前輩一起去往仙界呢!就算得知眼前的鐘安厚和孫有立的身份之后,他們也站在原地不為所動。

  賈龍軒不禁開口道:“同樣的話我也說一遍,念在你們也算是三神宮的人,我勸你們立馬退出,沈前輩不是你們這種阿貓阿狗可以招惹的,否則你們將來絕對會后悔。”請瀏覽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