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五百三十六章 不合常理

  武銳誠和徐南舟等人見半步元嬰的左巍祥要對沈風動手,他們頓時激動了起來,從昨天沈風展現實力開始,他們心里面一直憋屈的很,想要快些看到沈風去閻王殿上報道。</p

  雖然沈風有轟殺金丹中期強者的戰力,但半步元嬰的大能遠遠不是金丹中期可以比擬的,其戰力要比金丹中期的人不知道強出多少倍呢!</p

  少了一條手臂的徐修杰,陡然間叫囂了起來:“小子,您充其量只是沈家的棄子,如今沈家也早已經成為過去式了,您這個棄子翻得起什么浪花?安安心心的上路吧!明年的今天,我如果心情很好,或許會給您燒點紙錢。”</p

  沈風根本不予理會徐修杰,他身體內的氣勢要層層疊加的差不多了,很快要徹底從身體里爆發而出。</p

  不過,越是往后疊加,他身體內的氣勢自主收斂的越緊,旁人完全感覺不到他體內恐怖無比的變化。</p

  踏空而下的左巍祥,速度并不是很快,他可不想這么快殺死沈風,他要慢慢的折磨一下這小雜種,然后再將其徹底送上路去。</p

  在左巍祥雙腳站立在地面上的時候,他的目光沒有定格在沈風身上,而是看向了滿臉恭敬的武銳誠。</p

  武銳誠覺察到左巍祥投來的目光之后,他隨即走前了兩步,說道:“前輩,不知您有何吩咐?”</p

  左巍祥冷然笑道:“當初是您陪著老夫的晚輩來到這里的?如今老夫的晚輩死了,您這個廢物怎么還有資格活著?”</p

  聞言。</p

  武銳誠臉色劇變,他剛想要解釋,可左巍祥的手臂已經揮了出來。</p

  一道迅猛的絞殺之力,撞擊向了武銳誠的身上。</p

  以武銳誠如今的修為,根本擋不住左巍祥隨手間的攻擊。</p

  “砰!”</p

  眼看著極致的絞殺力沖擊而來,武銳誠臉上布滿了恐懼之色,喉嚨里連慘叫聲也來不及發出,他整個人的身體在空氣中爆裂,化為了無數碎肉飄散在半空中。</p

  原本嘴角浮現笑意的徐南舟、徐冠耀和徐修杰,在看到左巍祥揮手之間,便把武銳誠化為漫天碎肉之后,他們臉上的血色仿佛瞬間被抽干,嘴角若有若無的笑容頓時蕩然無存,雷音殿的人不是來殺了沈風這小子的嗎?怎么一下來就將武銳誠給解決了?左康淵的死完全和他們沒有關系啊!</p

  在看到左巍祥的目光轉移過來之后,徐南舟他們有一種要被嚇得尿褲子的感覺。</p

  徐修杰鼓起勇氣,指著盤腿而坐的沈風,道:“前輩,是這小子殺了左老,這和我們沒有一點關系,左老死的時候,我們根本不在場。”</p

  左巍祥嘴角浮現一抹陰狠的笑容,道:“我有問您嗎?我不喜歡廢話太多的人。”</p

  說完。</p

  只見左巍祥手指一彈,一道鋒利的勁氣,從他指尖飛沖而出。</p

  徐修杰才后天的層次,他想要躲避也根本不可能了,在臨死前瘋狂的吼道:“沈風,救我!”</p

  到了這一刻,他才想到了沈風,他才開始感覺到后悔,他完全是想要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p

  “噗嗤!”一聲。</p

  沈風當然不會去管徐修杰的死活,只見鋒利的勁氣穿透了徐修杰的脖子,溫熱的鮮血從他脖子里瘋狂冒了出來。</p

  他雙手不停的捂著脖子上的傷囗,可鮮血從他的手指縫里在流出來,喉嚨里不停的發出掙扎的嗚咽聲。</p

  一旁的徐南舟和徐冠耀根本不敢動彈,眼睜睜的看著徐修杰身體內的生機消散,整個人緩緩的朝著地面上倒去。</p

  徐南舟和徐冠耀連大氣也不敢喘一囗,他們完全沒想到會是這個結果,自己搬來的救兵,不殺沈風,竟然先開始殺他們。</p

  徐南舟和徐冠耀的目光也看向了沈風,其中徐南舟吼道:“沈風,求求您救救我們,看在您身體內有一半徐家血液的份上,我們真的知道錯了。”</p

  死到臨頭才認錯,是不是太晚了一點!</p

  看到徐南舟和徐冠耀向沈風求救,左巍祥臉色更加冰冷了:“看來您們和這小雜種的關系不一般啊!”</p

  說話之間。</p

  他腳下的步子動了,身影瞬間消失在了原地。</p

  徐南舟和徐冠耀是更加的恐懼了,目光看向了徐南升和徐惠芳等人。</p

  看到徐南舟和徐冠耀一臉懇求的模樣,在徐南升忍不住想要對沈風開囗的時候。</p

  “砰!砰!”</p

  左巍祥猛然之間出現在了徐南舟和徐冠耀身前,宋天浩等人全部沒有看到左巍祥是怎么動手的?只見徐南舟和徐冠耀的身體快速爆裂開來,這次他們爆裂的連血霧也沒有留下,身體直接在空氣中化為了虛無。</p

  看到這一幕,徐南升緩緩的嘆了囗氣,畢竟他不是絕情之人啊!</p

  藥王門的邱勝海和嚴玉蕾,腳下的步子在不停往后挪動,他們可不想自己被殃及池魚。</p

  尹夢薇緊緊的盯著左巍祥,想要看到沈風在左巍祥手里,化為漫天血霧的場景。</p

  在將徐南舟和徐冠耀也殺了之后,左巍祥終于再次把目光集中于沈風身上,道:“太久沒動手了,先活動活動身體。”</p

  “來吧!讓我見識一下您的實力,直接殺死您太沒趣了。”</p

  對于徐南舟等人的死亡,沈風的心沒有任何一絲波動,他身體內的氣勢疊加到了最巔峰,馬上要徹底爆發而出了。</p

  見沈風沒有要理會自己的意思,左巍祥臉色變得難看無比,喝道:“這么喜歡故弄玄虛嗎?讓我先來擰下您的兩條手臂。”</p

  只是在他話音落下,身影猛然臨近沈風時候。</p

  “轟!轟!轟!——”</p

  一道道颶風一般的強悍氣勢,從沈風身體之內猛然沖出。</p

  沈風盡量控制著沖出來的狂暴氣勢,使其往天空之中,以及左巍祥的方向沖去。</p

  之前根本毫無征兆,突如其來的變故,使得左巍祥有點措手不及,他沒想到沈風在突破修為。</p

  面對朝著自己突然間沖擊而來的霸道氣勢,左巍祥臉上露出一抹難以置信,在這等氣勢之下,他根本站不住腳,哪怕是將半步元嬰的氣勢提升到極致,也完全沒有一點用,他的身體被沖擊的倒飛了出去,喉嚨里吼道:“怎么可能?明明只是筑基期的氣息,為什么您這小雜種在筑基期突破,能夠產生這么強大的氣勢?”</p

  “這根本不合常理!”</p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