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五百三十五章 要不要這么坑?

  所有人全部屏住了呼吸。

  沈風身上所承受的壓迫之力,要比其余人強上數十倍、數百倍、數千倍,甚至是數萬倍。

  幸好他的肉身強度足夠強悍,要不然他非要被這壓迫之力,直接壓成肉餅不可。

  可縱使如此,渾身也痛的夠嗆。

  那一輪月亮好像就在沈風的頭頂,銀白色的月光傾瀉而下,將他整個人籠罩在了其中。

  從這輪月亮中釋放出的月光極為特殊,讓沈風全身皮膚有一種劇烈的針刺感。

  慢慢的。

  這些銀白色的月光緊緊的貼在了沈風的皮膚上,此刻,他好像是身上穿了一件銀色鎧甲。

  如同流水一般傾瀉下來的月光,在不停的滲透進沈風的皮膚里。

  他感覺身體內距離突破只差最后一小步,可就是這最后一小步,他無論如何也跨不出。

  銀白色的月光在不停滲透進他皮膚內之后,使得他全身的血液和骨頭,全部染上了一層銀白色。

  同時,他感覺皮膚之下一陣陣撕裂般的劇痛,仿佛全身皮膚都要裂開了一般。

  這些疼痛對于沈風來說,全部可以忍受下來的。

  他集中精神的運轉著帝王訣,經脈中的靈氣變得越發奔騰,如同是山洪爆發一樣,在他的經脈中一圈又一圈的沖擊。

  啪啦!啪啦!啪啦!——

  從他全身的骨骼里,不停的發出脆響聲。

  這脆響聲并不是來自于他的骨骼斷裂,而是他的骨頭在不斷的強化著。

  這一刻,他甚至可以感覺到自己骨頭內的骨髓在流動。

  那一輪巨大的月亮再次晃動了起來,隨著它的晃動,天地間的靈氣陡然攀升,在不停的變得更加濃郁。

  沈風渾身的毛細孔自主張開,天地間的靈氣朝著他的身體匯聚,通過他全身每一個毛細孔,快速的涌入了他的身體之內。

  從那輪月亮內傾瀉下來的月光變得更加耀眼,甚至將沈風的身影都掩蓋在了其中。

  處于月光之中的沈風。

  渾身骨頭顫動了起來,很快,他骨頭顫動的頻率,竟然和心臟跳動的一模一樣了。

  突然之間。

  沈風喉嚨里發出了一聲清嘯,身體內的氣息飛漲。

  正當這時。

  那一輪月亮仿若是爆裂了開來,化為無數流光,灑在了沈風身上。

  在月亮消失之后,天色在快速恢復明亮。

  然而。

  氣息雖然是在暴漲,可沈風還是沒有跨入新的層次,身體內的氣勢在一層層洶涌疊加,根據他的猜測,或許等氣勢完全疊加完畢,氣息再次暴漲的時候,他才能夠沖入到筑基十層巔峰之上。

  只是隨著身體內的氣勢在一層層的疊加,沈風感覺到了一點不對勁,如今天空中雖然恢復了萬里無云,陽光明媚的天氣,但是在天空最深處,隱隱的有一股恐怖的威能在聚集。

  這股威能還沒有釋放出來,一般人根本感覺不到,哪怕是元嬰期的強者,恐怕也覺察不出來。

  沈風的感知力可要遠遠超越元嬰期的強者了,這種恐怖的威能非常熟悉,當初在仙界突破一些往后的層次時,他經歷了不少天劫,這種恐怖的威能就是來自于天劫。

  要不要這么坑?

  他如今才筑基期的修為,怎么會迎來天劫?就算是突破到金丹期和元嬰期,也不會迎來天劫的啊!

  當初在仙界的時候,他還沒聽說過哪個人,在筑基期就迎來天劫的。

  而且他能感覺得出,天空中在聚集的天劫非常的恐怖,哪怕是以他現在的肉身強度去承受,也有一定的危險。

  他在盡量壓制身體內氣勢的疊加,他必須要想出一個應對天劫的辦法。

  在月亮消失之后。

  空氣中的壓迫之力也完全消失了,徐惠芳和武銳誠等人全部從地上站了起來。

  剛才開頭如此大的動靜,等要收尾的時候,武銳誠等人感覺沈風的氣息好像提升不上去了,他們并不知道沈風是在盡量壓制氣息的疊加。

  忽然之間。

  武銳誠看到遠處的天空之中,有一艘光彩熠熠的寶船在快速靠近,當看清楚寶船旗幟上的雷電圖案之后,他確定了這是雷音殿的強者到來了。

  武銳誠急忙提起了精神,這次雷音殿的三長老左康淵死在了這里,如果到時候雷音殿怪罪下來,他恐怕也必須要承擔一些責任,再說他知道左康淵的一位長輩乃是雷音殿的太上長老。

  隨著寶船越靠越近,所有人全部注意到了。

  站在寶船第二層甲板之上的左巍祥、李同福和賀江濟,目光看向了徐家莊園所在的方位。

  同時。

  雷音殿的一個個長老全部從船艙內走了出來。

  當雷音殿的寶船飛到徐家莊園上方,穩穩的停靠在了半空之中的時候。

  武銳誠毫不猶豫的跪了下來,沖著寶船恭敬的喊道:冰云谷谷主武銳誠,恭迎各位雷音殿的前輩。

  站在一旁的徐南舟、徐冠耀和徐修杰,也第一時間朝著寶船跪了下來,他們還是第一次看到能夠在天空中飛行的船呢!

  數千年前的大宗門,果然是底蘊無比深厚啊!

  左巍祥和李同福等人站在寶船的甲板上,居高臨下的看著地面之上,伴隨著他們兩個身體內半步元嬰的氣勢沖起。

  賀江濟等雷音殿的人,他們也紛紛將氣勢擴散了出來。

  一道道磅礴的氣勢從天空之中壓了下來,促使邱勝海等人全部臉色大變。

  是哪個小雜種殺了我左巍祥的晚輩?還不給我快快出來受死!左巍祥含著怒火的聲音回蕩在了天地之間。

  盤腿而坐的沈風嘴角浮現了一抹若有若無的笑容,看來幫他擋一擋天劫的人來了,雷音殿這艘寶船的材質也不錯,其防御能力也不會弱的。

  沈風對著徐惠芳等人,說道:媽,你們盡量往后面退開。

  聞言。

  徐惠芳等人聽從了沈風的話,腳下的步子不停連連后退著。

  左巍祥頓時被沈風的聲音給吸引,看著盤腿坐在地面上的沈風,他喝道:看來是你這小雜種了。

  能夠轟殺金丹中期的人?我倒你的戰力究竟有多強?

  轉而。

  他又對著里李同福,說道:李老頭,先讓我出手活動活動筋骨,我要讓這小子體會一下半步元嬰的戰力有多強!

  話音落下。

  左巍祥從天空之中的寶船上,一步步的踏空而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