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五百一十八章 傳說中的筑基境界

  如果武銳誠和徐南舟等人在這里的話,那么他們非得要眼珠子都瞪出來不可。

  要知道金丹期的大能,在他們眼里已經是可望而不可即的存在了。

  但,此刻左康淵第一次動氣勢攻擊后,沈風全身上下沒有受到任何影響,反而他自己跪在了地上。

  徐惠芳和宋天浩等人看到左康淵狼狽的模樣之后,他們嘴巴里終于松了一口氣,看來眼前這個金丹期的老頭子,應該不會是沈風的對手。

  左康淵雙手緊緊的按在地面上,他在雷音殿內好歹也是三長老,就算是見到宗主也不必下跪行禮。

  如今雷音殿重現世間,他第一次來到俗世界,竟然就在一個毛頭小子面前下跪了?

  這對于他來說簡直就是恥辱,假如這里的事情傳到雷音殿去,那么他還有什么臉面在宗門內待著?

  左康淵的十指彎曲之后,完全陷入了地面的石磚之內。

  剛才他的氣勢毫無保留的暴沖而出,就算是筑基五層巔峰,甚至是跨出筑基五層巔峰,馬上要突破到金丹期的強者,承受了他狂暴的氣勢之錘后,身體也會受嚴重的傷勢。

  原本在他的預估之下,沈風承受了這一招后,肯定是躺在地上一動不能動,最起碼半條命沒了,可誰知道會是這個結果?

  眼前這小子身上擁有太多的古怪了,他腦中不停的思索著。

  數秒之后,他在心里面自語著:“難道說這小子身上還擁有其他的寶物嗎?一種能夠反彈氣勢的寶物?”

  曾經在古籍上,左康淵倒的確是看到過關于這種寶物的介紹。

  這種寶物純粹的只能夠反彈氣勢,他記得那本古籍上描述了一件事情,在數千年前,一名筑基一層的修士得到了這種寶物之后,到處冒充深藏不露的高手,這種寶物只能夠反彈氣勢,對于對手的力量根本是不能反彈的。

  那本古籍上記錄的那種寶物,最多可以反彈金丹后期強者的氣勢,難道眼前這小子獲得的就是古籍上記載的那種寶物?

  心中有了這個猜測之后,左康淵隨即從地上站了起來,看著馬上要走到自己面前的沈風。

  他身體內靈氣涌出,控制著天地間的能量,臉上充滿猙獰之色。

  下一秒鐘。

  他的身影瞬間御空而起,身子飛到了半空之中。

這是金丹期修士的一個重要特征,凡是跨入金丹期之后,自身便能夠慢慢的掌控天地間的一些能量了,以此直接來讓自己  雖說筑基期的修士可以御劍飛行,但借助外物飛行,總沒有自己直接御空飛行來的靈活。

  在左康淵御空飛行的時候。

  武銳誠等人應該已經到莊園的門口,這里離莊園有一大段距離的,況且左康淵乃是金丹期修士,他們心里面非常的放心,根本不會來注意這里的動靜,眼下他們的任務是拖延時間,讓其余人慢一點進來。

  沈風抬頭看著停頓在半空之中的左康淵,身體內帝王訣微微運轉,終于有氣勢在他體內透出了。

  左康淵隨即感覺出了沈風的氣息在筑基期,只是他感覺不出沈風具體在筑基幾層?

  不過,這對于他來說并不重要,只要沈風還處于筑基期,在他看來剛剛的猜測應該差不多全部被他給說中了。

  徐惠芳和徐南升等人看到左康淵御空飛行之后,他們的眉頭再次緊緊皺了起來。

  之前,沈風只是在他們面前御劍飛行,很顯然,靠著自己的直接飛行,這要比借助外力來的強上一些,也就是說如今沈風的修為在左康淵之下了?

  徐惠芳他們只能站在原地干著急,因為以他們的實力根本幫不上任何忙。

  左康淵低頭看著地面上的沈風,神色不屑道:“小子,你果然只有筑基期,你現在學會御劍飛行了嗎?以為靠著身上的法寶,你就能夠唬住金丹期的修士,你也太天真了吧?”

  “就算你會御劍飛行,你能夠跟得上我的度嗎?竟然敢讓我跪在地上,我很快會讓你嘗到金丹期修士的真正實力。”

  “因為你的原因,今天你不僅要交出煉藥師傳承,還有你和你身邊的人,都別想要活著踏出這處莊園。”

  在左康淵極為極為得意,再一次高高在上的時候。

  沈風不耐煩的說道:“真是燥舌!”

  聞言,左康淵想要憤怒的嘲諷,身影準備朝著底下暴沖,只是他嘴巴里忽然說不出話來了。

  只見。

沈風身體內的靈氣涌了出來,曾經在仙界的時候,他在筑基九層也無法  只不過,如今他跨入了筑基十層,身體內的變化完全不是筑基九層可以比擬的。

  況且曾經還是仙帝的沈風,對天地間的能量原本就非常熟悉。

之前,他是一直沒有去嘗試  如今見左康淵這老頭子洋洋得意,他試著去嘗試了一下。

  沒過幾秒鐘。

  沈風的身影同樣是御空而起,對于早已經有御空飛行經驗的沈風來說,他完全的操控著自己的身體,將自己的度在半空之中揮到了極致。

  而左康淵在沈風御空而起的那一刻,他便呆滯的愣住了,嘴巴里不停的嘟囔道:“不可能,這怎么可能呢?明明只有筑基期的氣息,沒有人能夠在筑基期御空飛行的。”

  只是在他口中不斷嘟囔的時候。

  沈風的身影是陡然臨近,這讓左康淵根本沒有躲避的可能,他隨即回過了神來,身體內功法快運轉,狂暴的靈氣從體內蔓延而出,全身上下散出了一層金光,吼道:“小子,你休想要破開我的金丹之身。”

  “砰!”

  可當沈風一拳轟擊在左康淵肚子上的時候。

  他那所謂的金丹之身脆弱如紙,一轟就破!

  金光在他身上快潰散,他的肚子上猛然之間爆出了一團血霧,他只感覺自己的肚子上,承受了一股極致狂暴的力量,體內的五臟六腑全部受了嚴重的傷勢,身體在快的朝著地面上掉落。

  又是“砰!”的一聲。

  左康淵在身體在地面上砸出了一個淺坑,嘴巴里不停的吐出大口大口的鮮血,剛剛那一拳絕對不是筑基期的修士可以揮出來的力量。

  可沈風身上的氣息明明只有在筑基期,只是到了現在他還感覺不出沈風到底在筑基幾層?

  忽然之間。

  左康淵身體一僵,腦中想到了一個傳說。

  地球的修士全部是在筑基五層巔峰跨入金丹期的,可傳說在筑基五層之上還有六層、七層、八層……

  只是從古至今,在地球上沒有人跨入筑基五層之上的六層等等,或者說地球的修士不知道如何跨入五層之上的六層、七層、八層……

  傳說之中在筑基期提升的層次越多,將來的成就也只會越高,并且在筑基期多提升一個層次,自身的力量也會十幾倍,甚至是幾十倍的增長。

  左康淵臉色白的厲害,嘴唇哆嗦不停,顫顫巍巍的說道:“你、你跨入了傳說中的筑基境界?”

  本章節愛有聲,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