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五百一十七章 果然很牛掰啊

  一住:

  左康淵和武銳誠等人在距離沈風他們五米遠的地方停了下來。

  沒有急著去試探沈風的深淺,左康淵看了眼徐南舟等人。

  徐南舟、徐冠耀和徐修杰覺察到左康淵的目光之后,他們急忙跨前了三步,其中徐南舟開口道:“徐南升,你磕了幾個頭就想要離開?難道不應該留下陪到最后?”

  徐南舟、徐冠耀和徐修杰是被派出來拖延時間,在徐南舟說話的過程之中,左康淵一直在感覺著沈風的修為,但他從沈風身上感覺不出一絲一毫的氣勢。

  造成這種結果的只有兩種可能,第一種是沈風的修為超越了他;第二種便是沈風身上有隱藏修為的法寶。

  左康淵自然是偏向于第二種可能性,他眼眸里的神色閃動了兩下之后,身體內的氣勢在慢慢擴散出來。

  徐南升對于徐南舟的質問,他神色不變,可以說是捫心無愧,今天能夠來這里磕幾個頭,已經是他們的極限了,當初徐家的冷血無情仿佛還在眼前。

  “徐南舟,我們會在今天離開京城,以后來京城的可能性很小,所以你可以放心了,也不必一定要讓我們回歸,我們對徐家沒有任何興趣了。”徐南升說的十分灑脫。

  看似徐南舟、徐冠耀和徐修杰在注意著徐南升,其實他們的目光時不時的瞟向沈風,在偷偷觀察著,這個身體里有一半徐家血液的小子。

  尤其是徐修杰,心里面非常不爽,想不通沈風是走了什么運氣,居然可以獲得煉藥師的強大傳承?

  一想到這里他就羨慕嫉妒恨,不過,強大的煉藥師傳承絕對不是這種小子能夠擁有的,

  很快沈風這小子就會招來殺生之禍,如此想來,徐修杰心里終于好受了不少。

  看著沈風那種風淡云輕的表情,他真想要狠狠的將這家伙給踩在腳底下,他知道這一刻應該不會等太久,只要獲得了沈風身上的煉藥傳承,其余人根本不會去管這小子的死活。

  武銳誠頗為恭敬的站在了左康淵身旁,但他的目光卻在徐惠芳和沈風身上來回掃視著。

  身為冰云谷的谷主,從前武銳誠一直高高在上。

  不過,在雷音殿重現之后,他在雷音殿的左康淵等人面前,一直是卑躬屈膝的,活脫脫的像個大太監。

  心里面總有一種非常強大的落差,剛剛沈風的三顆丹藥,的確是讓他突破了一個小層次,可他受不了這種施舍般的給予,心里面有一種莫名其妙的怒火在冒出來。

  沈風不是不想他和徐惠芳有牽扯嗎?那么他如果當著沈風的面,享受徐惠芳的身體,那么沈風這個做兒子的,他會是一副什么發瘋發狂的表情?想到此處,又看著徐惠芳美麗動人的相貌,他不禁開始有了一點反應。

  而此時。

  從左康淵身體內散發出的氣勢越來越強了,站在旁邊的武銳誠臉色非常難看,金丹期強者的氣勢可不是他能夠抵御的。

  隨著,金丹初期的氣勢蔓延開來,徐南舟等人也全部臉色大變。

  左康淵聲音平淡的說道:“你們全部到外面去迎接賓客!”

  說話之間。

  從他身體內擴散出的氣勢越來越強,越來越洶涌了。

  在武銳誠和徐南舟等人的帶領之下,除了沈風他們以外,其余人全部跟著一起往莊園外面走了。

  在離開之前。

  武銳誠和徐南舟等人充滿戲虐的看著沈風他們,左康淵乃是堂堂金丹初期的大能,要對付沈風他們這些雜魚,簡直是綽綽有余的事情。

  武銳誠和徐南舟等人也知道,左康淵想要第一個獲得沈風手里的煉藥傳承,并且不想讓多余的人也聽到煉藥傳承的內容。

  在武銳誠等人全部離開之后。

  沈風讓徐惠芳和宋天浩等人往后面退開,他則是一步步的朝著左康淵走了過去。

  面對慢步走過來的沈風,左康淵笑道:“小子,我乃是金丹修士,你充其量只是一個筑基期罷了,將你獲得的煉藥傳承告訴我,我倒是可以考慮把你收入我們雷音殿。”

  他也只是隨口說說罷了,目的是想要快些騙取沈風的煉藥師傳承。

  在沈風的示意下,往后退開了不少的宋天浩和徐惠芳等人,他們感受著擴散而來的氣勢,又聽到左康淵乃是金丹期修士,他們的臉色都有點不好看。

  如今宋天浩和徐惠芳等人全部知道,先天之上是筑基,而筑基之上是金丹。

  金丹期修為的強者,絕對不是那么容易對付的,雖說宋天浩他們之前從來沒有遇見過金丹修士,但他們光靠著想象也能夠將金丹期強者的實力幻想出一二來。

  當左康淵身體內爆發出的氣勢越發狂暴之后,縱使退開了很長一段距離的徐惠芳等人,他們還是有一種要喘不過氣來的感覺,仿佛胸口的地方被壓了一塊千斤重的大石頭。

  可看到沈風腳下的步子仍舊沒有停止,也完全沒有要開口的意思,左康淵嘴角劃過一抹冷笑:“看來不讓你體會一下金丹和筑基之間的差距,你是不愿意乖乖聽話了。”

  “別以為身上有隱藏氣勢的法寶,您就能夠唬住我了,你以為我是三歲小孩嗎?”

  “這就是金丹期的氣勢,你給我好好的品嘗一下吧!”

  話音落下。

  左康淵兩只肩膀一抖,無比兇悍的氣勢,從他身體內源源不斷的爆發而出。

  他的手指微微一動。

  這些狂暴氣勢,竟然在空氣中凝聚成了一個巨大的錘子。

  一記重錘朝著沈風砸了下去。

  沈風周圍的空氣瞬間散亂的不像樣子,空間也一陣陣的扭曲了起來。

  不遠處的左康淵嘴角始終保持著笑容。

  “轟!”的一聲。

  氣勢之錘砸在了沈風身上,可他體內還是沒有氣勢透出,任由著巨錘轟砸。

  只是這個巨大的氣勢之錘,非但沒有傷到沈風,而且還猛然間反彈了出去。

  反彈之后的速度更加快了。

  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猛的從半空之中,砸在了左康淵的后背之上。

  對于這突然之間的一記重錘。

  左康淵沒有做好萬全的防備,“砰!”的一聲,后背上傳來巨大的重力,他整個人被這一記重錘直接壓迫的跪在了地面之上。

  沈風淡漠的笑道:“金丹期的氣勢,果然是很牛掰啊!我現在深有體會。”

  聞言。

  跪在地上的左康淵,臉色一陣漲紅,這句話傳入他耳朵里,顯得是那么的刺耳。

  只是想起自己的氣勢之錘,居然反彈了回來,從始至終沈風都沒有氣勢外露,他心里面是越發不平靜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