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五百一十六章 非要血流成河才滿意

感受著身體之內筑基一層中期的氣勢,武銳誠完全沉浸在了突破的喜悅之  只是想起方才沈風施舍般的丟出三顆丹藥,他心里面便有一種不舒服的感覺。

  從地上站起來之后,他控制了一下情緒,對著左康淵恭敬的說道:“左老,沈風那小子手里怎么會有如此神奇的丹藥?”

  “經過我剛剛的服用,我可以肯定這種丹藥,在筑基期的時候永遠有效,不會服用了一段時間效果就變弱,而且我感覺利用這種丹藥突破,身體內的靈氣變得更加精純了一些。”

  左康淵點頭道:“這種丹藥內沒有任何一絲雜質,你利用其突破一個小層次,體內的靈氣變得精純一些也沒什么好奇怪的。”

  “在我們雷音殿內的藏書閣里,有不少五花八門的古籍,有一本關于丹藥的古籍中,倒是提起了一種說法,凡是丹藥內沒有雜質的,全部被稱之為無瑕丹。”

  “所謂無瑕丹,就是沒有任何一絲瑕疵的完美丹藥,依我看沈風給你的這三顆丹藥,足以稱之為無瑕丹了。”

  “只是根據相關古籍上記載,在修真從地球上冒出來到如今,無瑕丹出現的次數也很少,而那個叫沈風的小子,一次卻給了你三顆無瑕丹。”

  左康淵現在有點后悔了,剛才不應該讓武銳誠服用這三顆丹藥。

  他之所以這么做,只是對自己的判斷不能百分之百的確認,必須有個人通過身體去親自試驗一下。

  不過,畢竟玄氣丹只是給筑基期修士服用的,對于金丹初期的左康淵而言,他就算拿了玄氣丹,也只會給宗門內的晚輩服用,所以他心中的后悔并不是很強烈。

  武銳誠急忙又說道:“左老,您說沈風手里為什么會有無瑕丹,而且還將無瑕丹這么輕易的送了我三顆,難道這些丹藥是他煉制的嗎?”

  左康淵眼眸中閃過了一抹貪婪,說道:“看來我們之前太低估這小子了,他獲得的不止醫術傳承這么簡單,或許醫術傳承只是其中的一部分,更加珍貴的是煉藥傳承。”

  “這次真是看走眼了,他能夠肯定你服用了三顆丹藥后,可以一舉突破到筑基一層中期,說明他將你里里外外全部看透了,修為最起碼在你之上,或者他用了某種神奇的秘法。”

  “把這小子的資料再給我看一遍。”

  之前,左康淵根本沒有在意這么一個小子,所以就算武銳誠他們收集了關于沈風的資料,他也只是隨便掃了兩眼。

  武銳誠立馬讓徐南舟他們去把沈風的資料拿了過來。

  當左康淵將沈風的資料仔仔細細的看了一遍,再三確認了沈風如今真的只有二十多歲之后,他沉默了許久。

  一個二十多歲的小子,絕對不可能跨入金丹期的。

  左康淵嘆了口氣,說道:“這小子應該是獲得了一個很強大的煉藥師傳承,促使他的修為也得到了不可思議的提升,他如今應該是在筑基期。”

  “之前的醫術傳承,對于我們這些數千年前的宗門來說,只是有一些興趣罷了,而如果說是一個強大的煉藥師傳承,絕對會讓我們這些數千年前的宗門也為之瘋狂。”

  停頓了一下之后,左康淵又說道:“今天恐怕不止我雷音殿來這里,這小子也不是我們雷音殿能夠吞得下的。”

  “總而言之,先讓我去試探試探這小子的深淺,看看他到底在什么修為?”

  話音落下。

  由徐南舟等人在前面帶路,左康淵跟著走了出去。

  而徐老爺子徐長坤靈堂的外面。

  沈風和宋天浩等人沒有進去磕頭,周圍的徐家人以冰冷且不屑的目光看著他們。

  沈風直接將這些蒼蠅的不屑給無視了。

  徐南升、徐惠芳和徐子義跪在徐老爺子的靈位前有一會時間了,或許這次離開之后,他們將和徐家再沒關系,所以打算在徐老爺子的遺體前跪的久一些,他們畢竟是在徐家內長大的。

  此時。

  宋天浩口袋里的手機響了起來,是短信提示音。

  在他拿出手機打開短信之后,他的臉色有著細微的變化,將手機放回口袋里之后。

  他來到沈風身旁,低聲說道:“沈前輩,藥王門的人馬上要到這里了。”

  “我想沈前輩知道數千年前的宗門,如今已經全部重現世間的事情了吧?這次有一個數千年前的煉藥宗門,其門內的人和藥王門一起在過來,他們好像對您的醫術有點興趣。”

  畢竟沈風之前所展現的醫術,比服用丹藥來的直接多了,而且效果也是立竿見影。

  從前宋天浩在藥王門內倒是結識了幾個朋友,其中有一個朋友和他的關系特別好,當然對方也只是藥王門的一名內門弟子,之前藥王門所做的決定,那名內門弟子根本幫不上任何忙。

  剛才就是那名內門弟子給宋天浩偷偷的信息,先是問宋天浩在不在京城,又將藥王門這次的來意說了一遍,讓宋天浩和宋家千萬不要牽連到這件事情之中。

  對于宋天浩的話,沈風只是微微點了點頭,看到徐惠芳等人終于從靈堂內走出來之后,他開口道:“外公,我們走吧!”

  看在徐南升他們的份上,沈風真不想在徐長坤葬禮的日子,在這里動手殺人。

  只是在徐南升他們剛剛點完頭,準備和沈風一起離開莊園的時候。

  只見左康淵、武銳誠和徐南舟等人在快臨近這邊。

  沈風目光一掃,便察覺到了其中左康淵在金丹初期,只是對方的氣息虛浮,充其量只是一個劣質金丹罷了,恐怕在筑基五層巔峰就跨入金丹的垃圾貨。

  心里面真的不想大開殺戒的,可好像某些人偏偏不想讓沈風如愿,難道他們非要這里血流成河才滿意嗎?

  尤其是看到武銳誠眼眸中透出冰冷的目光,甚至臉上隱隱有殺意在浮現,這些人絕對是來者不善。

  沈風對著徐惠芳說道:“媽,這個叫武銳誠的,如今修為已經突破一個小層次了,那么你和他之間,應該沒有任何牽扯了吧?”

  “可能過會,他會死在我手里,你會不高興嗎?”

  徐惠芳只是微微愣了一下,她清楚自己的兒子不會胡亂殺人,況且如果武銳誠真的靠三顆丹藥提升了一個層次,那么她也算是還了曾經的人情。

  搖了搖頭,徐惠芳說道:“小風,一切你自己做主,如果你要殺死武銳誠,那么他肯定有必死的理由,我相信我自己的兒子。”8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