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五百一十四章 兩清

  此話一出。

  徐修杰臉上的神色在微微愣了一下之后,他的眼睛驟然之間瞇了起來,一股怒火在他心里面燃燒。

  他也看了之前的醫術比賽,說實話,沈風的醫術的確讓他驚嘆,要不是他們徐家背后的勢力對沈風感興趣,剛剛他絕對不會這么客氣說話。

  不過,前不久,沈風在醫術比賽中當著鏡頭扎針,徐家背后的武道界勢力,通過銀針微顫的幅度等等,大致判斷出沈風的修為在先天之下,但有可能就在后天九層到十層左右。

  所以,徐修杰知道自己的修為可能比不上沈風,但這里是他們徐家的地盤,況且今天不僅徐家背后的勢力來了這里,還有更加強大的存在也來了。

  掌控徐家的勢力名叫冰云谷。

  徐修杰從如今冰云谷谷主的口中得知,數千年前消失的強大宗門全部重現,從今以后,整個世界將發生天翻地覆的改變。

  冰云谷和數千年前一個不弱的宗門也有點關系,如今那個宗門的一位長老就在莊園內,這就是徐修杰敢囂張的原因。

  冰云谷的谷主等人和那個宗門的長老,全部是連夜趕到京城來的,他們同樣對沈風手里的醫術傳承有點興趣,在打探到了沈風回到京城之后,他們也連夜趕來了京城。

  沈風畢竟是坐飛機前來京城的,對于一些勢力滔天的大家族,通過航空公司要查到沈風的蹤跡并不是很困難。

  原本徐修杰以為沈風不敢在徐家的地盤太過的放肆,結果卻大大的出乎了自己的預料,眼前這小子完全沒有把他放在眼里啊!可自己根本不是對手,況且一旁還有徐惠芳等人呢!現在如果他敢率先動手,那么恐怕只有是被打的份。

  在徐修杰臉色陰晴不定的時候。

  一個神色肅穆的老頭和一個眼神陰郁的中年男人,他們身上披麻戴孝的,從莊園內快步走了出來。

  老頭是徐南升的弟弟徐南舟,也就是如今徐家的家主,而中年男人乃是他的兒子徐冠耀,即將要成為徐家下一任家主的人。

  徐南舟和徐冠耀來到了徐修杰的身旁。

  見自己的爺爺和父親到來,徐修杰終于是緩緩的松了一口氣,急忙將剛剛沈風的出言不遜重復了一遍,聽得徐南舟和徐冠耀眼眸中怒火浮現。

  徐南舟的目光只是在沈風身上停留了兩秒,隨后他便看向了徐南升,說道:“你們就是這么管教這小子的?別忘了,他身體里有一半血液是我們徐家的。”

  徐冠耀接上去說道:“讓他跪著爬進去怎么了?如果他能夠早些時間來這里,憑借他的醫術也許可以讓老爺子多活幾年,他的確間接的害死了老爺子,這一點是毋庸置疑的,讓他跪著爬到老爺子的遺體前,這是給他一個贖罪的機會。”

  聽著徐家人的這些歪理,沈風嘴角的笑容越發冰冷了幾分。

  當徐冠耀注意到沈風的目光定格在自己身上的時候,不知道為什么,他忽然有一種背脊發涼的感覺,可沈風身上根本沒有散發出任何的氣勢,他也覺察不到任何一絲沈風的氣息。

  徐南升眉頭緊緊的皺了起來,喝道:“徐南舟,你別給我一副高高在上的態度,今天我來這里,只是為了磕幾個頭。”

  “小風是陪我們來的,他和你們這個徐家的確沒有任何關系,你們曾經為小風做過什么?他憑什么要跪著爬進去?他不欠你們徐家的。”

  說完。

  徐南升完全不予理會徐南舟等人,想要帶著徐惠芳他們直接走進莊園。

  徐南舟、徐冠耀和徐修杰身上氣勢隱隱的滾動了起來,在他們想要動手阻攔的時候。

  一道白色的身影,從莊園內飄然而至。

  只見來人是一名長相俊朗的中年男人,身上隱隱的散發出了筑基一層初期的氣息,他乃是如今冰云谷的谷主武銳誠。

  曾經在年輕的時候。

  武銳誠對徐惠芳癡心一片。

  只可惜徐惠芳當年只是把武銳誠當做哥哥看待。

  當初徐惠芳拒絕了和武銳誠之間的婚事,導致冰云谷對徐惠芳很有意見。

  但,當時武銳誠倒是還送給了徐惠芳一塊玉佩,一塊可以隱匿修為的古老玉佩,還在不少事情上幫了徐惠芳。

  當年要不是沈風剛剛出生被奪血的事情,可能到了如今在玉佩的隱匿下,她的真正修為和天賦也不會被認知曉。

  這些年。

  武銳誠早已經不再關心徐惠芳的事情,隔了這么多年再次見到徐惠芳,他眼眸中露出了一抹驚訝,眼前的徐惠芳竟然比當年還要漂亮,身上的魅力是更加的大了。

  想起當年徐惠芳狠心拒絕自己,他心里面便憤怒的很,感覺當初的自己太蠢了。如今他身為冰云谷的谷主,在他看來這是自己人生中最不光彩的一件事情。

  一個念頭忽然從武銳誠的腦中冒了出來,他現在倒是可以將徐惠芳納為小妾,畢竟對方現在的容貌是那么美麗動人,身上的氣質也是一流的。

  武銳誠對著徐南舟等人揮了揮手,說道:“你們退到一邊去。”

  隨后,他彬彬有禮的來到了徐惠芳面前,笑道:“惠芳,我們有多少年沒見了?我聽說了不少你的事情,當年你因為別人拒絕我,如今我想你沒有拒絕我的理由了吧?成為我的女人,我保證今后沒人敢動你一根頭發。”

  從前他在徐惠芳面前說話一直很直接,所以他仍舊想要用這種方式來和徐惠芳交流。

  徐惠芳帶著歉意,說道:“武大哥,我們是有很多年沒見了。”

  “當年你幫了我不少事情,我心里面對你真的很感激,但我從始至終只是把你當做哥哥看待。”

  聞言。

  武銳誠的臉僵了僵,他沒想到徐惠芳會拒絕的如此徹底直接,怒火徹底在他身體里蔓延了開來。

  一旁的沈風皺了皺眉頭,居然有人敢把腦筋動到自己母親身上?

  眼前這個人曾經幫助過自己的母親?

  沈風向來不喜歡欠別人的人情,他的感知力掃過了武銳誠的身體。

  當然武銳誠是一點也沒有發覺。

  沈風感覺到武銳誠身體內的氣息,距離突破到筑基一層中期,應該只差能量的積累。

  只要有能量的積累,他肯定可以快速跨入筑基一層中期。

  在沒有人注意沈風的時候,他的手里出現了三顆玄氣丹。

  有了這三顆玄氣丹,足夠讓武銳誠突破到一層中期了。

  沈風隨后將這三顆玄氣丹丟給了武銳誠,淡漠道:“服用下這三顆丹藥,可以讓你輕松突破到下一個層次,以后你和我媽之間兩清。”

  下意識接住三顆玄氣丹的武銳誠,臉色陡然一變,眼前這小子是在戲耍他這個谷主?只是當他感覺到玄氣丹內渾厚且純凈的藥力時,他整個人瞬間呆立在了原地,鼻子里的呼吸也暫時屏住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