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五百零七章 能夠阻擋得住我?

  聞言。

  格納修陰狠的冷笑道:“小子,希望你可以一直保持這樣的自信。”

  伴隨著他右手掌心內的血口不停的一張一合,從他體內散出一股濃郁無比的血氣。

  他身上的氣勢暴漲到了一種不可思議的程度。

  四周的碎石,在此等強大的氣勢影響下,全部懸浮到了半空之中。

  從格納修全身上下的毛細孔內,不停有細密的鮮血在滲透而出。

  一旦進入這種狀態。

  短時間的確是不會讓其迷失心智,可只要跨入這種狀態,在結束戰斗后,又從這種狀態中脫離出來,會留下一個月的后遺癥。

  在往后的一個月內,他將無法調動身體內的力量,暫時會變成一個徹徹底底的普通人。

  這種后遺癥是非常危險的,身為異能者聯盟的第一盟主,想要讓他死的人自然很多。

  如果在這一個月內遇到麻煩,那么他將會面臨生死危機。

  這也是剛剛他為什么沒有立馬進入這種狀態的原因,畢竟聯盟內的盟主只是畏懼他的實力,假如他真的要變成一個月的普通人,保不準其余盟主會不會動什么歪心思?

  眼下其余九位盟主全部死在了沈風手上,格納修是在逼得走投無路的情況下,他最終才咬牙選擇解開手掌上的繃帶。

  “這全部是你逼我的,我要將你打成肉醬。”

  格納修渾身的皮膚全部被一層鮮血覆蓋,如同是剛剛從血池里走出來的血人。

  他的手臂微微一動,懸浮在半空之中的碎石,以一種驚人的度向沈風攻擊而去。

  每一塊碎石之中,全部蘊含著極致的力量。

  紅色的血氣包裹著一塊塊的碎石,尖銳的破空聲,在空氣中擴散著,顯得極為刺耳。

  看似只是數塊碎石而已。

  可這等攻擊要遠遠強于,方才利亞莫等盟主用圣器施展出來的招式。

  由此可見,格納修的實力暴漲到了一個多么可怕的層次。

  這數塊碎石飛沖而來的度快到了極致,甚至連一個眨眼也沒有到,便已然出現在沈風面前。

  已經退開一大段距離的許東和宋天浩等人,縱使相隔如此之遠,他們仍然可以感覺到數塊碎石內所蘊含的強大能量。

  在他們看來哪怕是跨出先天巔峰一定距離的強者,被這碎石擊中后,恐怕身體也會頃刻間直接爆裂成血霧。

  繚繞在沈風身上的黑色戾氣在越來越厚實,他眼眸中的黑色光芒也要徹底穩定下來了。

  面對沖擊而來的數塊碎石,沈風身體里瞬間蕩漾出了靈氣漣漪,右手臂一揮。

  “砰!”的一聲。

  數塊碎石瞬間化為了粉末。

  但格納修在此之間,他并沒有停手,或許清楚靠著數塊碎石是無法解決沈風的。

  他身體內的血氣暴漲到了頂點,從他全身毛細孔內溢出越來越多的鮮血,整張被血液染紅的臉,顯得猙獰無比,喉嚨里爆出一聲嘶吼:“啊。”

  “小子,我現在就讓你看看我全部的實力。”

  “在我成為第一盟主之后,你是有史以來第一個把我逼到這種程度的人。”

  “能夠死在我全力的攻擊之下,你絕對可以感到驕傲了。”

  在說話的時候。

  格納修手里的動作始終沒有停止,兩只布滿鮮血的手掌猛然對著沈風推出。

  “血云爆!”

  從他右手掌心內的血口之中,快的溢出了濃稠的血氣。

  這些濃稠的血氣迅猛的凝聚成了一片片血云,向沈風急的飄蕩而去。

  格納修之所以沒有使用第一圣器靈武盾,那是因為靈武盾雖說也有攻擊力,但其最大的作用是防御。

  況且在他看來,解開封印之后,全力施展血云爆,足以將沈風給殺死了。

  猛然之間。

  沈風被一片片濃郁的紅色血云給籠罩在了其中。

  外面的人看不到里面的情況。

  這血云除了擁有極為恐怖的腐蝕之力以外,還能夠產生無比強大的爆炸,哪怕是越先天巔峰很多的強者,恐怕在這個血云爆之中,也會瞬間灰飛煙滅。

  “給我去死吧!”

  格納修見血云順利將沈風籠罩之后,他兩條手臂微微一抖,身上沖起了驚人的血紅色氣勢。

  “轟!”的一聲巨響。

  周圍頓時地動山搖。

  包裹住沈風的一片片血云,頃刻間全部爆炸了開來。

  好在爆炸凝聚在了沈風的位置,并沒有擴散出多么遠的距離,要不然許東等人絕對無法活命。

  可縱使如此。

  許東等人還是被爆炸的熱浪給掀翻,他們的身子被沖擊的往后倒飛了出去。

  他們眼眸里充滿了無窮無盡的擔憂,在倒飛出了十來米后,他們的身子倒在了地上。

  只見沈風所在的地方血光沖天。

  數分鐘之后。

  待到血光消散。

  許東等人毫不猶疑的沖了過去,只見沈風原先所在的地方,出現了一個坑洞,一個深不見底的坑洞。

  這坑洞里黑漆漆的一片,他們根本看不到盡頭。

  剛剛那些血云集中起來的爆炸力有多么強大?竟然爆炸出了這么一個深不見底的坑洞?沈風還能夠活著嗎?

  充滿血氣的格納修,很喜歡許東他們滿臉悲傷的模樣,他笑道:“不用著急,你們很快會去陪那小子了,我會親手殺光他這里的所有人。”

  可在格納修話音剛剛落下的時候。

  從深不見底的坑洞內,傳出了一道低沉的聲音:“你們給我退開。”

  聞言。

  許東和宋天浩等人為之一振,隨后腳下的步子連連后退。

  在他們退開的瞬間。

  “轟!”的一聲。

  從坑洞內沖出了一道巨大無比的黑色戾氣光柱,沈風踏著天血劍從坑洞內飛了出來。

  他嘴巴里緊緊的咬著牙齒,如今丹田內的黑點旋轉的越來越快,戾氣溢出來的越來越多,他連最后的一絲清醒也要迷失了。

  格納修見沈風毫無損的從坑洞之內踏劍飛了出來,他臉上的笑容徹底凝固住,眼眸里充滿了無法接受的神色:“怎么會這樣?你怎么可能擋下我的血云爆?”

  不過,格納修總算沒有手足無措,在最關鍵的時刻,他身影瞬間來到了放著第一圣器靈武盾的箱子前。

  靈武盾之前已經被他給激的差不多了。

  此刻。

  以他如今這等實力,將力量灌注進去的之后,第一圣器靈武盾隨即被他給徹底激了。

  “砰!”

  存放靈武盾的箱子爆裂了開來。

  只見靈武盾是一面長約一米的黑色盾牌。

  但,隨著能量往其中注入,靈武盾頓時在不斷變大,從其上散出了一股可怕的冰冷和強大能量波動。

  在靈武盾擋在格納修身前的時候。

  沈風也已經臨近,看似平凡的一拳朝著靈武盾轟擊了過去。

  這靈武盾是一塊全方面防御的盾牌,會根據對手的攻擊方向,不斷的自行移開,以此來保護激者。

  “轟!”的一聲。

  當沈風的拳頭轟擊在靈武盾上的時候。

  靈武盾竟然沒有碎裂,從其中傳出了一股反彈之力。

  沈風將這股反彈之力給瞬間化解了,剛剛在一拳轟擊在靈武盾上的時候,他在這個靈武盾內感覺到一個陣法。

  這陣法雖說并不強大,但被刻畫的極為巧妙,不是一般的陣法宗師可以刻畫出來的。

  就算要讓沈風將這個陣法勾畫的如此巧妙,恐怕也需要費上不少精力。

  這讓他心里充滿了疑惑,不禁又想起了之前的天元無極陣和神秘黑盒的事情,如今這個地球是越來越古怪。

  感覺到靈武盾擋下了沈風的攻擊,躲在盾牌背后的格納修,道:“你以為第一圣器是浪得虛名的嗎?我今天的確無法殺了你,但你也別想要傷到我。”

  雖說靈武盾內的陣法巧妙,但再怎么巧妙也只是一個并不強大的陣法,憑此想要阻攔住沈風,這根本是癡人說夢。

  沈風左眼中的黑色光芒快要不再閃爍,徹底變成純黑色了,他冷然說道:“就憑這小小的玩具,也妄想能夠阻擋得住我?”

  靈武盾內的陣法的確極為巧妙,可這種等級的法寶,在沈風眼里還是和玩具沒什么分別!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