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四百九十九章 這是在找死

  正如夏百康所料。

  此時。

  魚龍門的一處山巔之上。

  古恒淵負手而立,筑基一層中期的氣勢,在他身上翻滾不停。

  不愧是曾經武道界的天才,在天地間的法則改變之后,他不僅迅猛的跨入了筑基一層初期。

  居然還靠著從前的積累和領悟,勢如破竹的跨入了一層中期。

  古恒淵身后站著的五名先天宗師,正是當初和他一起去往美國的人。

  眼眸中的神色相當凝重,他自然也看了沈風的醫術比賽,喉嚨里微微嘆了口氣:“命運弄人!真是命運弄人啊!誰能夠想到數千年前的宗門,會這么快的重現世間。”

  “從今天起,我不再是魚龍門的太上長老,你們五個不必跟著我,可以繼續留在宗門內。”

  說完。

  古恒淵往山下走去,他比夏百康更加的果斷,沈前輩對他有救命之恩,他打算現在就去助沈前輩一臂之力。

  那五名先天宗師腳下的步子緊緊跟著,他們畢竟是古恒淵一手培養起來的。

  古恒淵回頭看了一眼,皺眉道:“你們這是何必呢!此番前去,有很大的可能會喪命。”

  “沈前輩的實力固然強大,可數千年前的宗門,每一個都底蘊深厚,不是我們能夠想象的。”

  五名先天宗師沒有開口說話,只是眼眸里透出了堅定的神色。

  古恒淵倒也了解這五個家伙的性格,他們一旦認定了一件事情,幾乎沒有回頭的可能。

  不禁搖了搖頭,他笑罵道:“你們五個倔驢子,隨便你們吧!到時候,去了閻王殿上不要埋怨我。”

  不再去理會這五名先天宗師,古恒淵提起了一些速度,身影不停往山底下掠去。

  這五名先天宗師嘴角露出一抹笑容,腳下的速度也跟著加快,在他們心里古恒淵是非常重要的存在。

  他們能夠跨入先天宗師的行列,全部多虧了古恒淵耐心的教導。

  古恒淵沒有去宗門內道別,更沒有去和宗門內的其余人商量,他做事向來我行我素。

  從山上掠下來之后,他和五名先天宗師便離開了魚龍門。

  在古恒淵他們離開魚龍門的時候。

  武道界三神宮之內。

  太上長老賈壽洪、宗主賈哲彥、少主賈龍軒和大長老丁旺運等人,全部在三神宮的大殿之內。

  他們要比夏百康和古恒淵更了解沈風。

  畢竟上次沈風在這里展現了恐怖的實力,并且強行推演了藍冰菡的情況,促使他們知道沈風是來自于仙界的,而且修為抵達了他們從來沒聽說過的仙帝。

  三神宮里里外外被破壞的陣法,當初也被沈風給重新布置了一遍。

  可以說在賈壽洪和賈哲彥等人心里面,沈風便是地球無人能惹的存在。

  坐在大殿最前方正中間椅子上的賈壽洪,眼眸里散發著凌厲的光芒,他身上蘊含著筑基一層初期的氣息,嘴角浮現一抹嘲弄:“數千年前的宗門全部重現又如何?難道他們能在沈前輩手里翻得起浪花來嗎?”

  “如若他們真的敢因為沈前輩的醫術而動貪念,那么我看這純粹是在找死。”

  “沈前輩不是我們地球能夠容得下的強者,他的未來注定會回到仙界。”

  賈龍軒一臉的向往,道:“爺爺,我們是不是要去為沈前輩助威?將來我一定要和沈前輩一起去往仙界。”

  賈壽洪點了點頭,說道:“雖說沈前輩不一定用得上我們,但我們去湊湊熱鬧也好。”

  “之前如果沒有沈前輩,我們三神宮早就覆滅了。”

  丁旺運恭敬的問道:“那三神宮內的長老和弟子該如何安排?”

  雖說這里有沈風布置的陣法,但陣法是需要人開啟和維持的,能夠開啟和控制陣法的人,在三神宮內也只有賈壽洪和賈哲彥有這個能力。

  賈壽洪沉思了一下之后,說道:“先將所有長老和弟子全部轉移吧!現在我們這里的確發長了巨大的變化,可這一切全部是沈前輩帶來的。”

  “我在這里只有一句話,我們必須要跟緊沈前輩的步伐,就算是為沈前輩付出生命也在所不惜。”

  “老夫我對仙界也很是好奇,我們的眼光不該局限于地球了,就算地球恢復曾經的修煉鼎盛時期又如何?我看還是根本無法和仙界做比較的。”

  賈哲彥十分贊同:“曾經我們只是想著要維持三神宮,最大的目標也只是讓三神宮擠入武道界頂尖勢力中。”

  “現在我們的目標應該要不同了,我也好想去看一看波瀾壯闊的仙界,每晚我想到這里,便激動的無法入睡,你們應該也能夠體會到這種心情吧?”

  賈龍軒緊握雙拳,道:“這是當然的,我已經迫不及待了。”

  “在和沈前輩去往仙界之前,我們先去看看這次到底有多少不怕死人?”

  在確定了抉擇之后。

  賈哲彥等人開始安排三神宮內長老和弟子轉移的事情了。

  時間匆匆。

  太陽落山。

  入夜。

  吳州機場內。

  沈風、沈安民、張雪珍、唐可心和陸揚等人走下了飛機。

  在之前。

  沈風解決了青葉宗仁和青葉井明,修為突破到筑基九層巔峰之后,他便回到別墅對沈安民他們說了要離開天海的事情,順便打電話給了陸揚等人。

  他準備先將這些人全部安排到吳州九龍山的莊園內,這次回到吳州,他要在九龍山布置一個大型陣法,這樣他就沒有后顧之憂了。

  等在九龍山布置完陣法之后。

  沈風便會去京城一趟,把徐惠芳他們也接過來。

  在從天海到吳州的飛機上,沈風一直在思索著關于天元無極陣的事情。

  畢竟這實在是太過的詭異了。

  他無論如何也想不通,在地球這種地方為什么會出現,就連仙界也失傳的天元無極陣?

  當然他心里面有了唯一的一種推測。

  在遙遠的曾經。

  有其他位面的強者來到地球,這天元無極陣的布置方式是其他位面的強者留下來的。

  這種推測,沈風無法百分之一百的肯定是正確的。

  從吳州機場走出來。

  王安雄、許東和錢胖子已經在機場外面等候著了,在來這里之前,沈風給王安雄打過一個電話。

  王安雄上次倒是和沈風見過面的。

  許東和錢胖子許久未見沈風,他們激動的是臉色漲紅一片,尤其是許東,他當初機緣巧合的成為了沈風的記名弟子,這對于他來說是這輩子最榮耀的一件事情,他清楚其實以自己的能力,根本不夠資格做沈風的記名弟子。

  王安雄和錢胖子不由得恭敬喊道:“大師。”

  而許東則是“噗通”一聲,直接跪在了沈風面前,說道:“師父,徒兒無能,沒能力在師父左右,為您分擔,為您解愁,請師父您責罰!”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