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四百九十八章 大不了一死

  由于四大神獸的虛影異象。

  最起碼要修為抵達先天的人才可以看得見,倒是沒有在全球范圍內引起太大的動亂。

  又過了片刻之后。

  望著天空的沈風,不禁自語:“看來有百分之九十的可能,這個陣法就是天元無極陣。”

  他當初在仙界看過有關天元無極陣的資料。

  只見充滿威嚴的青龍虛影、白虎虛影、朱雀虛影和玄武虛影,在遙遙天空中輕顫了起來。

  隨著身體的輕顫,它們仿佛是活了過來,開始吞吐唿吸著。

  這四大神獸虛影的一唿一吸間,這片天地的靈氣越來越濃郁。

  雖說還是無法和仙界的靈氣相比較,但比原來地球天地間的靈氣,不知道要濃郁出多少呢!

  天空中裂開的缺口,開始在慢慢的合上。

  待到整片天空的缺口完全合上的時候,四大神獸的虛影在潰散了開來,化作了更加強大的靈氣,充斥在了整個地球里。

  這一刻。

  地球的天地法則徹底被改變了,最后一個封印完全自主破開。

  與此同時。

  青玉門一處懸崖底下。

  龔冷梅在先天巔峰很多年了,甚至一只腳早已經跨出先天巔峰。

  在天地間法則改變的剎那,龔冷梅身上的氣勢一再攀升,幾乎是毫不費力的跨入了筑基一層初期。

  而站在一旁的尹夢薇,雖說她也一只腳跨出了先天巔峰,但她的修為是進入生死門內提升的,她對于先天巔峰的理解不夠透徹,身上氣勢盡管的確在攀升,可怎么也無法跨入筑基期。

  龔冷梅見狀,其干枯的手掌搭在了尹夢薇的肩膀上,道:“夢薇,凝氣靜心,我會將靈氣導入你體內,你經脈中的靈氣跟著我走。”

  尹夢薇清楚龔冷梅是想要幫自己突破到筑基期,她隨即閉上眼睛,感應著龔冷梅侵入自己體內的靈氣。

  功法運轉的時候,尹夢薇經脈中的靈氣開始跟著龔冷梅走了。

  大約半個小時之后。

  尹夢薇身上的氣勢暴漲不停,不停的吸收著天地間的靈氣,在龔冷梅的幫助之下,她最終也順利的跨入了筑基一層初期。

  在察覺到尹夢薇突破之后,龔冷梅移開了自己的手掌。

  這處懸崖底下,原本焚火谷虛幻的建筑,在不停的凝實,如今封印全部破開,應該在今天之內,焚火谷能夠徹底重現世間。

  龔冷梅望了眼懸崖之上,道:“李師姐出關了,想必她也突破到了筑基期。”

  “等焚火谷重現之后,我們要率先說出沈風的事情,這樣也算是我們立了一功,同樣能夠給焚火谷留下些印象。”

  尹夢薇點了點頭,她清楚一個全新的時代要來臨了,華夏國的武道界極有可能恢復數千年前的璀璨繁榮。

  她心里面根本沒在意沈風,在她眼里沈風只是一個獲得強大醫術的可憐蟲。

  用不了多久,恐怕這條可憐蟲就會徹底消失在人世間,當然她倒是想要親手去奪了沈風手里的醫術傳承。

  不過,這一切要等焚火谷徹底重現再說了。

  而在天地法則改變。

  龔冷梅和尹夢薇相繼突破到筑基一層初期的時候。

  整個武道界之中。

  不少一只腳跨出先天巔峰的強者,或者是那些積累足夠多的先天巔峰強者,他們全部在一瞬間跨入了筑基一層初期。

  曾經他們拼盡全力無法抵達的層次,如今卻毫不費力的全部抵達了。

  武道界星云閣之內。

  自從之前在京城和沈風分別之后,夏百康和夏慕煙直接回到了宗門內,還在等待著沈風來星云閣內住一段日子。

  他們自然也關注了這次的醫術大賽,對于沈風的實力和身份還算是了解的,所以他們要比其余人冷靜不少。

  他們同樣清楚經過這次之后,不少武道界的人會找上沈風,不過,在他們看來這完全是自尋死路。

  可在這天地變色之后。

  夏百康和夏慕煙心里面的想法改變了,此刻,夏百康同樣是突破到了筑基一層初期。

  作為星云閣的太上長老。

  夏百康自然也知道一些隱秘的,甚至如果數千年前的所有宗門重現,有一個宗門和他們星云閣也有些牽扯,算是他們星云閣的依靠吧!

  只是星云閣不像青玉門,焚火谷距離青玉門這么近。

  和星云閣有牽扯的那個宗門,距離星云閣有很長一大段距離,甚至星云閣不知道其具體的位置,夏百康沒想到曾經的傳說會這么快變成現實。

  從前他甚至以為,自己這輩子看不到傳說變成現實了。

  “爺爺,如今數千年前的宗門要重現世間,您說沈前輩面對那些曾經強大的宗門,他還能夠傲視天下嗎?”夏慕煙滿臉擔憂,因為之前的相處,她心里面對沈風總有一種揮之不去的情愫。

  夏百康突破到筑基期的喜悅很快散去了,他嘆了口氣,說道:“慕煙,世事難料啊!數千年前乃是修煉最璀璨的時代,當年的宗門全部重現世間,經過這數千年,誰知道他們發展的多么強大了?”

  “沈前輩的實力雖強大,在我們面前,沈前輩如同是大象,而我們只是弱小的螞蟻。”

  “但是,數千年前的那些宗門,你以為他們的修為只會有筑基期嗎?”

  “他們宗門之中最起碼有傳說中的金丹期大能存在了。”

  “沈前輩這次不該公開自己逆天的醫術,這等醫術,哪怕是數千年前的宗門,恐怕也會感興趣的。”

  夏慕煙沉默了半晌之后,問道:“爺爺,那接下來我們該怎么辦?”

  夏百康臉色猶豫不定,不過,漸漸的、漸漸的,他的臉色變得堅定了起來,說道:“做人不能忘恩負義。”

  “沈前輩對我們有救命之恩,如果沒有沈前輩的話,那么當初我們早已經死了。”

  “如果和我們星云閣有牽扯的那個重現世間的強大宗門,他們也對沈前輩的醫術感興趣的話,那么我們就退出星云閣吧!萬萬不能做出些恩將仇報的事情來。”

  “我想古老頭也會和我做出相同的決定來,大不了是一死,我夏百康可不是什么貪生怕死之徒。”

  夏百康口中的古老頭自然是魚龍門的古恒淵,當初在美國的時候,同樣被沈風救了性命的。

  只是夏百康看著夏慕煙的時候,喉嚨里不停嘆氣:“慕煙,只是苦了你。”

  夏慕煙緊緊的咬著嘴唇,說道:“爺爺,我也不怕死。”

  她美眸望著天空,心里面暗自嘟囔道:“再說我總感覺沈風不會這么容易敗在別人手上,或許、或許他在這數千年前的宗門之中,也能夠闖出一條自己的道路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