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四百九十三章 震撼世界的醫術

  天海某處酒店的房間里。

  青葉井明猛然從輪椅上站了起來,目光緊緊的盯著電視機里的畫面。

  他并不是雙腿不能走路,之所以會坐在輪椅上,只因為身體內傷勢嚴重,走路也會快速消耗他的體能。

  看到電視直播中,那名青年三根手指重新生長出來,他蒼老的臉上露出一抹狂喜之色,自語道:“華夏國的中醫果然神奇,看來這次我不會白走一趟了。”

  青葉宗仁安靜的站在一旁,只是他臉上的神色陰晴不定。

  與此同時。

  不僅是青葉井明和青葉宗仁,全世界各地凡是看到直播的人,他們全部被這種醫術給震懾住了,不由的想起之前在網絡上傳播的視頻,難道說那個視頻中沈風所展現的醫術也是真的嗎?

  這段日子中醫界在華夏國頹敗的很,甚至不少小診所的中醫成了過街老鼠,而那些中醫院一天也沒幾個病人光顧。

  今天如此重要的日子,幾乎整個華夏國的中醫全部在觀看直播,當他們看到沈風用針法,不可思議的讓那名青年手指再生的時候,他們忽然有一種揚眉吐氣的感覺,不由自主的全部在第一時間握緊了拳頭。

  而此時。

  沈風他們所在的醫院門口。

  那名青年右手上的大拇指、食指和中指完全恢復了,甚至可以說和原來長得一模一樣。

  站在一旁的中年男人,看到自己兒子的手指再生之后,他滿臉呆滯的站在原地,整個人像丟了魂似的。

  那名青年看著自己右手的手指,使勁的眨著眼睛,他有一種在做夢的感覺,試著活動了一下大拇指、食指和中指,發現這三根手指活動自如之后,他脖子上的喉結聳動著,喉嚨里大咽口水,沒有任何詞句能夠形容他現在的心情。

  苗博厚和邱百興等人臉上雖說也有驚訝,但更多的是一種驕傲和興奮,他們臉上的表情仿佛是在說,這才是真正的中醫。

  原田信一和斯雷寧喉嚨里如卡魚刺,現在他們終于有點明白,為什么格伯頓會大反常態的退出比賽了,難道說格伯頓早就已經見識過沈風的醫術了嗎?

  身為斯雷寧學生的依琳安,臉上充滿了不敢置信的神色,這完全和她印象之中的中醫截然不同,她根本無法將接受眼前的事實,心中想要懷疑這一切是假的。

  但,專家組的人已經檢查過那名青年的手掌了,面前眼睛所看到的一切全部是真實存在的。

  沈風沒興趣站在這里耽誤時間,他率先朝著醫院里走去,說道:“這次治療的確可以不算在比賽之中。”

  “走吧!趕緊讓比賽快些開始。”

  苗博厚等人緊緊跟在了沈風身后,專家組的人也馬上反應了過來,不約而同的跟了上去。

  原田信一和斯雷寧臉色非常不好看,他們在互相對視一眼后,最終還是往醫院內走去。

  依琳安自然是跟在了自己老師的身后,只是她此刻臉上布滿了各種復雜的神情。

  很快。

  醫院門口只剩下中年男人和他的兒子,在這對父子回過神來的時候,周圍早已經沒人了,他們甚至連一句感謝也沒來得及說。

  不斷的平靜了心情之后,他們怕現在追上去會打擾到恩公,于是,他們打算在門口等待沈風出來,再好好的感謝一番。

  至于沈風等人走進醫院之后,他們一路朝著重癥病房走去。

  普通病房里的病人根本體現不出他們的醫術來。

  只不過,在他們經過手術室的時候,正好有人被推了出來,從里面還傳出了凄慘的哭聲。

  一名三十來歲的靚麗女人,不斷的在被推出來的一個病人身旁哭泣。

  在這名靚麗的女人看到沈風之后,她的哭聲停止了一下,不由分說的朝著沈風沖了過去。

  猛然間拉住了沈風的手臂,可能是拉的太用力,她直接將沈風的手臂按在了自己胸口處的飽滿之上。

  可這名靚麗女人完全沒有在意,她抽泣著說道:“求你救救我爸爸,求你一定要救救我爸爸,我可以答應你任何的要求。”

  這名靚麗女人剛剛趕來醫院的時候,正好沈風在外面治療青年的手指,所以她也看到了不可思議的一幕,只是因為心里面著急,她沒有在門口停留太久,先一步跑進了醫院里面。

  沈風看向了被推出來的病人,約莫是一個六十來歲的老頭。

  替這個老頭做手術的醫生,自然是看得清楚形勢的,眼下有這么多醫術界的權威在此,他立馬將老頭的情況說了一遍。

  原來這個老頭剛剛出了一場車禍。

  這場車禍導致他胸口骨頭碎裂了不少,心臟也有破裂的趨勢,甚至肺、肝和腎等都受到了壓迫,其實在送到醫院的時候就已經死了,醫院是出于這個老頭的身份,才做了這么一次幾乎沒有用的搶救。

  那名醫生介紹老頭情況的聲音和畫面,全部通過直播,在全國的電視上播放了出來。

  根據這名醫生的介紹,眼下這個老頭已經是死透了,完全沒有任何治療的意義。

  原田信一和斯雷寧看著那名靚麗女人,不停的在求著沈風出手治療,他們嘴角浮現了一絲笑容,只是在一旁沒有說話。

  依琳安始終無法從小時候的陰影里走出來,她胸口上下起伏著,嬌喝道:“如果你能夠治療好這個病人,那么我看今天的比賽就不必比下去了,你可以是當之無愧的醫術第一,只是你有這個本領嗎?”

  對于依琳安的話,原田信一和斯雷寧沒有喝斥,他們算是默然了。

  苗博厚和邱百興等人還沒有將四百種針法完全參透,之前他們是正好記得其中有一種針法叫做生骨生肉針。

  “沈前輩,他是我們天海曾經排行第三的領導,倒是為我們天海做了不少有用的事情,為人也算是正直。”苗博厚在一旁低聲說道。

  沈風感受著手臂上傳來的彈性,他掙脫了靚麗女人的手臂,手里拿著銀針盒朝已經死去的老頭兒走了過去。

  剛剛在手術醫生說出這個老頭的情況時,專家組的人和原田信一他們,已經是抽時間檢查了一下老頭的身體,確定了老頭是真正的死亡。

  沒有理會旁人的目光。

  沈風也沒興趣在這里浪費時間,如果可以提前結束這場比賽也好。

  他快速的解開了老頭身上的衣服,依次將七根銀針全部扎在了老頭的身體之上。

  七根銀針排列的方式十分古怪。

  在這七根銀針同時微顫的時候。

  “唰!唰!唰!唰!唰!唰!唰!”

  紅、橙、黃、綠、青、藍、紫,這七種顏色的光芒,依次在老頭身體上方勾勒出一道拱形,立馬形成了一道絢麗無比的七色彩虹。

  這乃是七彩針法。

  每種顏色代表了人體內的不同機能,這種針法不僅可以治療普通人,甚至已經可以治療一些后天層次和先天層次的修煉者了。

  而且這種針法必須要后天七層之上的人才能夠施展,每次注入銀針內的靈氣,最起碼需要后天八層的能量。

  既然是想要重振中醫,那么干脆讓中醫變得更加神話吧。

  這種七彩針法,沈風并沒有寫下來,苗博厚他們能夠運用好那四百種針法,已經是足夠讓中醫耀眼無比的了。

  隨著七色彩虹的出現。

  死去老頭體內骨頭和心臟等各種器官在快速恢復,甚至他身上開過刀的傷口也在愈合。

  這一刻。

  在場的所有人全部屏住了呼吸。

  大約數分鐘之后。

  當死去的老頭睜開眼睛的時候,所有人嘴巴里不斷倒吸著冷氣。

  要知道這個老頭還并不是普通的死亡,他的五臟六腑全部破裂了,身上的骨頭又斷了這么多,一般情況下根本不可能救活的。

  只是在這個老頭睜開眼睛之后,他竟然自主的爬了起來,像個沒事人一樣站在地面上。

  這一瞬間。

  所有人全部說不出話來了。

  沈風所展現出的醫術,必定將震撼全世界!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