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四百九十二章 中醫崛起

  強烈推薦:

  沈風他們乘坐大巴車順利來到了比賽的醫院。

  在醫院門口已經有不少媒體在等著了。

  作為在當初國際醫術比賽中,獲得第二名的原田信一和第三名的斯雷寧,比沈風他們先到了一會。

  島國的原田信一整個人魂不守舍。

  昨晚他雖然沒有在青葉宗仁口中得到什么有用的消息,但他一直等到了凌晨也不見青葉友美走出來,他知道肯定是青葉友美出事了。

  他算是青葉家族培養出來的人,所以對青葉家族還是非常了解的。

  今天一早,他又接到了青葉宗仁的電話,得知青葉家族的族老青葉井明來到天海之后,他越發覺得這件事情不一般。

  同樣這次青葉宗仁還是沒有在電話里透露任何有用的消息,只是讓他按照正常的水準來參加這次的醫術大賽。

  原田信一的目光時不時的瞟向沈風,眼眸之中隱隱的閃過忌憚之色。

  俄國的斯雷寧臉色也陰晴不定,畢竟之前格伯頓無緣無故道歉,現如今整個人了無音訊,要不是看在三十億的賭注份上,他根本不會參加這次的醫術比賽。

  在斯雷寧身旁站著一個地地道道的俄國美女,身上該凸的地方凸,該凹的地方凹,有一種野性的美,她是斯雷寧的學生依琳安。

  依琳安看向沈風的目光充滿了攻擊性,她小時候和自己的父親來華夏國旅游。

  那時候,她的父親突發疾病,正好就近有一家中醫診所。

  先在那家中醫診所進行了搶救,等待著醫院里的救護車趕來,可當醫院里的救護車抵達的時候,她的父親已經死亡了。

  她一直偏執的認為中醫是這個世界上最沒用的醫術,如果當初中醫可以替自己的父親多維持一會性命,只要救護車一到,送到醫院里去,她父親接受急救后,活下去的可能非常大。

  依琳安當然也看過網上關于沈風施展鳳舞七針的視頻,她完全認為這個視頻是作假的。

  原田信一和斯雷寧都沒有和沈風等人打招唿。

  國內和國外所組成的專家組也到場了,在所有人準備先走進醫院的時候。

  正好有一輛車子急匆匆的停在了門口。

  一名神色慌張的中年男人,扶著一個二十多歲的青年走下了車子。

  只見這個青年右手被布包裹著,整塊布全部被鮮血給染紅了。

  中年男人在看到醫院門口的人之后,他的目光定格在了原田信一和斯雷寧的身上,他之前也關注過這次的醫術大賽。

  他是一家小機械廠的老板,這個右手被布包著的青年是他的兒子。

  他的兒子剛剛從學校畢業沒多久,原本他是讓自己的兒子到廠里去學習學習。

  誰知道今天他兒子擅自開啟加工的機器,右手被卷進了機器里。

  要不是被人及時關掉機器,恐怕這個青年的整條手臂都會沒有。

  可縱使如此,這個青年的大拇指、食指和中指全部卷掉了。

  被卷下來的大拇指、食指和中指,在機器的運轉之下,早已經變成爛肉,根本沒辦法接回去了。

  中年男人現在是救子心切,看到兒子滿臉疼痛的模樣,想到以后自己兒子的右手要少三根手指,他是越發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直接沖到了斯雷寧等人的面前,不斷的鞠躬說道:“各位神醫,求求你們幫我兒子看看手掌,無論多少醫藥費,我都會支付的。”

  依琳安忍不住問了一下情況。

  中年男人自然是一五一十的回答。

  在得知中年男人的兒子被卷掉了三根手指,而且卷下來的手指變成了爛肉,連接上去的可能也沒有。

  不僅是斯雷寧和原田信一沉默了,就連在場其余醫生也沒有吭聲,畢竟現場的一切全部被直播呢!

  面對這個青年的傷勢,他們能有什么辦法?難道讓他馬上重新長出手指來嗎?最多是給他止止血,處理一下傷口罷了。

  斯雷寧看著專家組的人,說道:“我們只是醫生,不是神仙,這種傷勢讓這家醫院里的醫生處理就可以了,不需要太高的醫術。”

  專家組的人也紛紛點頭同意。

  由于斯雷寧說的是華夏語,中年男人聽到之后,他一臉的絕望。

  剛才他是太著急了,如今稍微冷靜下來,他也知道自己兒子的三根手指不可能恢復了。

  倒是依琳安對著斯雷寧,說道:“老師,您說的可未必對。”

  轉而,她看向了沈風,繼續道:“這位華夏國的中醫,他之前在網上的一段視頻里,不是展現出了一種非常神奇的針法嗎?說不定他有辦法治療斷指呢!”

  斯雷寧清楚自己這個學生的心思,他順水推舟,道:“不好意思,是我沒有考慮周到,差點忘了你們華夏國的中醫非常玄妙的。”

  他對著沈風做出了一個“請”的姿勢:“我應該稱唿你沈醫生吧?你不用客氣,可以盡管動手治療,這一個病人不算在比賽之中。”

  在他看來沈風根本做不了什么!除了幫病人處理傷口止一止血,還能做什么?

  一旁的原田信一也開口道:“我也沒意見,這個病人可以不算在比賽之中,想要動手治療,直接動手便是。”

  依琳安一臉嘲弄的看著沈風,她是恨透了華夏國的中醫。

  這段畫面被直播出去之后,觀看直播的人頓時不停搖頭,三根手指沒了,還能夠怎么治療?這根本是存心為難人。

  一時間不少坐在電視機前的華夏國人,他們全部憤憤不平了起來,雖然他們不相信中醫,但他們身體內流著華夏國的血液。

  就連觀看直播的武道界之人和青葉家族的青葉井明等人,同樣是不禁搖了搖頭,在他們看來沈風肯定會拒絕出手治療的。

  單純只是幫病人處理一下傷口和止一止血,根本體現不出太強的醫術,只會在開始就給人弱上一籌的感覺。

  而苗博厚等人站在一旁沉默不語,他們記得在沈前輩寫的那么多針法之中。

  有一種針法叫做生骨生肉針。

  根據沈前輩給他們的解釋,這種針法可以讓普通人截斷的骨頭和血肉重新生長出來。

  只是他們不清楚這種針法的效果會抵達什么程度?將目光聚焦在了沈風身上。

  沈風隨意的聳了聳肩膀,對著苗博厚,說道:“把銀針給我。”

  幫沈風拿著銀針的苗博厚,隨即將自己手里的一盒銀針遞給了沈風。

  “將你手上的布給拿走。”沈風對著那名青年說道。

  他的聲音中夾雜著一絲氣勢,促使那名青年腦中一陣迷煳,乖乖的將右手上的布給取走了。

  一旁的中年男人想要阻止,他并不相信什么中醫,只可惜沈風已經捏起銀針扎了下去。

  足足五根銀針,全部扎在了那名青年的手背上。

  在五根銀針扎下的瞬間,那名青年的手背上不斷的冒出汗珠來。

  隨著這些汗珠蒸發成水霧,彌漫在他的手掌周圍。

  扎在手背上的五根銀針開始自主微顫了起來,伴隨著五根銀針的自主微顫,那名青年感覺自己的斷指處非常的癢。

  只見從他右手掌沒了大拇指、食指和中指的地方,在慢慢的重新冒出手指來。

  看到這一幕的專家組人員,震驚的同時,全部沖到了那名青年面前,拿起了他的右手手掌,仔細的辨別之后,發現這根本不是什么魔術或者障眼法,這個青年剛剛應該真的是沒了三根手指,此刻,手指竟然在他的斷指處一點一點的長出來。

  “這、這怎么可能?竟然真的能夠讓手指再生?”

  “這是什么神奇的醫術?這個世界上怎么會有這樣的醫術?這簡直可以稱之為仙術了。”

  國內和國外所組成的專家組的人不停的自語著。

  他們所說的話和眼前這詭異的一幕,全部被直播到了全國各地。

  讓手指再生?

  這注定了是亮瞎人眼睛的一幕。

  今天注定了是中醫崛起的日子。(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