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四百六十九章 已經不是陸家人了

  挽著趙豪彬手臂的李巧云,俏臉上浮現了驚駭之色,她清楚趙炳仁和趙樂生他們的身份。

  明明剛剛在海云酒店門口還好好的,為什么趙炳仁他們會突然之間發怒?

  李巧云想不通眼前的事情。

  趙玉芳和陸茂程等人是更加想不通了,倒是陸揚和陸薇眼眸里閃爍著光芒,剛剛沈風是從海云酒店的方向而來,由此看來趙炳仁他們極有可能是知道沈風的手段了。

  趙玉芳、董謙達和趙豪彬是被打懵了,臉上充滿了委屈和不解,趙炳仁等人為什么要這樣對他們?

  大伯,我們做錯了什么?只是幾個陸家人罷了,對我們趙家根本沒有任何影響。趙玉芳不甘心的解釋道。

  然而。

  這句話一說出口,趙炳仁再次狠狠的扇出了一巴掌,恨不得將趙玉芳的嘴巴給打爛。

  這個該死的女人,難道想要把他們趙家往絕路上逼嗎?

  心里面是一陣驚慌和恐懼,趙炳仁身體里怒氣沖天,可當他轉過身看向沈風的時候,臉上隨即轉變成了討好的笑容,如同一個老太監小跑了過來,極度恭敬的說道:沈仙師,我罪該萬死啊!

  趙家竟然出了這樣的敗類,不管是將他們逐出津州,還是讓他們直接消失,您只要一句話,我們全部聽您的。

  那些津州商業圈的大佬們也紛紛開口了,好不容易才在剛剛的宴會廳里活下來,他們可不想被殃及池魚,痛恨的想要將趙玉芳他們給剝皮抽筋。

  沈仙師,這樣的小事情,我愿意為您效勞,只是處理幾個垃圾罷了。

  沈仙師,您盡管開口,為您效力是我的榮幸。

  這些津州商業圈的大佬們爭搶著討好沈風,這讓趙玉芳和陸茂程等人是目瞪口呆。

  要知道這些人有哪個不是心高氣傲之輩,如今竟然放下身段討好一個毛頭小子?竟然還把這個毛頭小子稱呼為仙師?

  現在陸揚和陸薇是可以確定,趙炳仁他們肯定知道了沈風的手段。

  這樣也好,不用沈風在這里大開殺戒了。

  趙玉芳感受著臉頰上的火辣,蠕動著嘴唇,想要垂死掙扎:大伯,你們是不是被他給糊弄了?這個世界上沒有什么仙師存在,這些都只是江湖騙子。

  之前關于霍良福的事情,趙玉芳這些旁系之人根本沒資格知道的。

  董謙達和趙豪彬急忙點頭迎合,其中董謙達想要開口說話的時候,他的眼睛瞬間瞪大,臉上布滿了驚恐之色。

  在馬路上,因為有一輛電瓶車亂穿馬路,一輛載有貨物的大型卡車,為了閃避電瓶車,一打方向盤之后,頓時朝著他們這里橫沖直撞了過來,要是被這輛大卡車撞擊到,他們完全沒有活命的可能,眼看著已經來不及躲避了。

  陸茂程和陸茂延等人也紛紛臉色劇變。

  沈風忽然手臂一揮。

  那輛猛然沖過來的大卡車,忽然之間穩穩的停在了原地。

  卡車上驚魂未定的司機,在走下車子之后,他也是一臉的茫然,嘴巴里嘟囔道:這是怎么回事?剛剛明明已經剎不住車了,怎么會突然停了下來?

  由于卡車司機距離沈風他們并不遠,他的聲音董謙達等人全部聽到了。

  剛剛他們親眼看到沈風隨意揮出手臂的,隨后這輛失控的大卡車就詭異的停穩了下來。

  現在誰要是告訴他們這件事情和沈風無關,他們也鐵定不會相信了。

  趙玉芳、董謙達、趙豪彬和陸茂程等人額頭上冒出了豆粒大小的汗珠,此刻終于明白為什么趙炳仁他們稱呼沈風為仙師了,為什么會對沈風那么畢恭畢敬,如同是老鼠見了貓一樣!

  揮手之間。

  讓一輛失控的大卡車穩穩的停了下來,這在他們這些普通人眼里,簡直是如同神仙一般了。

  趙炳仁和趙樂生他們穩了穩心神,剛才看到大卡車沖擊過來,他們同樣是心驚肉跳的。

  想起方才趙玉芳還敢質疑沈風是騙子,他們是更加的怒火中燒了,非得要沈風遷怒于他們,趙玉芳等人才滿意嗎?

  一時間。

  在趙炳仁這老頭的暴起之下,趙樂生和一眾津州商業圈大佬們,親自動手撲向了趙玉芳一家人,對他們是瘋狂的拳打腳踢,摟著趙豪彬手臂的李巧云自然也逃不過了。

  陸茂程和陸茂延等人看到這一幕之后,他們喉嚨里瘋狂的吞咽著口水,心里面想不通,為什么當年一個窮小子會擁有這等神仙般的手段?

  到了這一刻,他們終于知道陸揚剛剛說要讓陸家崛起的自信來自于哪里了!

  趙炳仁他們對沈風如此尊敬,眼下這些人可是代表了津州半個商業圈,如果他們愿意鼎力相助的話,那么陸家恐怕會非常快速的恢復當年的光芒。

  趙炳仁他們現在可沒有空去管差點撞死他們的大卡車司機了。

  沈風隨口說道:你們先停下來吧!

  聞言。

  趙炳仁他們第一時間停手了,一個個低頭彎腰的站在沈風身前,如同是聆聽教誨的學生。

  倒在地面上的趙玉芳、董謙達、趙豪彬和李巧云,全部被打得像豬頭一樣,喉嚨里不停的傳出痛呼聲。

  沈風看向陸揚,問道:老二,現在你可以說一說到底是什么事請了嗎?

  陸揚猶豫著不開口,倒是陸薇將整件事情簡略說了一遍。

  聽到趙豪彬不僅要強上陸揚的女朋友,如今居然還敢倒打一耙,讓陸揚跪地道歉,

  這使得趙炳仁等人嚇得臉色蒼白,陸揚應該是沈風的朋友,他們真怕沈風直接把他們送去見閻王爺。

  趙樂生一把抓著趙豪彬的后衣領,直接將他拖到了陸揚的身前,吼道:你個不長眼睛的廢物,你夠資格讓陸先生下跪嗎?自己做錯了事情還敢如此猖狂。

  如果陸先生不原諒你這個廢物,我看你直接可以到閻王殿上去報道了。

  說話之間。

  趙樂生狠狠的踩在了趙豪彬的膝蓋之上,并且腳掌用力的不停碾壓著。

  一道痛苦的慘叫聲,頓時從趙豪彬的喉嚨里傳了出來。

  沈風對著陸揚說道:老二,這里的事情你想要怎么處理?

  看著被趙樂生踩住膝蓋的趙豪彬,陸揚通過這件事情算是看清楚了李巧云,也讓自己真正擺脫了陸家。

  這或許可以讓他更加堅定的和沈風一起踏上一條不同的道路。

  陸揚深吸了口一氣,說道:讓他們在聚海樓門口跪到明天。

  趙樂生移開了踩著趙豪彬膝蓋的腳掌,猛的踢在了他的身子上,對著趙玉芳和董謙達,吼道:你們沒聽到陸先生的話嗎?這是陸先生寬宏大量,你們還不給我乖乖跪著?等明天再給我滾出津州,同樣我會凍結你們名下的所有資產,你們休想要帶走分文。

  陸茂程和陸茂延等人看著趙玉芳他們爬起身之后,滿臉懊悔的跪在聚海樓門口,他們看向陸揚的時候欲言又止的。

  最終還是王慧麗開口了:小揚……

  陸揚淡然一笑,打斷道:媽,我已經不是陸家人了。

  你和爸選擇了自己想要的生活,現在我也想要選擇自己的生活方式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