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四百六十五章 賠禮道歉

  壓制著體內狂涌的戾氣。

  沈風最終還是沒有選擇對趙炳仁他們動手。

  肩膀微微一抖,靈氣從身體里迸發,沾染在他身上的鮮血在快速被蒸發干凈。

  感受著體內存留的洶涌能量,他再度盤腿坐在了地面上,身體內運轉帝王訣融合的同時,慢慢的將眼睛閉上了。

  趙炳仁和趙樂生等人看到沈風就地而坐后,他們猛然從嘴巴里呼出了一口氣,提著的心稍微緩了一下。

  趙樂生緊緊的攥著手機,剛才在怒吼了一通之后,他早已經將電話給掛斷。

  有他這番話之后,海云酒店的老板絕對不敢胡來。

  空氣中濃稠的血腥味刺激著趙樂生他們的嗅覺,腦中回想著剛剛武天宗的人身體依次爆裂,他們臉上蒼白的沒有一絲血色,嘴巴里的牙齒在不停的打顫,不少人趴在地上嘔吐了起來,可沒有人敢在這個時候逃離宴會廳。

  趙炳仁的心臟像是被匕首不斷的刺著,渾濁的眼睛里充滿了無窮無盡的悔恨。

  當初在飛機上,沈風治療好了他的孫女,這算是讓他和沈風沾上一點關系了。

  如果他沒有將三花果所在地方告訴霍良福,如果這次他真心實意的去招待沈風,那么恐怕不會是如今這個結果了。

  霍良福是趙樂生找回來的,趙炳仁瞪著眼看著自己這個兒子。

  感受到趙炳仁的目光之后,趙樂生如今還敢說什么?他嚇得大便都拉在褲子里了,他要比趙炳仁更加后悔好幾十倍,甚至是好幾百倍。

  這些人全部待在原地不敢動彈一下,生怕給自己惹來殺生之禍,只是目光時不時小心翼翼的看向沈風的方向。

  盤腿坐在地面上,閉著眼睛的沈風,兩條眉毛緊緊的擰著,他發現自己的丹田內莫名其妙的多出了一個黑點。

  從他體內暴增的戾氣,全部是來自于這個黑點之中。

  仔細的去感應了一下,從這個小小的黑點中,感覺不到什么特殊的。

  帝王訣是沈風曾經融合各種功法自創出來的,當初在仙界的時候,他自然不可能從一開始就修煉徹底完善的帝王訣。

  這次回到地球,一身修為散了之后,他倒是有機會從后天修為開始,便修煉徹底完善之后的帝王訣。

  難道說這個黑點是帝王訣所帶來的?

  之前光光吸收別人的修為,并沒如此冒出戾氣的,在開始抽取別人血肉和骨骼等之中的能量,使別人的身體爆裂后,他身體內才有戾氣涌出來。

  而且剛才抽取別人血肉和骨骼等之中能量,讓沈風有一種瘋狂的無法停止的念頭。

  沈風暫時用靈氣將丹田內的黑點給封印住了。

  果然,在黑點封印的瞬間,他身上的戾氣開始逐漸的散去了。

  先不去管丹田內黑點的事情了,沈風打算先融合體內的能量再說。

  而此時。

  在海云酒店老板的控制下,宴會廳里產生巨大動靜的事情還沒有擴散出去。

  因為有了趙樂生的威脅,所以他將客人也全部暫時集中了起來,并且不讓他們往外通訊。

  在海云酒店對面,同樣有一家檔次不低的酒樓。

  聚海樓在津州是一家百年老店,里面的廚子非常有水平。

  不過,自從仙味液上市之后,全國各大酒樓都不得不搶著引進這種調味料,其中也包括聚海樓。

  在聚海樓的門口站著四男兩女。

  其中一個和沈風差不多年紀的青年,不就是老二陸揚嘛!

  沈風自然知道陸揚的家族是在津州,只是他這次急匆匆來津州獲得三花果,并沒有第一時間去聯系陸揚。

  站在陸揚身旁的一個如同鄰家小妹妹的女生,是當初在天海和沈風見過的陸薇,也就是陸揚的親妹妹。

  當初要不是陸薇突然到來,沈風也不會知道曾經陸揚他們因為他的事情,跪在了秦家別別墅門口一夜。

  另外三個長相有點相似的中年男人,里面最年長的是他的大伯陸茂程、頭發有點稀疏的是他的二伯陸茂延,最后一個斯斯文文的是他父親陸茂新。

  至于另外一個打扮得體的中年女人,是陸揚的親生母親王慧麗。

  在前不久。

  陸揚對一個出生于普通家庭的白領一見鐘情,自從在當初見識到沈風的能力后,他不想繼續按照家族安排的走了。

  他對那個女人展開了猛烈的追求攻勢,就在前幾天,那個女人剛剛答應做他的女朋友。

  可前天晚上。

  陸揚接到了自己女朋友李巧云的求救電話,當他趕到相關酒店的房間時。

  直接踹門而入。

  將一個試圖強上了李巧云的青年打了一頓,之后便帶著李巧云離開了。

  事后。

  陸揚才知道被他打的青年,是津州趙家旁系趙玉芳的兒子。

  趙玉芳的老公是入贅趙家的,這些年在趙家表現出了很強大的能力,在趙家也有了一定的地位。

  而如今的陸家,在津州是越來越落寞,甚至要連大家族也算不上了。

  從前天晚上開始,陸家的各個產業遭受到了阻擊,如果再這樣下去的話,那么不出十天,他們陸家會徹底破產。

  在這種情況之下。

  陸家現任家主陸茂程約了趙玉芳一家,今天在聚海樓這里見面,陸家人準備讓陸揚親自賠禮道歉,希望可以取得趙玉芳他們一家的原諒。

  約定的時間早已經到了。

  可趙玉芳一家還是遲遲沒有出現。

  陸家人看了眼對面的海云酒店,他們也聽說了趙老在今天舉辦了一個宴會,就在對面的海云酒店舉行。

  不過,趙玉芳一家也是沒資格參加今天的宴會。

  陸薇拉了拉陸揚的衣袖,用只有他們兩個能夠聽到的聲音,說道:“你怎么不聯系沈風?以他的手段要解決眼前的麻煩,應該很簡單的。”

  想起當初天海秦家人的下場,陸薇便一陣心驚肉跳。

  陸揚也壓低聲音說道:“讓老四來處理這種事情,這等于是殺雞用牛刀,現在還沒有到那一步,我自己能夠處理。”

  其實他今天不想來這里道歉的,要不是他的父母以死相逼,他根本不會低頭的。

  他的父親陸茂新是個沒主見的男人,在陸家之內的地位并不高,而他的母親王慧麗過慣了錦衣玉食的生活,自然不希望看到陸家破產。

  于是乎。

  在他大伯陸茂程和二伯陸茂延的提議下,陸茂新和王慧麗很快就同意了讓陸揚來親自賠禮道歉。

  本章節愛有聲,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