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四百六十四章 狂暴抽取戾氣陡增

  看到被如此極致的火焰包裹在其中,沈風的肉身上沒有受一絲一毫的傷勢。

  看到從沈風掌心里竄出來的一簇小火苗,頃刻間把靈火陣所釋放出的強悍火焰給吞噬。

  看到于志磊被吸收完修為,然后又被抽干血液和骨骼等之中的能量,最后身子直接在空氣中化為血霧。

  于百蒼和段衡嚴等人的眼眸之中露出了不敢置信,整張臉僵硬的仿若是無法動彈的壁畫,這不是他們預想的結果。

  為什么會這樣?

  可以說靈火陣乃是他們武天宗的底牌。

  如今底牌盡出,可沈風卻安然無恙,一種無法言喻的絕望,在他們身體里蔓延著。

  眼前的這家伙到底是什么人?他們沒聽說過武道界有這么一個人物!

  那些武天宗的弟子,在看到于志磊化為血霧之后,他們立馬被嚇破了膽,想要隨即轉身逃跑,可如今靈火陣的效果消失,他們紛紛身體一軟,整個人癱倒在了地上。

  沈風在將于志磊吸收的身體爆裂成血霧之后,他的身影沒有停頓一下,猛的出現在了霍良福面前。

  方才還罵的特別痛快的霍良福,此時,他有一種被嚇尿了的感覺,褲子里一陣的潮濕,雖說他清楚不管怎么樣,他最后都會被武天宗處死的,但這種死的連骨頭渣子都不剩的方式,他真的無法接受,不想被沈風把血肉和骨骼等之中的能量也徹底抽干。

  逃走是根本不可能的了,想要對著沈風跪地求饒,到了這個時候,他完全忘了自己剛剛的得意。

  “噗嗤!”一聲。

  只可惜,沈風的手掌直接穿透進了霍良福的肚子,身體之內帝王訣快速運轉,以此來吸收著霍良福血肉和骨骼等之中的能量。

  “求、求、求你、你……”霍良福連一句完整的話也沒有吞吞吐吐的說完。

  伴隨著這些能量被快速抽走,他馬上感覺到全身有一種生不如死的痛苦,這種難受超越了所有折磨。

  好在。

  沈風抽干他血肉和骨骼等之中的能量,幾乎只用了幾秒鐘。

  待到一切能量全部被抽干,“砰!”的一聲,霍良福的身體也爆裂成了血霧。

  沈風沒有躲開的意思,任由著血霧沾染在自己身上。

  他的身影不斷在數百名武天宗的弟子之間穿梭著,先是吸走他們全部的修為,再抽干他們血肉和骨骼等之中的所有能量。

  “啊!啊!啊!啊!——”

  “求你饒我一命!求你饒我一命!——”

  各種痛苦的叫喊聲和求饒聲在宴會廳里回蕩著。

  “砰!砰!砰!砰!砰!——”

  可沈風直接無視了這一切,冷漠的看著一個個武天宗弟子的身體,在自己的手掌之下爆了。

  正所謂積少成多。

  雖然這些武天宗弟子修為不強,但隨著不斷的吸收,再說還抽干了他們血肉和骨骼等之中的能量,沈風清楚的感覺到存留在自己體內的能量是越來越多了。

  于百蒼、段衡嚴和于玄江看到這一幕之后,他們的神色猙獰到了極點,但他們身體內根本連一絲靈氣也提不起來。

  “停手,我讓你馬上停手!”于百蒼瘋狂的吼道。

  見沈風沒有停止的意思,他語氣一軟:“這次我們武天宗認栽了,我于百蒼發誓,今后絕對不會有報仇的念頭。”

  “砰”

  沈風又剛剛讓一名武天宗弟子的身體爆裂,看了眼哀求的于百蒼,他完全沒有心軟。

  假如他沒有這么強的修為,于百蒼等人會放過他嗎?

  剛才的靈火陣是這些武天宗的弟子一起施展的,這些人是想要將他焚燒成灰燼,他哪里有留手的可能?

  “報仇?你有報仇的資本嗎?”在血霧之中不斷行走,隨著不停的抽取,使得武天宗弟子的身體爆裂,沈風身體內的戾氣也在瘋狂增長。

  自從開始瘋狂的吸收別人的修為,抽取別人血肉和骨骼等之中的能量后,他竟然有一點停不下來的趨勢,這種感覺仿佛是一種毒藥,會讓人慢慢的上癮。

  話音落下的時候。

  沈風再度開始抽取武天宗弟子的修為了。

  這里足足有數百名武天宗的弟子呢!隨著時間的推移,所有武天宗的弟子,全部在宴會廳里化為了血霧。

  如今武天宗之內活著的只有于百蒼、段衡嚴和于玄江了,他們阻止不了,也逃不了,只能夠眼睜睜的看著這一切發生。

  情緒從起先的絕望、憤怒,到了最后的麻木,這次他們真的大錯特錯了。

  在看到沈風的身影朝著自己掠過來之后,他們雖說知道自己要面臨死亡,但真的到了這一刻,他們還是無法看破生死,感受到從沈風身上沖擊而來的滔天戾氣,他們瞬間被戾氣侵蝕的五臟六腑俱損,嘴巴里大口大口的噴灑出鮮血。

  當身上繚繞著濃郁戾氣,眼眸帶著點點猩紅之色的沈風,將他們血肉和骨骼等之中的能量抽干后,他們感覺自己的身體有一種要垮了的趨勢。

  隨后腦中意識一模糊。

  “砰!砰!砰!”

  于百蒼等人的身體也在空氣中化為了血霧。

  此刻。

  整個宴會廳里可以說是被漫天的血霧給充斥了,站在這血霧之中的沈風,身上沾染了不少的血跡,配合他那有點猩紅的眼眸,他如同是來自地獄之中。

  也不知道為什么。

  隨著不斷狂暴的抽取別人的修為,以及血液和骨骼等之中的能量。

  沈風體內的戾氣就不停暴增。

  照理來說,利用帝王訣吸收修為和能量,不會產生如此多的戾氣。

  沈風呼吸著空氣中的血腥味。

  忽然之間。

  一陣手機鈴聲在空氣中傳播了開來。

  沈風方才沒有對趙炳仁等人動手,他們倒是還完好的活著。

  手機鈴聲來自于趙樂生的口袋,當發覺沈風的目光看向自己時。

  這次身為趙家家主的趙樂生,嚇得直接大便都拉在了褲子里,手掌哆哆嗦嗦的從口袋里拿出了手機。

  接通之后,里面傳來海云酒店老板的聲音:“趙先生,你們的宴會廳里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剛剛有數百人走上來我攔不住,我也不敢通知警方,我暫時將這件事情壓了下來,可我們這里這么多客人,他們全部不是啞巴,這個局面我維持不了太久了。”

  “是不是現在可以通知警方了?我能到宴會廳里來一趟嗎?”

  聞言。

  趙樂生直接驚慌失措的怒吼道:“你敢通知警方試試,你敢到這里來試試,我保證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陽,你今天就被會丟到河里去喂魚。”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