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四百五十八章 該死

  趙炳仁等趙家之人。

  他們從霍良福口中了解了武道界的事情,并且知道了武天宗想要掌控整個津州。

  今天的宴會是為霍良福舉辦的,如今津州半個商業圈都在這里,只要掌控了這里,等于是直接掌控了津州半個商業圈。

  剛剛在宴會開始的時候。

  趙炳仁站上臺將武道界的事情說了一遍,隨后又把霍良福的來意說了出來。

  聽著趙炳仁將霍良福的各種手段說的神乎其神。

  臺下肯定會有人不相信,其中一名津州商業圈的大佬,近一年內,他的產業幾乎要全部轉移出津州了,他為人也極為的狂傲,今天是看在趙炳仁的面子上才來這里的,根本沒興趣做什么武道界宗門的走狗。

  于是乎。

  他第一個站起身,在保鏢的護送下想要離開。

  只是在他走到宴會廳門口的時候,原本坐在椅子上的霍良福動了,他發揮出了后天九層修煉者的極致速度。

  只是幾個瞬間。

  霍良福便擋住了那位商業圈大佬的去路。

  實在是霍良福的速度太快了,快到在場的人幾乎無法用眼睛捕捉,在他們看來這根本不是人類可以揮發出的速度,這個世界上怎么可能有人能夠展現出這等速度來?

  不過,那位商業大佬身邊的保鏢也不是吃素的,立馬抽出腰間的槍,快速的對準霍良福扣動了扳機。

  可霍良福輕輕松松的將子彈給全部接住了,這再次震懾住了在場的所有人。

  徒手接子彈?

  難不成他的手是金屬合成的嗎?

  在那位商業大佬也陷入震驚的時候,霍良福將他手下所有保鏢拿著的槍,全部捏成了金屬圓球,并且幾個呼吸間,將這些保鏢的脖子骨全部捏碎了。

  在那位商業大佬想要求饒之際。

  霍良福直接一拳轟擊在了那位商業大佬的胸口,將其胸口的位置給打了一個對穿。

  這下子整個宴會廳里徹底安靜了下來。

  趙樂生早已經想要做霍良福的狗了,他知道越早跟著霍良福,今后得到的利益越多,他立馬讓人處理了那位商業大佬和其保鏢的尸體。

  隨后,他又站上臺強調了霍良福的種種強大手段,在場的其余人也開始相信了之前趙炳仁所說的話。

  霍良福大方的承認了,自己的實力在武天宗內并不算什么,在宗門內比他強的人還有不少。

  這讓在場的商業圈大佬是臉色一變再變,心里面思忖了一番之后,他們知道津州要變天了,倒不如早一點服從了武天宗,他們一個個開口全部恭敬的喊霍良福為仙師了,整個宴會終于變得其樂融融了起來。

  仙師,之前治療好我孫女喉嚨的人要來這里,應該馬上要到了。趙炳仁小心翼翼的說道。

  霍良福摸了摸自己的山羊胡子,說道:來的正好,待會可以讓他給我說說那種果子的真正用途。

  趙炳仁恭敬的說道:仙師,我看他對這種果子也很感興趣,要是他知道了被您全部挖走,恐怕他不會配合您的。

  霍良福不耐煩的擺了擺手:只是一個會點醫術的家伙罷了,我有的是辦法讓他乖乖開口,這件事情用不著你操心。

  趙樂生見霍良福皺著眉頭,他急忙說道:爸,仙師說的不錯,只是一個會點醫術的小子而已,看在他治療好瑩瑩喉嚨的份上,他愿意乖乖配合,我想仙師絕對不會為難他的。

  隨著一道道主菜端上來。

  津州商業圈里的各個大佬,他們全部過來卑躬屈膝的向霍良福敬酒。

  霍良福只是微微點頭,連端起酒杯都省去了。

  不過,這些大佬見霍良福點頭,他們已經是臉上布滿笑容了。

  此時。

  宴會廳的門被推開了。

  在那名黑衣大漢的帶領之下,沈風走進了宴會廳。

  看到趙炳仁之后,沈風直接朝著主桌走了過去,而那名黑衣大漢則是守在了宴會廳外。

  對于突然走進來的沈風,幾乎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沈風在這些目光之下坦然若之,在來到趙炳仁面前之后,他說道:現在帶我去一趟生長三花果的地方。

  沒有說任何多余的廢話,對于如今的沈風來說,他只想要提升修為。

  沈風近乎命令的語氣,促使趙炳仁眉頭緊緊一皺,可他還是站起身,說道:沈先生,因為發生了一點意外,所以現在我不能帶你去了。

  沈風眼眸中的神色一冷,道:這么說,你是在耍我了?

  趙樂生隨即呵斥道:小子,我知道你治療好了我女兒的喉嚨,但你想要撒野,也要看看這里是什么地方?注意你說話的態度。

  在他的呵斥聲落下的時候。

  霍良福終于是開口了,他沒有從椅子上站起來,平淡的說道:年輕人,說話不要太沖,你聽說過武道界嗎?這個世界上有很多人是你得罪不起的。

  把你口中的三花果對我詳細說一說,機會我只給你一次,你可要給我把握好了。

  實話告訴你,所有三花果全部被我給挖出來了。

  聞言。

  沈風的臉色徹底冰冷了下來。

  三花果成熟之后,會自己從地面里冒出來,如果強行把沒有成熟的三花果挖出來,那么會讓其失去所有功效的。

  這個蠢蛋竟然把三花果全部從地面之下挖出來了?

  也不知道現在來不來得及挽救?

  趙炳仁沒有在意沈風冰冷的臉色,他在一旁勸說道:沈先生,這位仙師的能力不是你能夠想象的,你好好給仙師解釋一下,我保證你可以平安的走出這里,要不然,你的安全我也不能夠保證了。

  趙樂生的老婆鄭夢萍也戲虐的說道:快說吧!仙師的時間不是你耽誤得起的,我女兒的喉嚨仙師也能夠治療好,不要以為沒有你,我女兒會是一輩子的啞巴,現在我女兒已經有資格加入武天宗了。

  在場津州商業圈的大佬們也饒有意味的看著沈風,他們不知道這小子會不會自尋死路?

  小子,仙師讓你說什么,你還不快回答?難道變成啞巴了嗎?

  能夠被仙師問話,這是你的福氣,真是個腦子有問題的家伙。

  在周圍響起議論聲的時候。

  沈風不再去壓制心里面積壓的怒火了,原本他只想要安安靜靜的取走三花果,為什么有這么多人不讓他如愿呢?

  冷若冰窟的目光定格在了霍良福的身上:區區一個后天九層,還有臉在這里耀武揚威?是誰給你的這個膽子?

  你真該死啊!

  話音落下。

  沈風的身子動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