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四百四十六章 做奴仆

  強烈推薦:

  “啊”

  一道撕心裂肺的慘叫聲,從龍卷風之中傳出。

  站在沈風身后的賈龍軒等人松了口氣,從這刀氣、劍氣和棍氣混合的龍卷風內,他們感覺到了毀滅性的力量。

  這次波瀾應該可以徹底平息了,至于沈泉天完全不足為懼。

  羅寧山的慘叫聲不斷回蕩在空氣中,這讓沈泉天越發局促不安了起來。

  他一直想要將沈風的腦袋親自擰下來,他一直幻想著將來恢復肉身之后,一步步的踏上武道界巔峰呢!

  這一切必須要依靠于羅寧山,如今沈家早已覆滅,在他眼里羅寧山算是自己身邊唯一的親人了,他心里面隱隱把這個老頭當做師父看待,可眼下羅寧山也要死在沈風手里了!他的一切幻想都要泡湯了嗎?

  正當這時。

  一股極致的吸力忽然集中在了沈泉天的身上,他對自己的靈魂體失去了掌控,他的靈魂體朝著天空之中的龍卷風,快速的飄蕩了過去。

  沈泉天面目猙獰盯著沈風,吼道:“小雜種,我不服,我不服啊!”

  “噗嗤!”一聲。

  沈泉天的靈魂被卷入了龍卷風之內,沈風的眉頭微微一皺,這并不是他的所作所為。

  龍卷風之內。

  沈泉天的靈魂體根本無法承受,在快速消逝的時候,隨即被一股力量給包裹住了,幫他維持住了靈魂體不消散。

  他可以感覺到這是羅寧山的力量,心里面竟然隱隱的浮現了一絲觸動,除了爺爺和父親以外,羅寧山是對他最好的一個人了,在他想要感謝的時候。

  忽然之間。

  羅寧山在龍卷風之中,硬是沖到了他的身前,沒有說任何多余的廢話,嘴巴一張,從里面散發出了無窮無盡的吸力。

  在這股吸力的影響之下,沈泉天的靈魂體在不斷被壓縮,最后直接飄入了羅寧山的嘴巴里。

  沈泉天剛開始還沒有反應過來,直到被羅寧山吞入肚子里之后,他才慌亂的質問道:“你要干什么?你這是要干什么?”

  羅寧山獰笑道:“答案不是顯而易見了嗎?我需要讓你和我的靈魂體融合,要不然今天我們兩個都活不下去,讓你成為我的身體一部分,你也算是以另一種方式活著了,這對你來說已經是最好的結果了。”

  “你以為我真的會幫你恢復身體嗎?這只是一種修煉法門而已,只可惜沒有將你培養的更加強大,如果在你實力更加強大之后,我再將你吸收,那么我不僅可以恢復肉身,修為還能夠超越當年的巔峰。”

  羅寧山口中的這種修煉法門名叫融魂之法!

  簡單來說就是融合靈魂的意思。

  他幫助沈泉天提升實力,不斷讓他吸收血肉,等于是在養豬一般,一旦等這頭豬肥了,就難逃被宰殺的命運了。

  只是現在這頭豬還沒有肥,但這種情況下,羅寧山不得不提前吞食沈泉天了。

  原來剛剛在外面的吸力也是羅寧山所弄出來的,沈泉天覺得自己太可笑了,想要從羅寧山的靈魂體內沖出來。

  可羅寧山靈氣在體內集中,頓時限制住了沈泉天的行動,吼道:“別白費力氣了,還是給我乖乖聽話吧!”

  在這刀氣、劍氣和棍氣的龍卷風之中,羅寧山的靈魂體在變得越來越弱了,他已經等不及要吸收沈泉天了。

  身處羅寧山靈魂體內的沈泉天,只感覺自己的靈魂體,在慢慢的一點一點消融。

  消融之后的能量快速再被羅寧山吸收。

  在吸收了沈泉天消融后的靈魂體,羅寧山身上的氣勢在陡然變強,而且他的靈魂體也在變得越來越凝實了。

  沈泉天的意識在慢慢變得模煳,他在羅寧山的靈魂體內做著垂死掙扎。

  想當初他可是武道界沈家的第一天才,在整個武道界的年輕一輩中,他是當之無愧的第一人,如今卻落得了這個下場?

  他想要發出聲嘶力竭的怒吼,只可惜腦中的意識徹底消失了,他的靈魂體在羅寧山體內完全消融,變成了羅寧山身體內的一部分。

  羅寧山在將沈泉天的靈魂體吸收之后,他的靈魂體凝實到幾乎要恢復肉身了,而修為也勐的沖入到了金丹巔峰。

  只是他的臉上沒有任何的喜悅,如果再將沈泉天慢慢培養,那么他將來絕對能夠一下子恢復肉身,并且修為完全超越當年的巔峰。

  羅寧山在周身形成了一層防護后,刀氣、劍氣和棍氣混合的龍卷風,再也無法傷到他的身體了。

  他的兩條手臂往兩側一斬。

  “轟!轟”兩聲。

  刀氣、劍氣和棍氣混合的龍卷風之上,馬上出現了兩道巨大的缺口,隨后充滿絞殺之力的龍卷風頓時潰散了。

  身體幾乎要完全凝實的羅寧山,身子穩穩的落在了地面上。

  那三尊巨大的石像,應該是感覺到目標沒有被殺死,它們再度展開了攻擊。

  手中的刀劍棍朝著羅寧山揮了過去。

  漫天刀影、劍影和棍影一股腦的涌向了羅寧山。

  有一種排山倒海之勢!

  這回無數刀影、劍影和棍影,每一道之中全部充滿了強大力量,不像之前賈壽洪他們激發的三神陣,其中只有一道刀影、劍影和棍影有攻擊力,如今是每一道刀影、劍影和棍影之中,全部蘊含了無法抵擋的氣勢。

  面對朝著自己席卷而來的密集刀影、劍影和棍影,羅寧山腳下的步子動了,在吞食了沈泉天的靈魂體之后,他速度和力量全部提升了很多倍,完全不是剛剛可以比較的。

  羅寧山在漫天刀影、劍影和棍影之中來回閃避著,他將自己的速度發揮到了極致,在其中快速穿梭著,沒有任何一道刀影、劍影和棍影能夠傷到他。

  待到漫天的刀影、劍影和棍影消散之后。

  羅寧山站在了距離沈風十來米的地方,這次沈風害得他提前吞食了沈泉天,如若是直接殺了對方,完全不能夠解開心頭只恨,看著又要發動攻擊的三尊石像,他說道:“小子,你認為這三尊石像的攻擊,對我還有意義嗎?”

  “現在我可以給你一個活命的機會,只要你從今天開始愿意做我的奴仆,那么我可以讓你好好的活下去。”

  他純粹是看中沈風的陣法造詣了,如果身邊能夠有這么一個精通陣法的人,那么將來肯定會有用到的時候。

  沈風單手支撐著一尊石像的腿部,暫時讓石像停止了攻擊,羅寧山以為沈風要選擇做他的奴仆了,他笑道:“不錯,這是你現在唯一的選擇了,馬上和我立下主仆之約,從今以后你就是我的奴仆了,這是你的榮幸。”

  然而。

  身體有點搖晃的沈風,嘴角劃過一抹弧度,微微聳了聳肩膀之后,道:“讓我做奴仆?你夠資格嗎?”(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