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四百二十一章 吃飽了撐的

吳伯臉色陰晴不定。八一  難道說他的弟妹把這件事情泄露出去了嗎?這小子完全是有備而來?

  在他想要質問的時候。

  蕭憶秋正好接完了電話,看到吳伯也在這里,她的柳眉隨即皺起。

  剛剛是她母親打來的電話,讓她不準把沈風帶回去,肯定是吳伯偷偷告密了。

  這里走到她家只要五分鐘左右,車子遲遲動不起來,蕭憶秋不打算在這里等候,美眸里的目光看向了沈風:“沈老師,我們一起走過去吧!”

  沈風隨意的點了點頭,他剛剛沒有去偷聽蕭憶秋的電話,所以并不知道電話里的內容。

  吳伯見蕭憶秋根本沒有理會自己,他氣悶的跟在了后面,目光始終定格在沈風的后背上。

  當年他和他弟妹的事情,完全是喝醉酒之后的行為。

  再有當初他的弟弟整天不務正業,甚至幾個月也見不到他的人影。

  這是吳伯做過最愧疚的一件事情,如今他的弟弟早已經洗心革面,可他始終不敢把這件事情說出來。

  他心里面一直在思考著,眼前這小子到底是怎么知道這件事情的?

  沈風根本沒在意跟著的吳伯。

  蕭憶秋帶著他在一處屋子前停了下來,有兩個中年男人和一個青年在等候著了。

  其中一個身體碩壯如牛,臉龐棱角分明的中年男人,他是蕭憶秋的大伯蕭致光,從他手底下培養出了不少的優秀士兵,他也是這個軍區內,實力公認的第一。

  另一個十分儒雅的中年男人,他是蕭憶秋的父親蕭致成,在軍區里從文職的工作。

  最后一個站在蕭致光身側的青年,年約二十七歲,目光看向沈風的時候,充滿了濃郁的不屑和嘲諷,他是蕭致光的兒子蕭逸,年紀輕輕便是這處軍區里有名的天才,各方面的能力全部無比出眾,只是很多時候一副吊兒郎當的模樣。

  看著走到門口的蕭憶秋和沈風,不等蕭憶秋開口說話,打量著沈風的蕭致光,說道:“想必你就是之前獲得國內醫術選拔賽第一的沈先生吧?”

  說話之間。

  蕭致光向沈風伸出了手,沒有提起沈風在國際醫術大賽上臨陣脫逃的事情。

  他們應該是從剛剛吳伯的通風報信中,全部知道沈風的身份了。

  今天把蕭憶秋接回來,的確是想要給這丫頭介紹一個杰出的對象。

  在蕭逸戲虐的目光之下,沈風也伸出手和蕭致光握在了一起。

  蕭憶秋想要阻止已經來不及了,她雖說知道沈老師的醫術群,之前還解決了一幅畫中的邪魔,但沈風的身手到底如何?她到現在還不是很清楚。

  而她大伯的身手,她自然是非常清楚的,她大伯的握力,甚至可以將普通人的骨頭給捏碎。

  蕭致成站在一旁沒有開口,他們剛剛已經說好了,如果沈風真的敢來這里,那么隨即給他一個下馬威,讓他自己識趣的離開。

  跟在后面的吳伯,看到沈風和蕭致光握在了一起,老臉上終于浮現了一抹笑容,仿佛已經能夠看到沈風痛的哇哇亂叫的場景了。

  只是。

  當蕭致光握住了沈風的手掌,開始慢慢用力的時候,他終于現不對勁了,對方的手掌如同是一塊鐵疙瘩。

  越是用力,他感覺自己的手掌也是痛,反觀眼前這個年輕人,臉上的表情卻沒有一點改變。

  蕭憶秋皺眉道:“大伯,沈老師是替爺爺來看病的,你這是待客之道嗎?”

  她現在還不知道自己的大伯處于下風呢!

  蕭逸臉上充滿了疑惑,照理來說,這小子早就應該要痛的哇哇亂叫了啊!

  蕭致成也看著蕭致光,自己的大哥可是急脾氣,應該不會對這小子手下留情的。

  而和沈風的手掌握在一起的蕭致光,心里面急的如同是熱鍋上的螞蟻,他的手掌想要抽出來也做不到,但他又不能夠把這件事情說出來。

  原本是想要給沈風一個下馬威的,可結果卻把自己給繞進去了!

  蕭致光勉強的笑道:“沈先生,請吧!”

  他話里的意思很明白了,想要讓沈風松開手。

  沈風笑了笑,在松開手掌的剎那,稍微的用了一點力,他可不是一個習慣吃虧的人。

  這稍微的一用力。

  讓蕭致光頓時有一種骨頭要碎裂的感覺,可他還得要忍受著,臉色頓時憋得漲紅一片,夾著喉嚨說道:“快請客人進去!”

  蕭逸最怕自己這個老頭子了,而蕭致光也不清楚自己的大哥葫蘆里賣的什么藥?

  帶著沈風和蕭憶秋走進了屋子里,吳伯也跟在了后面。

  在所有人走進屋子之后。

  蕭致光喉嚨里才出了痛呼聲,剛剛他及時用來另一只手掌,擋住了這只和沈風相握的手。

  只見此刻這只手掌抖不停,他根本無法讓其停止下來,自語道:“這小子真的只是中醫界推出來的傀儡?難道他是天生神力不成嗎?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么經過我的培養,說不定可以誕生一個最強的兵王!”

  “只不過,區區一個兵王還是無法配得上憶秋,現在的蕭家想要再往上展,必須要有一個強大的家族當做依靠。”

  “我們蕭家旁系之內也有年齡適合的晚輩,如果這小子愿意的話,那么或許可以讓他入贅到我們蕭家來!”

  調整了一下情緒之后,他也往屋子里走去了。

  一路來到了院子里。

  此時夜幕已經降了下來。

  院子里除了沈風等人以外,還有一個老頭兒躺在躺椅上,微瞇著眼睛打量著沈風。

  他知道就是因為這個小混蛋,自己才氣得摔了最心愛的紫砂壺。

  蕭逸不明白為什么自己的父親,要讓沈風走進來,不過,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對于一個中醫界推出來的傀儡,他還真沒有放在眼里,冷聲道:“現在你幫我爺爺看看吧!他已經不舒服了一個下午。”

  躺在躺椅上的蕭老爺子,的確是不舒服了一個下午,可醫生也沒有檢查出什么來!只是讓老爺子多多休息。

  在蕭逸等人嘲弄的目光之下,沈風沒有走過去給蕭老爺子把脈,平淡的說道:“他完全是吃飽了撐的!”

  聞言。

  所有蕭家之人,包括蕭憶秋全部微微一愣。

  蕭致光、蕭致成、蕭逸和吳伯他們臉上頓時浮現了怒火,一時間,更加肯定了這小子就是個連屁的醫術也不會的家伙!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