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四百零八章 祖宗顯靈

  時間匆匆流逝。

  沈風他們所乘坐的飛機,順利的降落在了天海機場。

  從飛機上走下來,沈風再也沒有去多看一眼,全身布滿坑坑洼洼紅斑的袁吉文。

  走到機場外之后。

  沈風拒絕了趙炳仁和劉建樹他們的邀請。

  至于出現在津州的三花果,可以等以后抽時間再去看看。

  因為三花果的果實,只有在每年特定的時期才會出現,平時三花果的果實,全部沉沒在泥土里的。

  如果強行用手去將三花果挖出來,只會破壞了其中的藥性,等它自主從泥土里冒出來,然后再去采摘的話,這時候的藥效是最好的。

  根據沈風的推算,如今距離三花果自主從泥土里冒出來,應該還有一個月到一個半月之間。

  見沈風拒絕邀請。

  趙炳仁和劉建樹他們也不再勉強,只能先和沈風互換了手機號碼。

  在真誠的道別了一聲后,趙炳仁和劉建樹各自離開,機場外,已經有車子在等著了。

  倒是被趙炳仁拉著手的趙瑩瑩,對沈風是依依不舍的,一步一回頭的望著沈風,喊道:“大哥哥,你一定要來津州看我,津州有很多好吃和好玩的呢!等你來了津州,我可以每天都陪你玩哦!”

  趙瑩瑩以為自己開出了一個非常吸引人的條件,呆萌呆萌的望著沈風,直到最后坐上了一輛車子。

  原本來天海,趙炳仁是想要拜訪一位老朋友,順便在這里住幾天,只是現在孫女的病徹底好了,他打算去一趟老友家里之后,立馬帶著趙瑩瑩回津州。

  坐上一輛黑色寶馬的劉建樹,讓司機直接開著他去酒店里休息了。

  看到趙炳仁他們全部離開之后,站在沈風身旁的宋天浩和鐘伯等人,臉上的神色驚疑不定的,下了飛機之后,他們終于也感覺到了天地間的靈氣有所不同了,聯想到剛才沈風在飛機上提出的疑問,他們臉色一變再變。

  宋天浩吸了一口氣后,問道:“沈前輩,我感覺到天地間的靈氣變得濃郁了不少,以往只有在武道界宗門的所在地,才會有這等靈氣存在的,難道那個傳說是真的嗎?剛剛飛機忽然變得不穩定,也是天地間的靈氣變化所造成的?”

  沈風微微點頭:“我想這天地間的變化,應該是和你口中的傳說有關,不過,現在不是考慮這個的時候,我們也離開這里再說。”

  季韻寒和宋天浩都事先讓人開車過來等候著了。

  沈風和鐘伯坐上了季家的車子,宋天浩和宋玉萱乘坐的車子則是跟在了后面。

  車子啟動后,往沈安民和張雪珍所住的地方行駛而去,沈風打算先回去看看自己的父母。

  一路平穩的行駛著。

  沈風目光看著窗外,感知力始終處于外放狀態,如果傳說是真的,那么或許他可以從其中,找出離開地球,重返仙界的線索。

  忽然之間。

  沈風眉頭一皺,說道:“停一下!”

  只見他們的車子正好經過一處中醫診所,如今這個診所被一幫頭發五顏六色的小混混給圍了起來。

  診所內的老中醫被打得鼻青臉腫的倒地不起,兩個在診所里工作的年輕女孩,嚇得身體瑟瑟發抖。

  這群小混混之中,帶頭一個鼻子上扣著鼻環的家伙,右腳踩在了老中醫的胸口上,罵道:“什么狗屁中醫,我前兩天來你們這里針灸治療,結果這條右腿很多時候都不聽我的控制了,你這是把我治療成殘廢了。”

  “中醫害人!這次連國際醫術界也不承認中醫了,你是不是得要為我這條腿負責?”

  “我也不是一個不講道理的人,拿出十萬塊錢當做賠償,我立馬帶著我的兄弟走人。”

  這明顯是來訛詐的,被鼻環男踩著胸口的老中醫,臉上布滿了絕望之色,如果早知道中醫會衰敗成這樣,那么他當初絕對不會踏入這一行的。

  這間中醫診所周圍的路人,對著這里指指點點的,可根本沒有人上來幫忙,甚至連報警的人也沒有,任由著這些小混混做著訛詐的事情。

  路人之中,一名六歲左右的小男孩,他對著身旁的一個老頭,說道:“爺爺,他們是壞人,我們應該要報警的,這是老師教我們的。”

  老頭隨即說道:“小兵,老師說的話很對,不過,你要記住,用中醫治病的醫生才是真正的壞人,當年你的奶奶就是死在中醫的治療下,這種人是最大的壞人,中醫是被國際醫術界否定的醫術。”

  小男孩聞言,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

  周圍的其余路人也紛紛開口。

  “老爺子,你說的很對,像這種害人命的中醫,死掉一個少一個。”

  “說起來,我的父親也是死在中醫的手上。”

  他們這些人口中所謂的奶奶啊!父親啊!死在中醫手上的事情,其實當初他們身邊親戚的病,已經被西醫院拒絕回來了,當時是中醫靠著中藥幫他們的親人保命,這種到最后必死無疑的絕癥,如今在國際醫術大賽的事情發酵之后,這些人把以往的全部都歸結到中醫的頭上了。

  鼻環男踩著老中醫的腳掌,狠狠的碾了碾,冷笑道:“老頭,我就說自己的這條腿不聽使喚了,你可不要逼我啊!你們學中醫的全部是害人命的騙子,你看看有誰為你站出來說話了?”

  “咳咳!咳咳!”

  那名老中醫被踩得劇烈的咳嗽著,看著這些圍在四周的路人,有一些他曾經幫他們治療好病的,甚至有些家庭困難的,他當時還分文不收,所謂那些權威的言論真的是能夠害死人啊!他心里面怒火中燒,吼道:“中醫是我們華夏國的醫術傳承,你們到底還是不是華夏國人?為什么寧愿選擇相信國外那些名醫,也不相信我們這些身體里流著相同血液的人?”

  面對老中醫不甘的怒吼聲,周圍的路人依舊是冷眼旁觀,在他們看來中醫是被國際醫術界否定的,而且這次華夏國的中醫是徹底丟進了臉面,不僅獲得國內第一名的參賽代表臨時失蹤,而且剩下的人根本也沒取得什么好名次。

  鼻環男猛的抬起了腳,笑道:“你個老東西,我看你是敬酒不吃吃罰酒了!”

  說話之間,他抬起的腳,狠狠的朝著老中醫的胸口再次踩了下去。

坐在車里的  沈風,手掌輕輕一揮。

  原本要將腳踩下去的鼻環男,忽然感覺自己兩腿里一痛,緊接著,他兩條腿根本沒有了知覺,直接“噗通!”一聲,摔倒在了地上。

  這一幕讓所有人頓時一愣,幾個鼻環男的手下,以為自己的老大在演戲呢!

  鼻環男兩條腿連動彈一下也做不到,他臉上充滿了慌張之色,狠狠的瞪著有點呆滯的老中醫,喝道:“是你!是你!肯定是你在搞鬼。”

  轉而,他立馬對著自己的手下命令道:“你們還愣著干什么?立馬給我教訓這老雜毛。”

  聞言。

  鼻環男手底下的人,紛紛朝著老中醫沖去,可在他們腳下的步子剛剛跨出的時候。

  “噗通!噗通!噗通!——”

  他們的雙腳和鼻環男一樣,全部失去了知覺,身體接二連三的摔倒在了地面上。

  老中醫和診所內的工作人員全部看傻了眼,就連周圍的路人也一時間回不過神來。

  在中醫診所的大廳內,掛著一幅華佗的畫像。

  此刻,這幅畫像從診所內飄了出來,停頓在了老中醫的面前。

  一道只有老中醫聽得到的聲音,傳入了他的耳朵里:“中醫不會衰敗,繼續努力下去吧!”

  聞言。

  “砰!砰!砰!——”

  老中醫瞬間像是打了雞血一樣,朝著華佗的畫像不停的磕著頭,激動的說道:“祖宗顯靈了,我們中醫界的祖宗顯靈了,我們中醫不會衰敗,我中醫永遠也不會衰敗,你們這些鼠目寸光的家伙等著。”

  “楊我中醫,揚我中華,看著吧!總有一天中醫會傳遍世界!”

  看著診所門口的變化,這是沈風的隨意之舉,如今中醫沒落到了這種程度,只有他才能夠讓中醫重新得到認可。

  看了眼身旁的季韻寒,問道:“這段時間,可心那丫頭一直在中醫學院上學嗎?”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