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四百零七章 傳說

  大約十分鐘之后。

  飛機終于停止了搖晃。

  機組人員最終還是將這一切,歸結于飛機遭遇了強大氣流,空姐耐心對乘客進行了安撫。

  其實這些機組人員到了現在,他們還是不清楚,飛機到底為什么會搖晃了這么長時間?

  兩名空姐忍著惡心將袁吉文從地上扶了起來,讓他坐回了椅子上,在這期間,她們心驚膽戰的目光時不時瞟向沈風,生怕惹到對方不高興,畢竟袁吉文這個血淋淋的例子擺在眼前了,她們可不想全身上下長滿坑坑洼洼的紅色斑點。

  頭等艙內之前嘲諷沈風的乘客,全部閉上了自己的嘴巴,喉嚨里吞咽著口水,剛才袁吉文的模樣太恐怖了,硬生生的將自己的皮膚給抓下來,此刻,回想起方才血淋淋的畫面,他們感覺背脊骨上一直涼颼颼的。

  劉建樹極為厭惡的看了眼昏迷中的袁吉文,深吸了一口氣之后,再度對著沈風鞠躬:“身為華夏國人,我竟然連老祖宗傳承下來的本事都不相信,我真是愚蠢到了極點。”

  說著,他臉上露出了懺悔之色:“原本我聽了袁吉文的意見之后,想要讓我的劉氏制藥,全面停止產生中藥,以后只產生西藥。”

  微微停頓了一下后,他臉上的表情變得異常的認真和真摯,對著沈風說道:“現在我知道自己是多么的無知了,不過,我的劉氏制藥依舊會改革,以后我的劉氏制藥只產生中藥,在如今中醫界面臨如此嚴峻的考驗之時,我也想要略盡綿薄之力。”

  沈風已經坐回了椅子上,腦中還在想著剛剛的事情,只是對著劉建樹微微點頭,算是同意對方的決定了。

  畢竟如果他去參加國際醫術大賽,那么結果肯定不會變的如此糟糕,他有義務要讓中醫重新在世界上崛起。

  “我的這條手臂困擾了我許許多多個白天和黑夜,我真不知道該要如何感謝您?”

  “對了,我的兒子如今正在天海中醫學院上學,他之前就是看了關于您的報導,他從西醫學院轉到了天海中醫學院,他對您可是崇拜萬分。”

  只要看到袁吉文全身布滿坑坑洼洼紅斑的模樣,劉建樹心里面便冒出陣陣寒意,這等手段完全脫離了中醫的范疇,眼前這個看樣子好像比自己兒子還小的年輕人,絕對擁有一些不可思議的能力。

  身為商人的劉建樹,最拿手的就是做賺錢的買賣,他繼續說道:“您如果不嫌棄的話,那么我可以讓我的兒子認您坐干爹,以后我劉建樹名下的資產,您可以隨便拿去用。”

  說出這番話,他可是經過了一番深思熟慮的,他名下的產業只有劉氏制藥,以沈風的醫術,手里面會沒有一些厲害的藥品配方嘛!

  如今的藥品行業,最賺錢的便是那些獨家的藥品配方,再說人活在世界上,誰沒個頭疼腦熱的?萬一哪天還得了個什么絕癥呢?

  所以,交好沈風這等擁有強大醫術的人,這絕對不是一個虧本買賣。

  沈風聽到劉建樹要讓其兒子認他做干爹,他心里面苦笑著搖了搖頭,說道:“如果你想要報答我,那么就多做些對中醫界有幫助的事情。”

  “好了,坐回去吧,難道你想要紅斑重新回到你的手臂上嗎?”

  聞言。

  原本還想要開口的劉建樹嚇了一跳,好不容易才擺脫了坑坑洼洼的紅斑,要是再回到自己的手臂上,這可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情。

  又真摯的感謝了一番之后,劉建樹坐回了自己的位子上。

  身為津州商業之父的趙炳仁,在見識了沈風如此超群的能力之后,他清楚這等高人脾氣都十分古怪,他拱了拱手,說道:“先生大才,我會在津州恭候先生的到來,到時候陪你去一趟當初瑩瑩走丟的那座山上。”

  說完。

  他拉著趙瑩瑩回到了位子上,或許清楚這等高人絕對不會缺錢,如果再糾纏下去,那么反而只會惹得對方厭惡,倒不如痛快一些呢!

  頭等艙內的其余人全部不敢往沈風這邊看過來。

  經過沈風的感應,如今天地間的靈氣,要比之前濃郁的多了。

  之前可以說天地間的靈氣稀薄到幾乎沒有,而現在天地間的靈氣最起碼可以清楚感應到了。

  只不過,假若和仙界比的話,還是根本沒有任何可比性的。

  沈風看了眼宋天浩,問道:“天浩,你知道這片天地內的靈氣,從什么時候變得如此稀薄的?你有看過關于這方面的記載嗎?”

  宋天浩微微愣了一下之后,他說道:“沈前輩,我在藥王門內的時候,對武道界的事情非常感興趣,雖說不能夠隨意進入藥王門的藏書閣,但一些關于記載武道界歷史的古籍、手札和野史等等的書籍,我還是有資格翻閱的。”

  “根據一些野史,也就是傳說,原本這片天地內的靈氣很濃郁的,那時候是一個強者眾多的時代。”

  “不過,一些野史上記載的也不是很詳細,也不知道是多少千年以前,有強者預測到了修煉時代將迎來末世,很多那時候的強大宗門紛紛聯手,布置出了數個非常強大的陣法,這些陣法將靈氣全部隱入其中,使得這片天地幾乎沒有靈氣可言。”

  “而那些強大的宗門也一夜間消失,傳說那些宗門是隱匿了起來,他們躲在了封印的結界內,那些被隱入陣法內的靈氣,全部提供給他們吸收了。”

  “從那之后,據說再也沒有先天之上的強者誕生了。”

  “傳說只要將當年那些陣法找出來,并且全部破解掉,這片天地將可以恢復到曾經。”

  “但,我看這個傳說也不太準確,沈前輩您的修為就在先天之上。”

  鐘伯聽到沈風和宋天浩的談話之后,他說道:“這倒或許不是空穴來風,我當初在太乙門的時候,聽說不少宗門的人,一直沒有放棄尋找傳說的數個陣法。”

  “如果這一切是真的,那數個陣法便等于是我們這片天地的數個封印,只有將這些封印解開,才能夠真正恢復武道界的昌盛。”

  沈風點了點頭,沒有言語。

  他知道也許宋天浩所說的野史是真的,如今這片天地內的靈氣濃郁了一些,有可能是傳說中,數個陣法內的一個陣法解開了。

  要不然還真找不到什么理由,來解釋天地間這種突如其來的變化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