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四百零五章 中醫永遠不會衰敗

沈風摸了摸趙瑩瑩的腦袋,笑道:“小妹妹,你還記不記得自己吃過一種黑中帶紅的果子,味道非常的甘甜,但在兩個小時后,我會感覺到很口渴,需要不停地喝水來止渴。八一  趙瑩瑩這丫頭鼓著嘴巴,說道:“我最不喜歡別人摸我的頭了,不過,大哥哥你可以是一個例外。”

  說完之后,這丫頭開始思索起沈風提出的問題了。

  倒是一旁的趙炳仁,想起了一些事情,立馬說道:“小兄弟,我記得瑩瑩喉嚨里無法出聲音之前,她曾經喝了三大杯的水,喝完之后,她就再也無法開口說話了。”

  趙瑩瑩也說道:“爺爺,我想起來了,那天你和媽媽帶我去山上,我走丟了之后,因為很口渴,看到山里生長了一種果子,味道非常的好,我還想要摘一點給你們嘗嘗的呢!可實在太好吃了,我一不小心就把五顆果子全部吃了。”

  “我記得那種果子的外形和大哥哥描述的這種果子很像,原來那天我是吃了那種果子,才會這么口渴的啊!我都沒有想起來。”

  對于天然呆萌的趙瑩瑩。

  沈風對這小丫頭挺有好感的,又摸了摸她的腦袋。

  三花果。

  花開三朵,結一果!

  三朵生長在一起的三花果的花朵,其中間才會結出一顆三花果。

  雖說三花果可以煉制筑基期修士服用的丹藥,但是普通人如果直接吞服三花果,盡管不會對生命造成影響,可由于三花果內的藥性,服用者會喉嚨失聲,根本不是地球的醫術可以治療好的。

  不過,直接服用三花果,也不是完全沒有一點用處,最起碼趙瑩瑩應該吸收了一些三花果內的藥性,身體得到了一些改變,可以說是有利有弊吧!

  趙炳仁驚疑不定的問道:“小兄弟,難道說瑩瑩是吃了那種果子才失聲的?”

  沈風點頭道:“可以這么說。”

  “不過,那種果子對人體也有好處,你孫女失聲的這段日子里,她應該沒有感冒燒,患上任何病癥吧?而且她的體力肯定也變得很好。”

  趙炳仁隨即說道:“小兄弟,你全部說對了,瑩瑩的身體確實變得越來越好了,在失聲之前,她從小體弱多病的,基本上每個月都要去一趟醫院。”

  “小兄弟,你的醫術真是讓我佩服,治病都要收錢的,我一定要報答你,要不然我良心難安。”

  沈風擺了擺手,說道:“你們已經報答過了,我正好需要這種果子,等以后我會抽空去一趟津州,你們只要帶我去一趟當初的那座山就可以了。”

  “其余報答的話,不必再多說。”

  直覺告訴趙炳仁,眼前這個年輕人太特殊了。

  當初這個年輕人,應該是憑借自己的實力獲得國內醫術選拔賽的第一名,只是因為什么事情耽誤了如此重要的國際醫術比賽呢?

  在趙炳仁思索之際。

  陷入沉默之中的袁吉文,眼眸中陰狠的光芒閃動著,看著劉建樹對趙炳仁的態度,他不能夠坐以待斃。

  深吸了一口氣之后,袁吉文義正言辭的說道:“就算這不是一個騙局,也有可能是這小子事先調查清楚了這小丫頭的病癥,他充其量只會一些中醫的皮毛,這次是被他正好碰到運氣了。”

  “要不然他當初怎么沒有參加國際醫術大賽?就算有再怎么重要的事情,難道要比參加國際比賽還重要嗎?”

  說話之間。

  他一把直接拉起了劉建樹右手臂上的衣袖。

  當衣袖被拉開的瞬間,只見劉建樹的手臂上布滿了一個個坑坑洼洼的紅色斑點。

  整條手臂看上去異常的惡心。

  袁吉文冷聲道:“除非你能夠治療好劉董的這條手臂,你既然是國內醫術選拔賽的第一名,那么醫術甚至應該在三大醫圣之上了吧?曾經劉董的手臂被龐念達龐老治療過,可惜龐老也束手無策。”

  “讓你立馬治療好劉董的手臂,我看有點強人所難的意思,我退一步,現在只要你讓劉董的手臂有點恢復的起色,我袁吉文立馬向你跪地道歉。”

  袁吉文并不知道趙瑩瑩的喉嚨可是經過三大醫圣的共同診治的。

  不過,在袁吉文看來龐念達龐老也治療不好的病,就算沈風真的有點醫術,也不可能讓劉建樹的手臂立馬起效果的。

  被袁吉文拉開衣袖的劉建樹,眉頭緊緊一皺,心里面充滿了不悅,他好歹也是有點身份的人,將他如此的丑態露在眾人面前,這讓他有點無法接受。

  手臂上這些坑坑洼洼的斑點,每天都會奇癢無比,必須要每隔三小時涂抹一次藥物,才能夠暫時止癢。

  袁吉文一臉戲虐的看著沈風,等著對方知難而退。

  而在趙炳仁想要為沈風說話的時候。

  只聽見沈風說道:“你的跪地道歉對我來說沒有任何意義,那就讓他手臂上的斑點,轉移到你的手臂上吧!”

  說話之間。

  “咻!咻!咻!咻!——”的破空聲響起。

  沈風手指彈出一根又一根的銀針,誰也沒有看到這些銀針是從哪里拿出來的?

  只是一個瞬間,四根銀針,全部扎在了劉建樹那條惡心的手臂上。

  沈風感覺得出劉建樹是體內血液中有毒素,毒素全部聚集到了他的右手臂,才會導致他的右手臂上布滿了坑坑洼洼的惡心斑點。

  劉建樹血液中的毒素,對人的壽命不會造成影響。

  以現在的醫學科技,想要清除劉建樹血液中的毒素根本不可能,甚至是檢查不出導致手臂如此的原因。

  四根銀針彈出來的度太快了,在場所有人全部沒有反應過來。

  只見在四根銀針的微顫之間,從劉建樹全身的毛細孔內,在冒出來一種紅色的氣體。

  原本想要開口的劉建樹,只感覺身體里很舒服,他竟然享受的慢慢閉上了眼睛。

  其余人的目光全集定格在了他的身上。

  從劉建樹全身毛細孔內冒出的紅色氣體越來越多,全部飄散在了他的頭頂上方。

  片刻之后。

  整個頭等艙頂部的空間,全部被一層紅色氣體給布滿了。

  而劉建樹手臂上坑坑洼洼的紅色斑點竟然完全消失了。

  看著變得光滑的整條右手臂,劉建樹根本無法回過神來,好一會之后,他看向沈風的目光充滿了無盡的感激,這么多年了,這條右手臂折磨了他這么多年了,誰也不能夠理解他的痛苦,不禁深深的朝著沈風鞠躬,真摯的說道:“只要有您在,中醫永遠也不會衰敗!”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