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四百零三章 一針治療

  強烈推薦:

  聽完宋天浩的這番話之后,沈風眉頭慢慢的皺了起來。

  當初他獲得了國內醫術選拔賽的第一名,算是答應了那些老頭子會去參加國際醫術大賽。

  可結果因為徐惠芳等人,沈風最后還是沒來得及去參加,那些中醫界的老頭兒,恐怕到了如今,心情也不會好到哪里去。

  沈風從來不是一個食言之人,這次卻臨時有突發事件,不得不被迫的食言了一次,不禁問道:“天浩,和我詳細說說這次國際醫術選拔賽的事情。”

  對于沈風稱呼自己為“天浩”。

  宋天浩一點意見也沒有,眼前這位可是沈逍遙前輩啊!他急忙說道:“沈前輩,這次獲得國際醫術大賽第一名的是美國,我們完全低估了國外那些頂尖名醫的水準,他們同樣擁有很多醫療手段,甚至他們將如今的科技和醫術融合到了極致,我們國家連前五都沒有進入。”

  “我當時去參加國際醫術大賽的時候,可以說是充滿了信心的,到最后才知道是自己太天真了。”

  停頓了一下之后,宋天浩繼續說道:“當初我們國家不僅被淘汰了,還被多個國家聯合抵制,否定了我們中醫的存在,說中醫等于是騙子,在國際醫術界內不承認有中醫。”

  “當時在場有很多世界各地的媒體,這件事情被報導出去之后,隨著慢慢的發酵,很快影響到了我們國內。”

  “一時間,全世界各國的醫學人士,全部站出來指責我們中醫的不是,可以說是墻倒眾人推,原本我們國家那些相信中醫的市民,他們也開始對中醫產生了懷疑,畢竟中醫被整個國際醫術界否定了,這是不容置疑的事情。”

  “自從報導在我們國家蔓延開之后,各地的中醫院,每天的病人在快速下降。”

  “那些原本在中醫院內住院的病人,全部要求轉到其他醫院去,直到現在,恐怕每天去中醫院看病的人幾乎沒有了,而西醫院卻天天爆滿。”

  在宋天浩對著沈風敘述最近醫術界發生的事情時。

  袁吉文想要讓空姐給他倒一杯水,目光不禁瞟過了沈風和宋天浩等人坐的位置,他眼眸中的神色微微一頓。

  他之前可是通過電視,一直在關注國內醫術選拔賽和國際醫術大賽。

  而沈風是國內醫術選拔賽的第一名,宋天浩也是代表去參加國際醫術大賽的其中一人。

  剛剛他倒并沒有注意到沈風和宋天浩,只顧著和劉建樹聊天了,此刻,腦中仔細一想,他整個人忽然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指著沈風,說道:“你不是獲得我們國內醫術選拔第一名的那小子嘛!”

  袁吉文的聲音并沒有刻意壓低,頓時頭等艙內的不少乘客,全部將目光集中了過來。

  這次中醫被國際醫術界否定的事情,可以說是鬧得沸沸揚揚的,坐在頭等艙里的這些人,不少是有點家底的,有些人也挺關注這次的比賽,順著袁吉文的手指看到了沈風,他們從前也看過關于沈風的報導。

  “嘿,還真是那個獲得了國內醫術選拔賽第一名的小子,當初我還以為我們中醫界真的出現了一個天才,結果就是一個被人炒作出來的產物,身為我們華夏國人,竟然在國際醫術選拔賽中臨陣脫逃,簡直是丟了華夏國的臉面。”

  “之前,我在看到國內醫術選拔的報導之后,我就知道這一切都是扯淡了,這么一個毛頭小子可以獲得第一名?而且還是靠著中醫?因為你們這些敗類,所以現在的中醫界徹底的完了,我以后也不會再去看中醫了,實在是中醫讓我失望透頂。”

  不少認出沈風的人紛紛開口指責,一時間,整個頭等艙徹底的沸騰了起來。

  就連空姐也沒有讓乘客安靜,她們也看不過眼,這次華夏國在國際醫術大賽中丟臉丟大發了,最重要的是中醫竟然被國際醫術界否定了。

  面對這些指責,沈風十分平靜,這次他的確是食言了,看來得要找機會讓中醫翻身。

  宋天浩、宋玉萱、季韻寒和鐘伯則是心驚肉跳的,心里面對這些家伙十分惱怒,要是讓沈前輩不高興,這里的人真不夠讓沈前輩殺上一分鐘的。

  沈風從椅子上站了起來,說道:“現在中醫被全世界否定,不過,很快我會讓全世界的醫生搶著來學中醫!”

  “之前,我是因為有事才沒有參加國際醫術大賽,我會為這次的事情負責到底。”

  他向來是一個對錯分明的人,既然是自己的過失,那么大方的承認就可以了。

  袁吉文聽到沈風的話后,他嘴角不屑的笑容更加濃郁了:“小子,說大話之前,你不先看看自己的能耐嗎?當初你能夠獲得國內選拔賽的第一名,這其中肯定有內幕存在,你以為我們全部是傻子嗎?”

  “讓全世界的醫生搶著來學中醫?你睡醒了沒有?中醫很快就會消失了,你以為還有誰會愿意學中醫嗎?”

  “你負責到底?你拿什么負責?你有什么能耐負責?”

  一旁的劉建樹立馬說道:“這位是袁老袁吉文,他乃是西醫界的權威。”

  “是袁老啊!我聽說過的,他對各方面的疑難雜癥都很有研究。”

  “不錯,我表妹的病好像就是找袁老治療好的。”

  在周圍的乘客議論的時候,坐在袁吉文前面的一個穿著一身唐裝的老頭,他拉著身旁的一個七歲左右的小女孩,來到了袁吉文面前。

  唐裝老頭頗為客氣的說道:“不知能否為我孫女看一看,她的喉嚨從五歲開始失聲,到現在也沒能夠恢復過來,我為她看了不少名醫,全部看不好。”

  這唐裝老頭一看便不是普通人,身上有一種與生俱來的上位者氣勢。

  他為孫女跑遍了大江南北,可始終無法治療好小女孩的啞巴。

  從前看過的醫生要比袁吉文有名的多了,現在或許只是抱著試一試的心態吧!

  袁吉文見多了有權有勢的人,他同樣看得出這個唐裝老頭的不同,笑道:“醫者父母心,我可以幫你的孫女看看。”

  隨手幫小女孩檢查了一下喉嚨之后,袁吉文說道:“你孫女的病,必須要經過一系列的檢查,我才能夠得出結論,等飛機抵達天海了,我可以再為她診治。”

  “以你的描述和我剛剛初步的檢查來看,你孫女的喉嚨想要恢復,恐怕不那么簡單了。”

  “咻!”的一聲。

  正當這時。

  一道銀色光芒一閃而過,直接沖向了小女孩的喉嚨。

  待到銀色光芒消失,只見一根銀針穩穩的扎在了小女孩的喉嚨之上。

  唐裝老者頓時臉色大變,順著銀針看過去,動手的人赫然是沈風。

  袁吉文吼道:“胡鬧,簡直是胡鬧,你這是想要謀殺嗎?你以為自己是個什么東西?”

  在唐裝老頭也想要發飆的時候,沈風平淡的說道:“你剛剛不是問我拿什么負責到底嗎?我用我的醫術負責到底!”

  目光定格在小女孩的身上,說道:“你說句話試試。”

  見此,袁吉文等人覺得甚是可笑,以為這樣就可以治療好一個啞巴?簡直荒謬至極!

  可就在這時。

只見站在唐裝老頭身旁的小女孩,喉嚨里竟然隱隱的發出了聲音:“爺爺!”166網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