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四百零二章 無人信中醫

  宋天浩很快就將沈風等人下午離開的機票預定好了。天籟小說⒉

  這次宋家幫沈風拖延了一會時間,沒有功勞也算有苦勞,再者宋家為此失去了藥王門的庇護,總要對他們給予一點補償。

  在準備坐車離開宋家別墅之前。

  沈風看到宋家人臉上依舊布滿了猶豫,他說道:“你們宋家所做的一切我都知道,這樣吧!你們有什么要求可以盡管提出來!”

  聞言。

  宋堅白、宋高益和宋高朗立馬變得興奮了起來。

  夏百康連忙見縫插針的說道:“我可以替沈前輩補償你們,以后星云閣可以庇護你們宋家。”

  “雖說藥王門盛產靈藥,但我夏百康還不稀罕了。”

  一旁的古恒淵和賈龍軒等人直翻白眼,這老頭嘴上說的倒是很光鮮,說到底不就是想要讓沈前輩欠他人情嘛!

  在他們這些人眼里,交好藥王門的確重要,但沈前輩的人情更加重要。

  區區一個藥王門煉制的靈藥罷了,他們相信沈前輩的煉藥之術,肯定在藥王門之上。

  宋堅白連連擺手,說道:“多謝夏前輩的一番好意了,經歷了這次的事情之后,我們宋家不想再繼續下去了。”

  “這幾天打算將名下的產業全部處理完,我也想過一過閑云野鶴的日子。”

  話音落下,他小心翼翼的看著沈風,繼續說道:“沈前輩,我有一個不情之請,我想讓我的孫子天浩和孫女玉萱跟著您回去,平時您只要有空的時候指點一下他們修煉就可以了,這是老頭子我的一點心愿。”

  聽到宋堅白的話后,古恒淵和夏百康等人眼睛瞪大,如果宋天浩和宋玉萱接受沈風的指點,將來的前途絕對不可限量啊!這老頭還說要過什么閑云野鶴的日子,完全是在放狗屁!這純粹是在給宋天浩和宋玉萱鋪路。

  這個決定是宋堅白、宋高益和宋高朗商量之后得出來的,他們并沒有將此告訴宋天浩和宋玉萱呢!

  眼下聽到自己爺爺的這番話之后,宋天浩和宋玉萱微微愣了一下,隨后,他們看向沈風的目光之中充滿了希冀。

  宋堅白看到沈風忽然皺了皺眉頭,他嚇得心臟差點從胸口跳出來,急忙說道:“沈前輩,我只是這么一說,您不答應也沒關系。”

  沈風松開了眉頭,這次宋家算是付出了不少,既然是欠下的人情,那么總歸是要還的。

  如今吳州九龍山上的莊園,應該是差不多造好了。

  到時候可以先讓宋天浩和宋玉萱待在九龍山的莊園內,等他有空的時候,稍微在修煉上指導他們一下也無妨。

  看著嚇得夠嗆的宋堅白,沈風心里面頗為的無奈,說道:“我指點他們的時間非常有限,如果你一定要如此的話,那么就讓他們暫時跟著我回去。”

  宋堅白微微一怔。

  原本知道可能沒戲的宋天浩和宋玉萱頓時喜出望外,臉上爆出了抑制不住的驚喜。

  在宋家人全部認為不可能的時候,事情竟然來了一個一百八十度的大反轉。

  回過神來之后,宋堅白立馬不停的鞠躬,說道:“多謝沈前輩,多謝沈前輩,您只要偶爾在修煉上點撥一下,這就是他們天大的造化了。”

  隨后,他又瞪了一眼宋天浩和宋玉萱喝道:“你們兩個還不感謝沈前輩?以后給我聽沈前輩的話,要把沈前輩當做祖宗看待,否則你們兩個別回來見我了。”

  聽到爺爺的喝聲之后,沉浸在喜悅之中的宋天浩和宋玉萱,同樣是鞠躬感謝著沈風,這讓一旁的夏百康等人是羨慕嫉妒恨的,沈前輩可沒有欠他們什么人情,他們自然不好意思再提出什么要求來了。

  在答應了帶著宋天浩和宋玉萱一起離開之后。

  宋家人和徐惠芳他們一起送沈風和夏百康等要離開京城的人去機場了。

  至于不死妖蝎和空玄龜,沈風早讓它們兩個自己去修煉了,不必一直跟在他身邊。

  不死妖蝎和空玄龜全部受控于沈風,它們和沈風之間有著微妙的聯系,以后想要找到沈風并不是什么難事!

  不死妖蝎和空玄龜有著自己的修煉方式,一直跟著沈風不見得是什么好事情,所以沈風隨它們去了。

  反正以它們的實力,在地球應該不會遇到什么太大的危險。

  來到機場之后。

  沒過多久,沈風、宋玉萱、宋天浩、季韻寒和鐘伯順利登上了飛機,他們五人是坐同一架飛機去天海的。

  夏百康和古恒淵等人坐的是飛往其他地方的飛機。

  宋家幫沈風預定的自然是頭等艙,在飛機起飛之后,本來沈風想要閉目養神一會。

  可隔著一條過道的,另一邊的位子之上,一個六十多歲的老頭和一個西裝革履的中年男人侃侃而談。

  “劉董,經過這次的國際醫術大賽,中醫徹底沒人相信了,甚至我們國內的人也認為中醫是騙子的手段,我看你公司里的各種中成藥全部要停止產生為好。”那個六十多歲的老頭淡然的說道。

  他名叫袁吉文,在京城的西醫界有點名氣,只是之前舉行國內醫術選拔賽的時候,他并沒有去參加,正好他的現任老婆懷孕要生了。

  他的老婆才三十歲,纏著不讓他離開,最后耽誤了他去天海,所以當初他沒有和沈風見過面。

  不過,他一直通過電視在關注這次國內選拔賽和國際醫術比賽。

  “袁老,這次我想要請您擔任我們公司的醫學顧問,我們公司之前產生的大部分是中藥,這次必須要徹底改革了,需要您這樣西醫界的權威人士。”被稱為劉董的劉建樹,一臉肅穆的說道。

  劉建樹的劉氏制藥,如今在整個華夏國的不少城市都有分公司,目前他的身價高達六十億左右,這次他去天海,是想要在天海也開出一家分公司來,順便調整一下公司未來的展方向。

  袁吉文微微點頭:“劉董,我想再過不久,整個華夏國的中醫學院和中醫院全部要關門,以后華夏國只會有西醫,你的眼光還是不錯的,不能夠再等了,你的公司必須要立馬進行改革。”

  “這次我們國內的選拔賽可笑無比,竟然讓一個毛頭小子獲得了第一名,你說這種人會有什么醫術?中醫界的人完全是在嘩眾取寵,一味地抬高中醫有用嗎?最后那個毛頭小子臨陣脫逃了,簡直是可笑無比,如今是西醫大行其道,中醫該退出世界的舞臺了。”

  接著,他又說道:“說錯了,我說錯了,應該說中醫從來沒有登上過世界的舞臺,根本不存在退出。”

  坐在沈風身旁的宋天浩,聽到這兩個人的對話之后,他壓低聲音說道:“沈前輩,之前在國際醫術大賽中,其他國家的名醫全部否定了我們國家的中醫,在如此國際性的比賽中被否定,現在就連我們國內也要變得沒有人再相信中醫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