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三百九十六章 再無瓜葛

  (女生文學)

  黑色大奔和勞斯萊斯穩穩的停在了何家別墅門口。

  周圍的數棟別墅全部是何家的產業,所以何家人出來等待夏百康的到來,沒有引起什么人注意。

  坐在勞斯萊斯后座上的徐子義,看著何家別墅門口站著的人,他的目光定格在了何雁萍和何俊賢的身上,這么多年沒見到自己的兒子,可他還是一眼就可以認出來。

  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緩緩的從嘴巴里吐出,隨后,徐子義的目光在何良忠和何百振等人身上依次掃過,他還記得當年被逐出徐家之后,有一次他想要進何家見見自己的兒子,最后被何百振給一腳踢出了何家大門。

  原本他想要靠著自己的能力,在京城重新組建一個大家族,好好的彌補他的兒子,不想借助自己外甥的實力,誰知道他的兒子會忽然之間昏厥,看著沈風,他再次叮囑道:“小風,待會不管發生什么事情,請你一定要聽我的,這次舅舅真的求你了。”

  沈風感覺得出徐子義的決心,或許是心中充滿了對自己兒子的愧疚,畢竟這么多年過去了,他沒有盡到作為父親的責任。

  調整了一下情緒之后,徐子義伸手去打開車門。

  而何瑞興比徐子義先一步從車子上走下來,是駕駛大奔的司機給他打開車門的。

  他并不知道星云閣的太上長老和尹家的尹老爺子在來這里,看到不僅何家人全部站在了門口,就連武云堂的大長老和其孫子也在,難道說他剛剛在電話里說的事情,徹底將何家惹怒了嗎?

  兩只手腕中骨頭碎裂的何瑞興,極為恭敬的走到了何家人和武云堂大長老等人面前,畢恭畢敬的打了一聲招呼之后,他說道:“徐子義和沈風就在后面的車子上,沈風這廢物對我們沒有任何用處,需要我將他直接打殘嗎?”

  不等何家人回答,潘弘毅便開口了,他面容肅穆的說道:“這種時候不要節外生枝了,夏老隨時會抵達這里,在抽取了徐子義的鮮血和骨髓之后,立馬讓他們滾蛋,你們和他們之間的恩怨,過了今天之后,隨便你們如何處理。”

  聞言,何瑞興是一頭霧水。

  何百振隨即給他解釋了一遍原因,聽到星云閣的太上長老要趕來這里,他隨即倒吸了一口冷氣,這可是武道界的巔峰人物啊!難怪何家和武云堂的大長老全部出來迎接,眼下的確不是和徐子義這等小人物計較的時候,心里面暗自感嘆徐子義和沈風真是好運的同時,他眼眸里的陰狠之色不停閃動著。

  在何瑞興等人交談之時。

  沈風和徐子義也從勞斯萊斯上走了下來,以徐子義的聽力,沒有聽清楚這些人的談話。

  倒是沈風將其聽得一清二楚,夏百康要來這里?難道說夏百康的星云閣是何家背后的武道勢力?

  畢竟今天夏百康和古恒淵等人出來,他們就是到自己宗門所掌控的家族內去走走的,也難怪沈風會有這個猜測。

  徐子義的身體有點兒緊繃,一步步往何家大門口走出,而沈風則是落后一步,雖說他能夠幫助舅舅輕松解決這里的事情,但徐子義心里面的心結必須要解開,有些事情還是讓他自己處理比較好。

  如果沈風以最快速的方式處理了,說不定徐子義反而會被心結給困住一輩子。

  徐子義的目光始終定格在何雁萍和何俊賢的身上,一步又一步的不斷靠近,他臉上充滿了復雜之色,嘴唇微微的蠕動著,想要說話,可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么?

  何雁萍對于徐子義的目光,她臉上充滿了厭惡,眉頭緊緊皺了起來reads();。

  如今的徐子義修為在后天二層,在場的不少人全部都可以清楚的感覺到,只是一個后天二層的人罷了,對何家來說沒有太大的用處。

  坐在了輪椅上何俊賢,目光中沒有期待,沒有興奮,有的只是冰冷之色,靜靜的看著不停靠近的徐子義。

  在徐子義完全走近,站在這對母子面前之后,他醞釀了片刻,剛剛想要開口。

  可只見何雁萍,喝道:“徐子義,當年你欠了我們母子那么多,現在是你歸還的時候了,小賢需要你的鮮血和骨髓才能夠恢復,讓潘老抽出一部分你體內的鮮血和骨髓,你就可以離開這里了,從此以后,你和我們再無任何瓜葛,別到處說小賢是你的兒子,看看你自己的這副德性,你配嗎?”

  何俊賢臉上充滿了不悅:“媽,我從來沒有這種廢物一樣的父親,趕緊抽出他的血液和骨髓,我多看到一眼就惡心,讓他快點滾出我的視線。”

  徐子義的身體僵了僵,想要說的話卡在了喉嚨里,看來人真的是會變的,明明當年自己的兒子是那么舍不得離開他。

  他的后背瞬間彎了不少,難道說他當年的選擇真的錯了嗎?難道他當初要對自己的親妹妹不管不顧?難道他要對自己的親外甥不管不顧?他做不到,他真的做不到!

  潘弘毅臉上充滿了不耐煩,一旁的潘宇華看到爺爺的表情變化之后,他喝道:“耽誤什么時間?要是因為你們何家讓夏老不開心了,你們承擔得起這個責任嗎?”

  何良忠對潘弘毅露出了一抹歉意的神色,隨后他看著徐子義,說道:“趕緊配合潘老,只需要抽出一點你體內的血液和骨髓,不會對你的生命造成影響的,小賢是你的兒子,這算是你對他的補償。”

  “等你這次補償完之后,以后你和小賢真的就沒有任何關系了,你也不再欠我們何家的。”

  何百振見徐子義站在原地不說話,也不動彈,他吼道:“徐子義,難道非要我們動手嗎?現在你為當年所做的選擇后悔也沒有用了,瞧瞧站在你身后的小廢物,這次要不是沈逍遙前輩和沈家有仇,屠殺了沈家的人,你早已經到閻王殿上去報道了。”

  何瑞興在一旁戲虐的看著:“徐子義,今天是你運氣好,我們何家要有大人物過來,只是抽出你的一點血液和骨髓,你應該要偷著樂了,要不然非但要抽你的血液和骨髓,還要打斷你的手腳,打斷你身后這廢物的手腳。”

  沈風的眼眸微微一凝。

  徐子義握住了沈風的手臂:“小風,說好的,今天的事情讓我來處理。”

  接著,他又繼續自嘲的說道:“從此以后,毫無瓜葛也好,只是抽取一點血液和骨髓,我死不了的,就當是我為當年的選擇還債,把債還清了,我也會活的輕松一點。”

  沈風忍著心中冒起的怒火,雖說一點血液和骨髓不會影響生命,但不想看到徐子義承受疼痛了,他說道:“舅舅……”

  “啰啰嗦嗦的,你們要廢話到什么時候,我看先讓我把小廢物給廢了,省得他在這里耽誤事情。”何瑞興直接打斷了沈風的話。

  在他的話音剛剛落下的時候。

  只見遠處又有兩輛車子在行駛而來了,何良忠一眼就認出了這是尹家的車子,他說道:“潘老,尹家的車子來了!”

  聞言。

  潘弘毅眼眸中充滿了不耐之色,他知道來不及處理徐子義的事情了,他喝道:“先讓他們兩個待在一旁閉嘴,要是影響到了夏老,休要怪我對你們何家不客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