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三百九十四章 該是補償的時候了

  沈風和徐子義沒有坐上黑色大奔,而是宋家人另外給他們安排了一輛勞斯萊斯。

  何瑞興實在想不通為什么宋家會和徐子義等人扯上關系?在他坐上黑色大奔之后,強忍著的怒火終于爆發了出來,感受著兩只被捏碎的手腕,想要輕輕動一下,立馬痛的倒吸著冷氣。

  緩了一下之后,何瑞興對著司機,說道:“開車!”

  黑色大奔發動之后,平穩的朝著何家的方向形勢而去,沈風和徐子義乘坐的勞斯萊斯不緊不慢的跟著了后面。

  如今的宋家完全名存實亡,在宋家名下有這么多產業,甚至不用何家動手,恐怕用不了多久便會被京城各大家族分食。

  可何瑞興咽不下這口氣啊!這次是為了把徐子義帶回去,他才來宋家走一趟。

  既然徐子義要跟著他一起回何家,那么等到將其鮮血和骨髓抽出來之后,以何家對徐子義的厭惡程度,到時候他要怎么處置都可以,他迫切的要將心中的悶氣釋放出來。

  剛剛何瑞興聽到了沈風稱呼徐子義為“舅舅”,他立馬猜測到了沈風的身份。

  當年何雁萍和徐子義離婚,帶著兒子何俊賢獨自回何家,這件事情的導火線就是沈風。

  這次徐子義竟然帶著沈風一起去何家,這不是在提醒何家當年的事情嘛!恐怕沈風就算不死,也會被打斷手腳扔出何家!

  到時候,他來處理這樣的事情就可以了,他的兩只手不能夠動,這不是還有兩條腿呢嘛!可以用腳將沈風和徐子義的骨頭給踩碎。

  等出了這口氣之后,再慢慢考慮說動何家對宋家動手,他身為何家的管家,被打成了這副慘樣,等于是打了何家的臉面,如若是曾經的宋家,那么何家只能夠忍氣吞聲,只可惜宋家現在是離開水的魚,恐怕活不了多久了。

  想著、想著,何瑞興嘴角浮現了一抹猙獰的冷笑,自語道:“徐子義那蠢貨,這種時候竟然還同意帶著一個廢物一起去何家,可惜宋家人沒有陪著一起,否則老夫非得要讓他們知道后悔這兩個字是怎么寫的!”

  而跟在黑色大奔后面的勞斯萊斯之上。

  沈風和徐子義坐在了后座上。

  見自己的舅舅滿臉擔憂的模樣,沈風說道:“舅舅,不會有事的。”

  聽到沈風的聲音之后,徐子義回過了神來,說道:“小風,你看我這記性,有你在這里,小賢絕對能夠恢復過來的。”

  “當年的事情不能夠說誰對?誰錯?我只是做了自己必須要做的事情,而雁萍也只是做了自己的選擇,雖然很多時候心里面會憤怒,會不甘心,會悲哀,但我和雁萍算是家族聯姻,她最后帶著兒子離開,這也是在情理之中的。”

  “所以,小風,待會所有事情讓我自己處理,我還記得小賢當年不想離開的我的畫面呢!”

  沈風微微點了點頭,如果徐子義可以處理好,那么他自然不會插手此事,畢竟當年是因為他,徐子義才會落得離婚的結果。

  見沈風答應了下來,徐子義是輕輕的松了一口氣。

  從宋家開到何家的別墅,大約需要四十分鐘左右,徐子義陷入了沉默之中,沈風沒有開口去打擾,他的舅舅現在需要靜一靜。

  與此同時。

  京城何家別墅的大廳里。

  老爺子何良忠陪在一老一少身旁。

  這一老一少是武云堂的長老潘弘毅和他的孫子潘宇華。

  武云堂在武道界算不得什么入流的勢力,其宗門之中修為最強的也只不過是先天后期罷了!這潘弘毅乃是武云堂的大長老,如今的修為在先天中期,他這次帶著孫子潘宇華來俗世界辦事,順便來了一趟京城,正好何家在今天舉辦家族聚會。

  大廳里只有何良忠、潘弘毅和潘宇華這三人,其余何家之人全部在何俊賢的房間里。

  經過了潘弘毅的治療之后,何俊賢已經從昏迷之中醒過來了,只是全身有一種癱瘓的趨勢。

  據潘弘毅這老頭所說,只要取到何俊賢親生父親的血液和骨髓,在一個月之內便可以讓其恢復正常。

  何良忠一個勁的對潘弘毅表示感激,何俊賢的修煉天賦非常的不錯,可以說是何家年輕一輩之中最好的。

  現任何家家主膝下又沒有子女,所以何老爺子等何家之人,對于從小改回何家姓氏的何俊賢非常的疼愛。

  “爸,俊賢的情緒穩定了不少,現在只要取到徐子義的血液和骨髓就可以了。”一名五十到六十歲之間的老頭從樓上走了下來,他乃是何家的現任家主何百振。

  在走近之后,何百振再次對潘弘毅表示了感謝:“潘老,這次多謝您愿意出手,今后有什么吩咐,我們何家定當竭盡全力。”

  潘弘毅擺了擺手,一臉平淡的說道:“百振,今天之內必須要取到血液和骨髓,要不然老夫也無能為力。”

  聞言,何百振隨即撥通了何瑞興的手機號碼,沒過多久,電話那頭便傳來了何瑞興的聲音。

  被捏碎手腕的何瑞興,讓司機幫他按的接聽鍵,并且將揚聲器打開了。

  之前何瑞興一直處于憤怒之中,忘了及時打一個電話回何家。

  在電話被接通之后,何百振立馬問道:“何管家,你有把徐子義在帶回來了嗎?”

  聞言,何瑞興立馬將他在宋家的遭遇仔仔細細的說了一遍,最后又將徐子義帶著沈風一起來的事情也說了出來。

  聽到何瑞興被宋家大少給踢飛了,還被宋家家主扇了耳光,并且捏碎了兩只手腕,何百振的眉頭瞬間緊皺了起來,臉上有隱隱的怒火在冒出來,不禁喝道:“好一個宋家,他們還以為像從前一樣有著藥王門的庇護嗎?你的傷不會白受的,等處理好了俊賢的事情,我會讓整個宋家之人全部跪在你面前懺悔!”

  接著,他又說道:“徐子義竟然敢將那個廢物也帶過來?當年的事情全部是那個廢物引起的,我看這個世界上也只有徐子義他們把那個廢物當成寶了。”

  在掛斷電話之后,何百振將事情大致對何良忠等人說了一遍。

  何良忠隨即橫眉冷眼了起來,冰冷的說道:“待會別讓那個廢物踏進我們何家的大門,如果徐子義不乖乖讓潘老取血,抽骨髓,那就先讓他那個寶貝廢物去閻王殿上報道,然后再將他四肢的骨頭全部碾碎,這樣他就只能夠乖乖聽話了,待會先和雁萍知會一聲。”

  “這是徐子義欠我們何家的,現在該是他補償的時候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