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三百九十三章 陪你走一趟

  宋天浩眉頭勐的一皺。

  徐子義是沈前輩的親舅舅,眼前這不知道從哪里冒出來的老雜毛,竟然敢讓徐子義滾出來?

  作為藥王門長老曾經的記名弟子,雖然宋天浩的修煉天賦并不出色,但他醫術和制藥方面卻有過人之處。

  何家的一個小小管家,他從前自然不會留心了。

  要是讓沈前輩聽到這老雜毛的叫喚,說不定會心情變得的很糟糕,他這兩天一直琢磨著要怎么樣才能夠死皮賴臉的跟在沈前輩身邊?

  一旦沈前輩不高興了,他心里面的想法肯定會泡湯,所以越看這老雜毛是越不順眼。

  何瑞興見愣神沒有開口的宋天浩,他以為是對方不敢還嘴,現在宋家只能夠像縮頭烏龜一樣縮著,他背后可是有著何家的,而何家背后又有武道界的勢力武云堂!

  正當他一臉戲虐的想要再次開口的時候。

  宋天浩勐的抬起了自己的右腿,快速的朝著何瑞興的肚子踢了過去。

  雖說何瑞興有后天二層的修為,但宋天浩不管怎么說,也要比這老雜毛強上一籌的。

  面對宋天浩突然踹出的這一腳,正處于瑟中的何瑞興完全反應不過來,在他臉上的神色驟然一變的時候,這一腳已經和他的肚子相接觸了。

  “砰!”

  宋天浩這一腳根本沒有留情。

  只見何瑞興身體一彎,整個人被踢飛了出去,最后撞擊在了黑色的大奔之上。

  “啪啦!啪啦!”

  大奔的玻璃窗戶都被何瑞興的身子給撞碎了。

  這老頭身子倒在了地面上,手掌捂著肚子,只感覺胃里面一陣陣翻江倒海的。

  “嘔!嘔!嘔!”

  他忍不住趴在地上嘔吐了起來,甚至吐的鮮血都吐出來了。

  好半晌之后,他才從地上爬了起來,整個人完全站不直了,肚子上一陣陣的疼痛,目光不可思議的看著宋天浩。

  宋家都已經被藥王門給拋棄了,宋天浩這沒腦子的宋家大少,竟然還敢如此的趾高氣昂?感受著嘴巴里難聞的味道和血腥味,他的怒火頓時“噌噌噌“的往上冒。

  宋天浩質問道:“老東西,是誰讓你來我們宋家門口撒野的?”

  聞言,何瑞興差點被氣的再次吐血,搞了半天,對方根本沒認出他的身份來?身上后天二層的氣勢隱隱冒出,可他這點修為根本奈何不了宋天浩的,在他想要道出自己的身份時。

  宋堅白、宋高益、宋高朗和宋玉萱全部走了出來,宋高益身為如今宋家的家主,曾經多次和何家的家主見過面,那時候何瑞興一直跟在其身旁,他倒是一眼認出了何瑞興,皺眉道:“何管家?”

  轉而,他又看了一眼宋天浩,問道:“天浩,這里發生了什么事情?”

  何瑞興見真正的主事人出來了,他臉上浮現了冰冷的笑容,這些人應該不會和宋天浩一樣看不清楚形勢了,在他想要說幾句狠話的時候。

  宋天浩把之前何瑞興讓徐子義滾出來的事情說了一遍。

  聽到這等敘述之后,宋高朗等人身上的氣勢全部爆發,要知道如今他們宋家和藥王門沒關系了,只能夠緊緊的抱住沈前輩的大腿了,眼下何家家主的一條狗來亂吠,竟然還敢讓沈前輩的舅舅滾出來?

  宋高益吼道:“天浩,你知不知道錯了?”

  聽到宋高益的喝斥,感覺到宋家人身上的氣勢,何瑞興還是覺得宋高益等人挺懂事的,他說道:“宋家主,你的這個兒子可是本事的很,今天必須要讓他給我一個交代,否則……”

  可這老雜毛喉嚨里的聲音忽然停止了。

  只見宋高益身影朝著何瑞興沖了過去,“啪!”,一巴掌扇在了這老頭臉上之后,他的手掌又勐的握住了對方的兩個手腕,用力一捏,“咔嚓!咔嚓!咔嚓!”的骨頭斷裂聲回蕩在空氣之中。

  “啊”何瑞興殺豬般的慘叫聲回蕩在了空氣之中,身子直接跪倒在了地面上。

  宋高益再次看向了宋天浩:“你簡直錯的離譜,像這種來撒野的老東西,你要再放開一點,你剛剛下手實在太輕了,就算把他打死在這里,也有老子給你擦屁股呢!”

  兩只手掌的手腕完全被捏碎的何瑞興,其半邊臉頰也腫的像個豬頭一樣,這宋高益等人全部是瘋了嗎?他們這是要干嘛?明明已經和藥王門沒關系了,他們怎么還敢如此囂張?甚至還想要直接殺了他?

  何瑞興思忖了片刻之后,他猜測宋家是想要破罐子破摔了,宋家完全是想要多拉一點人做墊背的,正所謂狗急了還跳墻呢!

  想通了這一點之后,何瑞興壓下了怒火,等辦完這次的事情之后,有的是機會收拾宋家,眼下他一個人在這里,如果敢和宋家硬碰硬,那么最后說不定真的會死!

  強忍著身上多個部位的疼痛,他站起身,有點口齒不清的說道:“宋家主,誤會,這次我只是來找徐子義的,說到底徐子義和我們何家還有點關系呢!”

  剛剛宋高益等人差點忘了,徐子義曾經還是何家老爺子的女婿呢!

  身處屋子里的沈風和徐惠芳等人,他們全部被剛剛何瑞興的慘叫聲吸引了。

  于是乎,沈風幫他們恢復修為的事情又一次被打斷了,一行人走出來之后,徐惠芳、徐南升和徐子義看到何瑞興的時候,他們的臉色不禁變得難看了起來。

  何瑞興不想在這里久留,立馬將何俊賢走火入魔,需要徐子義幫忙的事情說了一遍。

  當然他并沒有說出要徐子義的鮮血和骨髓做藥引!

  聽到自己的兒子生死不明后,徐子義臉上布滿了擔憂,自從當年被逐出徐家,他的老婆帶著兒子回到何家之后,他再也沒見過自己的兒子一面,甚至連在電話里通話的機會也沒有。

  可以說根本沒有猶豫,徐子義說道:“我和你去何家。”

徐南升和徐惠芳臉上充滿了擔憂之色,他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