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三百八十六章 前輩恩德,沒齒難忘

  “噗!”的一聲。

  忽然!

  沈風身體內血氣瘋狂上涌,一口鮮血從他嘴巴里噴灑而出,手掌緊緊的捂著胸口,兩條眉毛仿佛都要皺到一起了。

  不過,在他口中噴出鮮血的時候,他將鮮血內蘊含的力量禁錮在了體內。

  靈魂體越飄越遠的沈泉天,在遠處的天空之中,隱隱的看到沈風吐血捂著胸口的畫面之后,他猜測肯定是自己爺爺身體自爆,使得沈風受了不輕的內傷,要不然怎么可能口吐鮮血呢?

  而他的爺爺和父親不會形成靈魂體的,可以說是徹底的死亡了,眼看著自己距離沈家莊園越來越遠,他臉上充斥著無窮無盡的滔天怒火。

  原本他是武道界第一公子,將來的前途不可限量,甚至他想要掌控華夏國的整個武道界,如今卻茍延殘喘的變成了一個靈魂體?不過,要不是有數年前的那一次機遇,恐怕他現在也要命喪黃泉了。

  慢慢的。

  沈家莊家完全消失在了沈泉天的視線里,他的靈魂體在天空中不停快飄蕩著,眼眸中閃動著陰狠之色,自語道:“小雜種,我是要站上世界巔峰的人,我所有擁有的機遇不是你能夠比較的,讓我奪血是你的榮幸,我總有一天會讓你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你只是被京城沈家拋棄的一個棄子罷了!憑什么能夠站到我的頭上?像你這種廢物,永遠只能夠為我這樣的天才服務。”

  此時。

  沈家莊園內的空地之上。

  沈風的臉色越來越難看了,心臟是一陣陣難以言喻的絞痛,嘴巴里不停的吐出氣來。

  額頭上的汗珠如雨后春筍一般冒出來,牙齒緊緊的咬著,手掌也早已經握成了拳頭。

  如今別說是去追沈泉天的靈魂體了,沈風連跨出步子的力氣也沒有。

  心臟不停的抽搐著,仿佛是被無數根尖刺不斷的穿透,再穿透!

  一種不安擴散遍了他的全身,之前他有過這樣的感覺,其中有一次是在飛機上,那時候他同樣是噴出一口鮮血來的。

  不過,那一次,沒過多久,他的身體立馬逐漸的穩定了下來,可以說來的快,去的也快。

  這肯定和他在仙界創造的小世界有關。

  仙界的小世界因為是他所創造的,所以一旦小世界遭受創傷,他本人不管相隔多遠,立馬會感覺到,甚至自身也會受到嚴重的影響。

  之前小世界應該很快就穩定了下來,所以沈風的身體也快恢復了穩定。

  但這一次,沈風的身體遲遲無法穩定,看來他創造的小世界遭受到了非常嚴重的創傷。

  夏百康和古恒淵等人看到沈青松自爆身體的地方,出現了一個不斷往地面下延伸的坑洞。

  在沈風的隔離之下,沈青松自爆的威力只能夠往下方蔓延。

  估算著這個坑洞往下延伸的距離,此等威力恐怕就算是跨出先天巔峰之上很久的強者也無法抵擋。

  如果剛剛沈前輩沒有將沈青松的身體及時隔離,那么這片空地上的人恐怕全部會在沈青松的自爆之中死亡。

  在他們看來沈風是為了阻隔沈青松的自爆,而導致了身體里受了嚴重的內傷,實在是沈青松的自爆之力太強大了,他們看著這個黑漆漆的坑洞,甚至有點看不清盡頭。

  不死妖蝎和空玄龜自然看出不對勁來了,它們不會認為沈風是被沈青松的自爆弄傷的,剛剛在沈泉天的靈魂體飄向天空的時候,它們想要出手的。

  可不死妖蝎如今的修為有限,而且以它現在的情況,估計是無法阻攔下靈魂體的,而空玄龜和它的情況差不多,況且它們都沒有御空飛行的能力呢!

  夏百康和古恒淵等人目光盯著一臉痛苦的沈風,他們不敢在這個時候開口,只是站在一旁守候著,一個個心都提了起來,臉上充滿了真摯的擔憂。

  捂著胸口的沈風,根本沒心思去理會其余人,嘴角的血跡也沒有擦掉,心臟越來越痛了,全身的骨頭也有一種要散架的趨勢。

  深吸了一口氣之后,沈風立馬就地盤腿而坐,體內不停的運轉著帝王訣。

  徐惠芳扶著徐南升和徐子義也走了過來,他們和古恒淵等人心里的想法相同,根本沒想到沈青松等人會復活,今天的事情會是以這樣的結局收場!

  徐惠芳將不能夠站著的徐南升和徐子義放在了地面上,徐南升低聲說道:“惠芳,小風這個孩子吉人自有天相。”

  可嘴上雖然這么說,但他心里面也惶惶不安。

  不遠處的宋家之人全部望著沈風這邊的方向,緊張的身體一動不動的。

  隨著時間慢慢的流逝。

  一個多小時過去了。

  坐在地面上的沈風,幾乎要皺在一起的眉毛松了開來,他身體內的痛苦在逐漸的消失了。

  他知道肯定是他所創造的小世界又受到攻擊了,而且這次他的小世界雖然最終穩定了下來,但肯定是有了一定程度的毀壞。

  身體內所受的傷勢,恐怕要調養兩天才能夠徹底恢復了,他創造的小世界等于是他身體的一部分。

  假若有一天,他所創造的小世界徹底被毀滅,恐怕他會受非常嚴重的傷勢,甚至是直接陷入深度昏迷之中。

  沈風慢慢的睜開了眼睛,看到周圍的徐惠芳和古恒淵等人之后,說道:“我沒事,你們不用這么緊張。”

  聞言。

  王語蝶這丫頭第一個沖了上來,從懷里拿出了一塊手帕,蹲下身子,溫柔的幫沈風擦去了嘴角的血跡,說道:“沈前輩,剛才謝謝您了,要不是有您把我拉開,恐怕沈泉天他們第一個就會攻擊我。”

  鼻子里竄進了手帕上少女身體的香味,沈風剛想要從地上站起來的時候。

  只見季韻寒和夏慕煙,甚至還有宋玉萱,她們全部走了出來,從身上不約而同的拿出手帕和絲巾,想要幫沈風去擦去額頭上的汗水。

  沈風可不想為了女人的事情頭大,他直接用手背擦去額頭上的汗珠,佯作沒看到季韻寒她們的行為,從地上站了起來。現在要去追沈泉天的靈魂體肯定來不及了,而且因為小世界的原因,他受了不輕的內傷。

  只是在他思索沈泉天為什么會形成靈魂體的時候!

  古恒淵第一個朝著沈風真誠的跪了下來,說道:“沈前輩,這次您為了救我們,連自己都受了內傷,我想以您的能力肯定可以離開的,您卻如此的為我們著想,您的大恩大德,我這輩子沒齒難忘!”

  在他跪下來感謝的瞬間。

  賈龍軒暗罵自己拍馬屁的機會被古恒淵這老頭搶去了,不過,現在是表態的時候,他也隨即跪了下來。

  然后夏百康等人全部紛紛下跪,感謝著沈風的大恩大德。

  沈風心里面是非常的無奈,他真想說這是一個誤會,他的傷可不是因為這些人而受的。(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