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三百七十七章 大逆不道?

  周圍頓時變得靜悄悄的。

  “噠!噠!噠!”

  只有沈風跨出步子之后,腳掌踩在地面上發出的聲響。

  京城沈家的沈啟善、沈遠誠和沈歷揚,眼睛瞪得如同巨大的燈籠一般,其眼眶里凸起的眼珠子,仿佛要瞪大的爆裂了。

  回想著剛剛沈風殺死沈無念的手段,如此凌厲的拔骨抽筋,恐怕就算是先天中期強者也做不到的吧?也就是說沈風最起碼有先天后天,或者是先天巔峰的修為?

  沈啟善等人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眼睛所看到的,沈風不是一個不能夠修煉的廢物嗎?怎么可能在如此年紀便跨入了先天宗師的行列?

  可事實就擺在了眼前,沈無念畢竟是先天初期的強者啊!沈風這等凌厲的殺人手段,如風暴、如霹靂、如閃電,讓沈啟善等人渾身哆嗦了起來。

  而武道界沈家的沈青松、沈延州和沈泉天看到這一幕之后,起先他們的眉頭緊緊皺了一下,不過,隨即又松了開來,畢竟死的只是京城沈家的沈無念罷了,他們自然不會傷心難過了。

  反而臉上逐漸爆出了驚喜之色,沈風這個廢物如今的修為,竟然可能在先天后期和巔峰之間,這是不是意味著他體內再生了仙元之血?甚至再生了更加濃郁的仙元之血,要不然他怎么可能在這等年紀抵達這樣的修為?

  夏百康等人臉上是一副理所當然的神色,京城沈家和武道界沈家的這些土雞瓦狗,根本連給沈前輩塞牙縫的資格也沒有。

  站在夏百康身旁的王語蝶,嘴巴微微張開著,美眸里充滿了不可思議。

  她之前從沈泉天口中了解到的,沈風一生出來就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廢物,一輩子也無法踏上修煉一途,而且他的命還會給家族帶來災難。

  反正沈泉天說了很多,在他口中當年他們把沈風逐出沈家,這已經是寬宏大量了,沈風應該要對他們感恩戴德的。

  出于對沈泉天有一些好感,這丫頭還真的相信了,再有自己的外公、舅舅和母親被抓,沈風卻遲遲沒有出現。

  她更加覺得沈風不僅是一個廢物,還是一個不折不扣的縮頭烏龜。

  只是眼下沈風以如此血腥的方式,將沈無念這位先天初期的強者給拔骨抽筋,這樣的人是廢物嗎?況且沈風看上去太年輕了,簡直好像和她差不多大小,再有沈風長得也太帥了一點吧?

  可能用帥來形容不太貼切,這是一種身上散發出的獨有氣質。

  縮成了只有巴掌大小的不死妖蝎和空玄龜,趴在在賈龍軒他們的身旁,懶散的看著事情的發展,尤其是不死妖蝎,從始至終它臉上都充滿了不屑之色,這些人當年竟然敢拋棄恩公?簡直是眼睛長在屁股上了,要不是看到恩公想要自己解決,它早就忍不住動手了。

  被宋玉萱扶著的宋天浩,看到沈無念如此凄慘的死在了沈風手上,他激動的臉色漲紅一片,如果不是喉嚨里不能夠說話,那么他肯定為沈風搖旗吶喊了。

  從剛剛接到自己師父的電話,得知被逐出師門之后,他心里面就充滿了憋屈,藥王門的那些混蛋憑什么這樣對他們?他不甘心,他想要將來讓藥王門后悔,他知道或許跟在沈風身邊,他真的能夠做到讓藥王門后悔。

  宋堅白眼睛里有點濕潤了,這次還好沒有選擇錯誤,要不然他要成為宋家的大罪人了。

  宋高益和宋高朗嘴角浮現著笑容,心里面覺得特別解氣,這次他們的驚天豪賭是賭對了。

  在所有人心思各異的時候。

  沈風已經走到了綁住徐惠芳、徐南升和徐子義的木頭柱子前,依次幫他們三個解開了綁住的繩子,順便將他們身上被封住的穴位給解開了。

  看著膝蓋骨碎裂,肩膀骨被石子洞穿的徐南升和徐子義,沈風心里面充滿了愧疚:“外公、舅舅,是誰對你們動手的?”

  事情到了這個地步。

  徐南升和徐子義沒有隱瞞的必要了,將膝蓋骨是被沈歷揚踢碎,還有肩膀骨是被沈泉天用石子洞穿的事情完全說了出來。

  聞言。

  沈風讓徐惠芳陪著徐南升和徐子義就地坐一會,他將目光看向了沈歷揚。

  被沈風的目光注視著,沈歷揚瞬間感覺呼吸不暢,他如今只是半步先天的修為,更加不可能會是沈風的對手。

  一旁的沈泉天在得知沈風有可能是先天后期和巔峰之間的修為后,他身體內戰意涌動,終于有一個年輕一輩可以和他一戰了。

  只是他心里面更多的是不甘心,在他看來沈風的年紀比他小,當年還被他們抽取了仙元之血,如今憑什么要追趕上他的修為了?甚至或許已經和他的修為持平了!

  可不等沈泉天動手。

  沈遠誠算是沈風名義上的爺爺,他見沈風的目光定格在了沈歷揚的身上,回過神來之后,他大怒道:“大逆不道,你個大逆不道的小子,你竟然殺了你的親叔叔,難道你現在想要殺死你的親生父親嗎?這種有違天倫的事情,你竟然也做得出來,你是不是還要殺死我這個親爺爺?”

  他見沈青松等人依舊鎮定,所以他知道沈青松等人并不懼怕沈風的實力。

  沈風眉頭一皺。

  這個時候,竟然來和他談論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了?當年他被沈青松、沈延州和沈泉天奪血的時候,沈遠誠等人在哪里?

  當年沈青松等人將他說成是災星,將他說成是廢物,沈遠誠等人又做了些什么?

  親叔叔?

  親生父親?

  親生爺爺?

  全部都是狗屁!全部都是臭狗屁!

  剛剛沈風只是釋放了一部分的戾氣和殺氣,體內還壓制著大部分的戾氣和殺氣沒有釋放出來。

  此刻。

  沈遠誠一開口。

  當年嬰兒時期的一幕幕全部浮現在腦海之中,他再也無法壓制戾氣和殺氣了。

  任由著戾氣和殺氣如同火山噴發一般,從他的身體之內沖天而起。

  無窮無盡的戾氣和殺氣席卷四周的空間,那些修為弱一些的人,臉色頓時變得難看無比,甚至有人直接被戾氣和殺氣影響了心智,毫不猶豫的對身邊的人展開了攻擊。

  這些戾氣和殺氣倒是避開了徐家人、宋家人、夏百康、古恒淵和賈龍軒等人。

  同時。

  沈風的手掌朝著沈遠誠一揮。

  凝氣成劍!

  一把由靈氣凝聚而成的利劍,快速朝著沈遠誠掠了過去,其中充滿了澎湃的劍氣。

  這一劍內的力量仿佛能夠劃破天空一般。

  感受到滔天戾氣和殺氣,沈遠誠已經傻了眼睛,雙腿不聽使喚的亂顫了起來,此刻,對于朝著自己沖擊而來的靈氣之劍,他完全沒有躲避的可能了。

  不遠處的沈青松、沈延州和沈泉天也來不及阻止了。

  “唰!”的一聲。

  靈氣之劍快速的從沈遠誠頭頂之上劈了下去。

  只見從他的腦門之上開始有一條血線在往下延伸,一路開始不停的往下蔓延,最后這條血線正好將他的身體對半劃分。

  隨后。

  下一秒鐘。

  “嗤!”的又一聲。

  沈遠誠直接被沈風的靈氣之劍一劈為二了,左半邊身體和右半邊身體完全分開倒在了地上。

  他體內的各種內臟和器官,從他被劈開的身體里掉落了出來。

  沈風自嘲的笑了一聲:“大逆不道?有違天倫?”

  “在我沈風的世界里,我就是道,我就是天,今日我屠定了你們沈家滿門!”

  “我和你們沈家沒有任何關系!”(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