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三百七十六章 鋒芒初現拔骨抽筋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見古恒淵和夏百康瞬間逼近的身影,沈青松和沈延州臉上的表情沒有任何一絲的變化。

  古恒淵和夏百康將體內的靈氣催發到了極致,先天巔峰的氣勢從他們的身上爆發而出。

  周圍的武道界沈家和京城沈家的人紛紛四散開來,先天巔峰宗師之間的戰斗,如果他們被卷入其中,那么最后只有死路一條的份。

  凌空躍起的古恒淵,猶如展翅高飛的雄鷹,他的肩膀一抖,兩只手掌朝著沈青松和沈延州一推:“云霧漫天!”

  四周空氣中的水份快速在沈青松和沈延州這邊凝聚,最后這些水份全部化為了白茫茫一大片的霧氣,將沈青松和沈延州給籠罩在了其中。

  這一招可以讓被困在其中的人,短時間內迷失方向感,甚至不知道迷霧外的人會從哪個方向攻擊?

  雖說迷霧內的人看不到外面,但迷霧外的人卻隱隱約約的可以看到被困其中的身影。

  在古恒淵施展這一招云霧漫天的時候。

  夏百康和他配合的非常好,幾乎是在迷霧形成瞬間,他的右手手掌連連朝著沈青松和沈延州拍出:“開元掌!”

  洶涌的能量從他的右手手掌上爆發,一種青色光芒從他掌心內不斷透了出來,他手掌周圍的空氣被極具的壓縮了起來。

  “轟!轟!”兩聲。

  兩只青色的手掌印,頓時依次朝著迷霧中的兩道身影掠了過去。

  這兩只青色的手掌印,每一只都猶如臉盆大小,其中蘊含的力量,恐怕一般的先天巔峰宗師絕對無法招架了。

  待到兩只青色的手掌印沖入迷霧之中,快速臨近沈青松和沈延州的時候,迷霧也在慢慢的散去了。

  只是此刻兩只青色的手掌印,完全臨近了沈青松和沈延州的身體,他們根本是躲無可躲了。

  不過,沈青松和沈延州好像完全沒有要躲避的意思,嘴角浮現一抹平淡的冷笑,身體之內的靈氣以一種特殊方式運轉:“混元天甲!”

  一層隱隱的由靈氣所形成的鎧甲在他們上半身浮現,腳下的步子不退反進,他們身子直接沖擊向了兩只青色的手掌印。

  “砰!砰!”

  沈青松和沈延州的身子直接將兩只青色手掌給破去了,只是他們絲毫沒有停下來的意思,身子還在朝著古恒淵和夏百康逼近。

  他們已經是跨出先天巔峰一大步了,或許是對自己的實力有絕對的自信,根本沒有使出什么繁瑣的招式,只是各自朝著夏百康和古恒淵揮出了一拳。

  只不過,這一拳看似非常普通,但其中卻蘊含了強大的能量,甚至比剛剛夏百康的開元掌還要強大。

  古恒淵和夏百康眉頭一皺,他們沒有想到沈青松和沈延州的實力變得這么強了,已經完全是超越了他們。

  事到如今,他們沒有躲避的可能了,拍出手掌,以此來抵擋沈青松和沈延州的這一拳。

  古恒淵手掌去接沈青松的拳頭,而夏百康則是去接沈延州的拳頭。

  在他們的拳頭和手掌觸碰的剎那。

  沈青松和沈延州腳下的步子沒有移動,而古恒淵和夏百康只感覺自己的手掌上承受了一股強大無比的力量,這股力量甚至要將他們的手臂給摧毀了,他們根本無法抵擋。

  只是此時,之前沈風注入他們體內的能量,陡然爆發了出來,幫他們抵消了沈青松和沈延州拳頭所帶來的力量,只是他們腳下的步子仍舊是退后了三步。

  見此沈青松和沈延州也一臉震驚,按照他們原來的想法,古恒淵和夏百康在他們的攻擊之下,就算手臂不廢掉,最起碼也要受內傷的,可眼下卻一點事情沒有,只是退后了三步,看來這些年這兩個家伙也進步了不少,他們完全不會想到是沈風在暗中相助。

  感覺到身上沒有一點傷的夏百康和古恒淵,目光不由的看了眼沈風,他們知道肯定是沈前輩暗中保護了他們,頓時老臉一紅,看來這次是想拍馬屁也拍不成了,他們知道今天只能由沈前輩親自動手了,腳下的步子退后了數步,沒有動手的意思了。

  沈青松和沈延州看到這一幕之后,他們以為通過剛剛的交手,夏百康和古恒淵看明白形勢了,不愿意插手這件事情了,畢竟這兩個老頭和沈風可是非親非故的。

  只是夏百康忽然看到了人群之中的王語蝶,他眼睛一瞇,吼道:“語碟,你怎么會在這里?立馬給我到這里來,看來我又要讓你爺爺關你禁閉了。”

  原本閃躲的王語蝶一臉不情不愿的走了出來,夏百康和她的爺爺是多年的老友了,而她最怕的就是自己的爺爺,來到夏百康身旁之后,她喊了一聲:“夏爺爺!”

  此時。

  沈風在一路朝著徐惠芳等人的木頭柱子走去,正好經過宋家人身旁的時候,他彎腰封住了宋天浩脖子上的幾個穴位,又幫宋堅白等人暫時緩解了一下傷勢,以保證他們不會突然死亡,打算等處理完這里的事情,再替他們治療傷勢。

  扶著宋天浩的宋玉萱,手指指向了沈無念,對著沈風,說道:“是他,是他用手指穿透了天浩哥的脖子,”

  “還有他們,是他們打傷了我爺爺、我伯伯和我爸的。”

  她的手指依次在沈啟善等人身上指了過來。

  宋天浩想要說話,他看向沈風的時候,臉上充滿了崇拜之色。

  沈風拍了拍他的肩膀:“好好休息一會。”

  說完,他繼續朝著徐惠芳等人的方向走去了。

  沈青松他們現在是徹底認為夏百康等人不插手了,他們沒興趣對一個廢物親自動手,其中沈延州看了眼沈啟善等人,說道:“他是你們京城沈家的廢物,由你們自己來處理吧!只要留他一口氣就行。”

  沈青松看向了夏百康和古恒淵,說道:“兩位,既然你們不插手了,那么剛剛的事情就當過去了,待會我和兩位好好喝幾杯酒。”

  “哼!”

  只是夏百康和古恒淵鼻子里冷哼了一聲,在他們眼里這沈青松是死到臨頭不自知啊!

  對于夏百康和古恒淵的態度,沈青松倒也沒有太過的在意。

  而沈啟善等京城沈家之人聽到沈延州的命令之后,其中沈無念瞬間跨出了一步,他笑得很猙獰,當年他可以進入武道界沈家修煉,完全是因為沈風的原因,這是武道界沈家的補償。

  對于沈風這個所謂的侄子,他心里面是厭惡到極點,他向來認為廢物是沒有資格活在這個世界上的。

  先天初期的氣勢從他身上爆發,他說道:“讓我來打斷這廢物的手腳,我當初說過,他回到京城,我就會打斷他的手和腳,我可不能夠食言了。”

  因為在武道界沈家修煉的緣故,所以他的修為比沈歷揚這個家主都要強上一籌的。

  沈無念將先天初期的氣勢發揮到了極致,身影快速的逼近了沈風,手掌朝著沈風胸口前的衣服抓了過去。

  除了夏百康等人,在場的其余人全部認為沈風落入沈無念手里,手腳內的骨頭是必定會被打斷了。

  站在夏百康身旁的王語蝶,低聲說道:“夏爺爺,你剛剛為什么要幫這種廢物?這種縮頭烏龜?”

  夏百康眼眸中的神色一凝,臉上頓時爬滿了怒火,沈前輩豈是能夠胡亂詆毀的?

  只是正當他要喝斥的時候。

  沈風一直是一步步速度不快的走路前進,可當沈無念的手掌要抓住沈風胸口的衣服時,他的手掌忽然抓了一個空。

  眼前哪里還有什么沈風的身影?

  他猛的轉過了身體,看到沈風不知道什么時候經過了他,仍舊在一步步速度不快的朝著徐惠芳他們走去。

  沈無念沒有過多的猶豫,他怎么可能攻擊不到這個廢物?他的身影再度朝著沈風撲了過去。

  只是這次。

  沈風腳下的步子一頓,身子快速轉回了:“看來你是真的迫不及待想要去見閻王爺了?”

  他不再將體內的戾氣和殺氣徹底壓制了。

  濃郁的戾氣和殺氣從他身上滾滾散發而出。

  腳下的步子一動,他的身影同樣是沖向了沈無念,他的速度要比沈無念快上不少。

  撲過來的沈無念完全來不及反應,只感覺肚子上猛的一痛,他的身子被沈風一腳踢到了半空之中,臉上布滿了不敢置信和恐懼之色。

  在他的身子落下來的時候,沈風正好站在他的身子底下。

  沈風的雙手快速的在沈無念的身上劃動,只見他將沈無念身體內的一根根筋完整無比的抽了出來。

  隨后,他又將沈無念全身的骨頭一根根的拔了出來。

  速度很快,只有幾秒的時間。

  待到沈無念落在地面上的時候,他已經變成一灘爛肉了,身體內沒有筋和骨了。

  雙手沾染著鮮血的沈風,表情變得更加冷了幾分,他現在需要血液來化解自己身體內的戾氣。

  沈無念身體的一堆爛肉旁,堆放著從他體內拔出來的骨頭和筋。

  沈風一腳踩在了沈無念的白骨之上,“砰!”,將骨頭踩成粉末的瞬間,他自語道:“很顯然,你我之間,你才是廢物!”

  只可惜死透了的沈無念,永遠也不可能回答沈風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