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三百七十三章 你們能夠代表誰?

  (女生文學)

  在沈風等人約莫五分鐘左右抵達沈家莊園的時候。

  沈家莊園那片巨大的空地之上。

  大部分京城沈家的年輕子弟圍在沈泉天的身旁,還有一些比較年長的京城沈家之人,他們則是圍在了沈青松和沈延州的身旁,將自己在修煉上所遇到的問題全部說了出來。

  在場唯有一個二十歲左右的少女,顯得有一些格格不入的,她的目光看著被綁在木頭柱子上的徐惠芳等人,柳眉微微皺了起來。

  這個少女有一張標準的瓜子臉,穿著打扮十分的俏皮,給人一種古靈精怪的可愛。

  她是武道界血虹島島主的女兒王語蝶。

  這血虹島在如今的整個武道界里也算是一流勢力了,王語蝶如今才十九歲的年紀,實力便已經抵達后天八層了,可以說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天才,在血虹島上有著小魔女的外號,很多弟子,甚至是長老,看到她都要繞著走的。

  很久之前,王語蝶在一次武道界的聚會之中,她便認識眾星捧月的沈泉天了。

  在她眼里將來沈泉天會是統領武道界的人,她內心一直想要找一個真正的強者。

  這次從血虹島出來單獨歷練,途中正好遇到了來京城的沈泉天。

  如今的王語蝶算是亭亭玉立了,在沈泉天看來,自己將來的女人也一定要是天之驕女,而且他的女人絕對不會只是一個,這王語蝶倒是夠資格成為他的女人之一了。

  在得知對方是出來歷練的,于是乎,沈泉天邀請了王語蝶一起前來京城。

  一路上,沈泉天將“紳士”這次詞語的意思展現的淋漓盡致,這倒也讓王語蝶開始對他有一點點的好感了。

  不過,沈泉天并沒有急躁,甚至連手都沒有牽過,他清楚現在還不到收網的時候。

  王語蝶從沈泉天口中聽說過了關于沈風的事情。

  沈泉天自然是添油加醋的將沈風說的非常不堪,以此來抬高他們武道界沈家的寬宏大量。

  只是雖然王語蝶在自己的宗門內有著小魔女的外號,但她的內心深處還是非常善良的。

  看著被綁在木頭柱子上的徐惠芳等人,看著沈泉天毫不留情的用石子,洞穿了徐南升和徐子義的肩膀骨,她心里面總有一種不忍在浮現。

  在為京城沈家子弟解惑的沈泉天,發現了王語蝶的表情變化后,他說道:“各位,這次我們武道界沈家來了不少人,你們在修煉上遇到的難題,他們都可以替你們解惑的。”

  他話里的意思已經非常明顯了,其余人只能夠不情不愿的向別的武道界沈家之人請教了。

  而沈泉天則是走到了王語蝶的身旁。

  王語蝶看到走近的沈泉天之后,說道:“沈大哥,禍不及家人,根據你之前所說的,只是那個叫沈風的過錯。”

  沈泉天眼眸中的神色一凝,說道:“語碟,我們沈家自然不會亂殺無辜了,只是他們全部是該死之人,當年我們沈家已經放他們一次了,可他們從來沒有放棄過要找我們報仇,我們沈家的肚量再大,也不能夠一直把他們放任下去了reads();。”

  王語蝶不再開口了,她知道這是沈家的事情,她心里面非常看不起那個叫沈風的家伙,竟然讓自己的母親、外公和舅舅在這里受罪,而自己卻像縮頭烏龜一樣躲了起來。

  就在這時。

  那名把守大門的后天五層之人,他匆匆忙忙的走到了這里,畢恭畢敬的來到了沈青松面前,問候了一聲之后,說道:“老祖,外面京城宋家的人求見,他們說受藥王門所托,有事情想要和你們商量。”

  沈青松作為武道界沈家如今的太上長老,不少輩分比較低的京城沈家之人,自然要稱呼其為一聲老祖了。

  聽到和藥王門有關,沈青松愣了一下,難道說藥王門研制出了什么新的靈藥來嗎?只是為什么會派送宋家來商議?

  不過,宋家依附于藥王門,沈青松沒有想太多,說道:“讓他們進來吧!”

  這片空地距離莊園的大門沒有多少距離,走的快一些的話只需要二十幾秒。

  聞言。

  那名后天五層的京城沈家之人,立馬將宋堅白和宋高益等人領到了空地之上。

  當宋堅白他們看到被綁在木頭柱子上的徐家人之后,臉色隨即快速一變,尤其是發現徐南升和徐子義的膝蓋骨應該是碎裂了,還有一邊的肩膀骨被洞穿了,他們試圖不斷讓自己平靜下來。

  沈青松目光定格在了宋堅白等人的身上,問道:“說吧,藥王門讓你們來商議什么?”

  宋堅白深吸了一口氣,既然已經踏出這一步了,那么現在沒有回頭的余地了,他說道:“徐南升他們犯了什么錯?你們沈家要將他們給處死?我聽說沈天智和你們的五長老死在了國外,但你們不能夠遷怒于徐南升他們,這對他們來說不公平,你們要殺沈風我沒有任何意見。”

  還有后半句話,他沒有說出口,如果你們能夠殺得了沈風的話。

  他現在完全是在拖延時間。

  當然他也要表明立場,要不然徐南升等人誤以為他們是沈家這邊的人,到時候就算沈風及時趕到了這里,他們也連個屁的功勞也撈不到。

  聽到宋堅白的話后。

  武道界沈家和京城沈家的人全部皺起了眉頭來,倒是王語蝶頗為贊同宋堅白所說的。

  不等沈青松回話,

  沈延州嘴角浮現了一抹冷笑,喝道:“看來你們不是來商議事情的了?誰給你們的膽子?竟然趕來這里撒野?”

  感受到沈延州身上壓迫而來的氣勢,宋堅白干枯的手掌緊緊握成了拳頭,說道:“我和徐南升有點交情,請你們網開一面,再給我兩天時間,我一定將沈風給找出來,讓他親自來這里。”

  不遠處被綁在木頭柱子上的徐南升,腦中是左思右想的,他根本想不起自己什么時候和宋堅白有交情了?

  宋家突然來搗亂,簡直是根本不把他們武道界沈家放在眼里,沈延州不屑道:“你們算什么東西?你們現在的所作所為是藥王門的意思嗎?你們能夠代表得了誰?我看你們誰也代表不了!”

  “你們只是京城一個小小的家族而已,我現在立馬聯系藥王門,看看他們會不會為了跟前的一條狗,來和我們沈家翻臉?”(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