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三百七十章 血已燃

  看到沈歷揚和魏麗蘭的身影相繼離開,房屋的大門重新被鎖上之后。

  “啪啦”一聲。

  徐惠芳身體內的力量仿佛被全部抽干了一樣,手掌不由得一松,鋒利無比的匕首掉落在了地面上,她的喉嚨上還有絲絲鮮血在冒出來。

  她身子跌跌撞撞的朝著徐南升和徐子義走了過去,看著他們兩個被踢碎的膝蓋骨,她臉上布滿了痛苦和自責的神色,為什么上天要這么對她?當年她真的是瞎了眼睛!

  徐南升看著蹲下身子,眼眶紅紅的徐惠芳,他嘆了口氣,說道:“惠芳,我和子義都沒事,現在不是難過的時候,也不是我們絕望的時候,萬一小風可以趕到這里呢?不管如何,我們堅持到明天再說。”

  “如果等不到小風,那么不用那些混蛋動手,我們自我了斷,我相信只要小風還活著,他會為我們報仇的,只是這樣我就看不到沈家跪地求饒的場景了。”

  徐惠芳吸了一下鼻子,她將徐南升和徐子義扶到了一旁的沙發上,幫他們處理了一下被踢碎的膝蓋骨,美眸里的目光不停閃爍著,在心里面不禁自語道:“小風,這次你還能夠出現嗎?是媽太沒用了,應該是我保護你的,現在反而要讓你保護我們,我欠你的太多、太多了,恐怕這輩子都償還不了。”

  “如果真的有下輩子的話,那么我希望還能夠做你的母親,下輩子一定好好補償你,陪伴著你長大。”

  屋子里并不明亮的燈光一閃一閃的。

  之前這間屋子長期沒有人居住,電燈自然不太靈光了。

  徐惠芳、徐南升和徐子義沒有再開口了,他們互相對視了一眼,現在他們還能夠做什么嗎?他們完全做不了什么了!只能夠等待沈風的出現。

  屋外夜色漆黑。

  天空中的一輪月亮被烏云給遮擋住了,慢慢的有冷風在刮起,看來是要下雨了。

  此刻。

  沈家莊園內最豪華的一棟別墅里的大廳里。

  一個白眉老頭坐在了奢華的沙發上,他不就是當年武道界沈家的家主,發現沈風擁有仙元之血的人嘛!

  他如今是武道界沈家的太上長老,名字叫做沈青松。

  和當年相比,他顯得更加的蒼老了,畢竟二十多年過去了,只是他的氣色非常紅潤,身上有一種看不到,摸不著的強大氣勢存在。

  在沈青松的旁邊還坐著一個年紀比他小上不少的老頭和一個三十歲左右的青年。

  那年紀比沈青松小上不少,看樣子只有六十來歲的老頭,他是沈青松的兒子沈延州,如今武道界沈家的家主,同樣他就是當年那個眼角陰翳的男人。

  最后一個三十來歲的青年,長得倒是一表人才,身上的長衫非常華麗,只是他的臉色有幾分不自然的蒼白,他是沈青松的孫子沈泉天,也就是當年那個被白眉老頭沈青松喚作“天兒”的五歲男孩。

  這三人便是當年一起奪取了沈風體內仙元之血的罪魁禍首。

  如今沈泉天被稱之為武道界的第一公子,傳聞之中他的修為已經抵達先天中期,可以說絕對是年輕一輩中的第一人。

  只不過,除了沈青松和沈延州以外,誰也不知道他一直都隱藏著修為,他們沈家有隱藏修為的秘法,這種可以隱藏修為的秘法,在如今的武道界是非常罕見的。

  這種秘法也是沈青松在十五年前無意間獲得的。

  其實沈泉天如今的真實修為已經抵達了先天巔峰。

  三十歲的先天巔峰強者,如果這個消息要是擴散出去,那么恐怕如今的武道界會徹底沸騰起來。

  他這個武道界第一公子的稱號,倒也是當之無愧了。

  沈泉天可以在三十歲抵達先天巔峰,這和當年奪取了沈風的仙元之血脫不了關系。

  當然沈青松和沈延州奪取到仙元之血的時候,他們的年紀已經大了,融合性自然沒有沈泉天好。

  不過,如今他們的算是跨出先天巔峰大半步了,只差最后一小步,他們便能夠徹底晉升到筑基期。

  沈泉天臉上充滿了冷漠之色,他對著沈青松,說道:“爺爺,京城沈家連一個活人也找不到,我們這些年對他們已經很照顧,看來京城沈家是時候換人統治了。”

  沈青松端起了面前茶幾上的茶杯,吹了一下之后,嘴巴抿了一口,清香的茶水順著喉嚨流入了腸胃里,他淡然的說道:“天兒,稍安勿躁,只要那小子還活著,早晚會落入我們手里的,只是不知道他的體內如今有沒有再生仙元之血了?”

  沈延州沉著臉,說道:“天兒,聽你爺爺的,你做事太急躁了,將來整個地球將全部掌控在我們手里,明天先將徐惠芳他們的骨髓抽出來再說。”

  “徐惠芳他們竟然全部重新跨上了修煉一途,這很有可能和仙元之血有關,如果他們體內真的有仙元之血誕生,那么他們的骨髓一定有所變化的,而且骨髓之中含有重生仙元之血的要素,可以說他們的骨髓就是精華。”

  沈泉天皺眉說道:“不過,當年徐南升和徐子義是沒有仙元之血的!”

  沈延州回答道:“天兒,任何事情沒有絕對,既然沈風和徐惠芳體內會誕生仙元之血,那么說不定徐南升和徐子義體內也會突然誕生,雖說一般仙元之血是在出生的時候就會誕生的,可這并不是一定的。”

  沈青松點頭道:“天兒,耐下性子來,做事要有理有據,這次我們因為沈天智和五長老的死來這里處置一些人的,我們向來是講道理的,可不會胡亂殺人,等明天一切自然會見分曉了。”

  “在全國的各大國際機場,我已經安排了一些人,只要沈風一出現,我立馬會得知消息。”

  時間快速流逝著。

  一晚匆匆過去了。

  待到太陽開始高高升起的時候,京城這座城市早已經變得無比忙碌了。

一架從國外而來的飛機,穩穩的降落在了京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