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三百二十一章 賣嗎?

  你知道神之秘藏的準確所在地?沈啟善看著沈澤問道。

  沈遠誠和沈無念的目光也不由的集中在了沈澤的身上,如果說神之秘藏內的能量,他們真的可以吸收的話,那么說不定他們又可以提升一段修為了。

  沈澤低聲道:太公,我不知道神之秘藏在哪里!

  聞言,沈啟善眉頭一皺,剛想要訓斥的時候,只見沈澤又說道:不過,這兩天,有人在刻意擴散關于神之秘藏的事情,如今在一定范圍內,幾乎弄得是人盡皆知了。

  雖說神之秘藏的具體位置不清楚,但只要給我一點時間,我絕對可以調查出神之秘藏大概的位置。

  恐怕現在知道神之秘藏具體位置的只有異能者聯盟的人,很多不屬于異能者聯盟的國外強者,他們只知道一個大致的范圍,現在應該是有人想要攪渾水,所以才故意擴散消息的。

  只要知道這兩天哪里去的異能者最多,我們就能夠鎖定神之秘藏的所在范圍了。

  沈澤停頓了一下之后,繼續說道:太公,這次聽說也有一些國內武道界的修煉者來到了這里,所以想要獲得神之秘藏內的能量,肯定不會那么簡單的。

  華夏國武道界的人向來對國外異能者嗤之以鼻的,這次就算有武道界的人前來,恐怕也不會太多,畢竟華夏國武道界的人非常注重臉面。

  說的好聽一點是華夏國武道界的人有自傲,說的難聽一點就是故步自封,這些年異能者崛起的速度可謂是非常之快的。

  聽了沈澤完整的話后,沈啟善的眉頭松開了,說道:以后說話一口氣說完,別給我斷斷續續的。

  你去將神之秘藏的大致范圍調查出來,今天我們就先去一趟,不管可不可以獲得里面的能量,先去神之秘藏的附近看看情況。

  沈澤對于沈啟善的話是連連點頭,這時,沈遠誠冷聲說道:徐惠芳他們真是好運氣,如果天堂會沒有被滅的話,恐怕他們已經到閻王殿上去報道了。

  沈遠誠他們不會想到天堂會被滅,這完全是沈風所為,只會覺得徐惠芳等人很幸運。

  隨著時間慢慢的流逝。

  天色逐漸暗了下來,今晚夜空之中的星辰格外閃亮。

  之前沈風推算出了神之秘藏的具體位置了,一幅看似是地圖的東西,最后縮小到印在了他左手掌心里,這乃是一個指引的鑰匙。

  沈風和徐南升等人離開酒店之后,找了一個比較幽靜的巷子。

  隨后,沈風將自己的左手手掌朝著夜空之中,靈氣不停的往手掌內灌注,頓時從他的手掌里沖出了一束璀璨的光芒。

  這一束光芒直沖夜空,很快,夜空之中出現了方向的指引。

  當然其他人是看不到的,只有沈風自己和距離他一米以內的人才能夠看到,對此徐南升等人是見怪不怪了,只因為他們有了一定的心理承受能力。

  外公、舅舅、媽,我們走吧!說完,沈風率先走出了巷子,徐南升等人是緊跟在他的身后。

  好在,如今徐南升他們全部算是武者了,速度要比普通人快上不少的。

  足足走了一個晚上的時間。

  在天色慢慢亮起來的時候,天空之中的指引完全消散了。

  他們來到了一處海邊,沈風帶徐南升等人就近休息了一會,吃了一點早飯,而他則是一直在觀察著周圍,將自己的聽覺催發到了極致。

  他可以感覺到周圍不少來來回回的人全部是異能者,其中甚至還混雜了修煉者,雖說白天指引暫時消失了,但肯定是沒有來錯地方。

  聽著不少周圍的竊竊私語。

  沈風大致有了一個了解,原來這些人全部是要去距離這里有一個小時路程的海島上。

  據說那個海島是近五年才開發出來的,因為這個海島的形狀如同一個巨大的骷髏頭,所以被稱之為死亡島。

  死亡島上有很多驚險的娛樂設施,吸引著不少想要冒險的年輕人。

  這些異能者和修煉者他們全部買了去往死亡島的船票,如今就算沒有指引,葉晨峰也可以推斷出,神之秘藏絕對是在死亡島附近的。

  沈風對著徐南升等人,說道:爺爺,待會我們去一趟死亡島。

  吃完早飯的徐子義站了起來,說道:我去買船票。

  每隔一個小時,會有一艘開往死亡島的船,最后一班船是晚上七點。

  在徐子義將船票買回來之后,沈風看到岸邊已經停靠著一艘船了,凡是買了船票的人可以先上去。

  沈風和徐惠芳他們準備到船上去坐一會。

  坐在上船的沈風,感知力來回掃視,看來這艘船上還真是龍蛇混雜,他甚至感覺到了有特級異能宗師和先天巔峰宗師存在。

  大約半個小時后。

  這艘船緩緩的開始啟動了。

  沈風站起身對著徐惠芳他們說了一聲,他要去外面的甲板上走走,順便看能不能夠感覺到神之秘藏內的能量氣息。

  沈風走到了頂層甲板的時候,四周的氣氛正好有點不對勁,只見五個頭發花花綠綠的外國男人躺在了地面上,這些家伙一看就只是普通人。

  也有一些人在快速的離開頂層的甲板,在這五個躺在地上的男人面前,站在一個擁有魔鬼身材,天使一般臉龐的金發女郎。

  這個外國女人的金色頭發微卷,她隨意的撥弄了一下自己的頭發,很明顯這幾個男人全部是被她給放倒的。

  原本沈風對此是毫無興趣,只是在看到這個金發女郎胸口掛著的一塊紅色珠子時,他的眼睛微微一瞇,快步走到了金發女郎的面前,目光始終沒有離開紅色珠子,問道:這個賣嗎?

  金發女郎似乎可以聽懂華夏國語,又見沈風盯著自己的胸口,她完全是想到歪處去了,以為沈風在問她賣不賣身體!

  眼前這個長得不錯的華夏國小男人,以為自己是小姐了?這個金發女郎臉上頓時浮現了怒意。

  躺在地上的那五個外國男人,臉上冒出幸災樂禍的表情,他們剛剛親身體會過這個女人的厲害了,似乎能夠看到沈風也像他們一樣被揍得倒在地上哇哇亂叫了。

  見對方不說話,沈風指著這個女郎胸口上的紅色珠子,再次問道:如果你不想賣?我不會強人所難的。

  沈風準備往旁邊走去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