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三百一十四章 發絲殺人

  沈風握住宋玉萱腳腕的手掌隨手往前一送。

  宋玉萱頓時踉蹌的倒退了,一個沒站穩,最后一屁股坐在了地面上。

  雖說這個女人長得還挺不錯的,但沈風可不是見了美女走不動路的主,之前宋堅白和宋天浩也算對他示好過的,他懶得和宋玉萱這個女人計較了。

  感覺到屁股上的疼痛,宋玉萱眼睛里要噴出火來了,氣的胸口劇烈的起伏著。

  美眸狠狠的瞪著沈風,她覺得眼前這小子實在是太混蛋了,難道不懂得憐香惜玉嗎?

  不光看到了她底下的風光,而且還如此粗魯的把她推倒在了地上,簡直是無賴至極!

  可從始至終,她都沒有感覺到沈風身上有任何的氣勢透出,所以她斷定了沈風不會是修煉者,只是身手要比普通人好上很多,要不是無法將實力發揮出來,她相信自己絕對能夠將眼前這小子打得滿地找牙。

  快速的從地上爬起來之后,她看到遠處有一道身影在掠過來,已經沒有時間在這里停留了,她吼道:“丁天虎,你愣著干什么?難道你想要讓你自己手底下的人全部死嗎?我們必須要抓緊時間讓國內派支援過來。”

  站在一旁的丁天虎,剛剛沒有看到宋玉萱底下的風光,他的眉頭緊緊的皺成了一個“川”字,雖說知道宋玉萱是擔心地獄訓練營的成員,但在沈大師面前也不能夠如此無禮啊!

  正所謂遠水救不了近火,等到國內的支援趕來,恐怕地獄訓練營的成員已經死光了。

  眼下沈風出手才能夠化解這次危機了,他吼道:“宋玉萱,你給我住嘴,是誰允許你對沈大師動手的?你的確是上頭派下來的指導員,但從現在開始,你最好給我在一旁看著,待會好好給沈大師道個歉。”

  “這個世界上愿意成為沈大師的女人數不清楚,你以為沈大師會是無恥的人嗎?如果我是女人,那么我會毫不猶豫的喜歡上沈大師。”

  見丁天虎沒有離開的意思,反而喝斥了自己一頓,宋玉萱站在原地有點回不過神來了。

  當初被派下來,地獄訓練營的成員可是不買賬的,畢竟她只是一個女人。

  可她用自己的實力讓地獄訓練營的成員心服口服,讓丁天虎也心服口服,這些日子,所有地獄訓練營的人對她是非常恭敬的,眼下這丁天虎在如此關鍵的時候到底抽了什么瘋?

  眼看著遠處一道黑影已經逼近,宋玉萱知道是來不及離開了,她站在原地仿佛是認命了一般,說道:“這個家伙叫威哈爾,他如今是五級異能者了,你知道什么叫異能者嗎?”

  她的目光看向了沈風,見對方臉上的表情沒有任何變化,她已經是絕望了,就算是她沒有受傷的時候,也不可能戰勝威哈爾的。

  活死人傭兵團是有一點名氣的,宋玉萱也聽說過其中的不少成員,因為里面的不少人全部是各國的通緝犯,據說這威哈爾男女通吃,落在他手里的男女,最后全部會生不如死。

  丁天虎瞪了一眼宋玉萱:“你沒聽懂我剛剛的話嗎?”

  宋玉萱心里不停的冒出怒火,要是自己的實力還在,她肯定爆發了,這丁天虎再三的對她喝斥,她有一種要被氣炸了的感覺。

  那道黑影徹底的臨近了,在距離沈風他們十來米的地方停了下來。

  這叫威哈爾的家伙是一個黑人,在夜晚之中倒是挺適合偽裝的,在他的鼻子上扣著幾個鼻環,看到不止丁天虎和宋玉萱在,還多了一個細皮嫩肉的小子,他嘴角浮現了抑制不住的笑容,用英語說道:“我喜歡,我最喜歡白凈的男人了,我已經忍不住想要享受一番了。”

  宋玉萱聽得是一陣惡寒,她對著沈風翻譯了一遍之后,又對著丁天虎說道:“真不知道你在想什么?要不然我們可以逃離這里的,你的行為將害死所有地獄訓練營的成員。”

  丁天虎完全沒有開口的意思,目光始終是畢恭畢敬的看著沈風,對此宋玉萱有一種要抓狂的感覺了。

  她總覺得丁天虎仿佛是把這小子當做什么神靈看待了!

  威哈爾伸出舌頭舔了舔嘴唇,手指指了一下沈風,又指了一下宋玉萱,說道:“我要同時享受你們兩個。”

  他的目光又看向了丁天虎“至于你就乖乖躺在地上休息一會吧!”

  聞言。

  宋玉萱顧不上翻譯了,也顧不上對沈風和丁天虎埋怨了,她的臉色煞白一片,如果要被威哈爾羞辱,倒不如自我了斷呢!

  威哈爾身體內的氣勢爆發了出來,他腳下的步子動了,朝著宋玉萱他們沖出去,他要讓這三個人全部失去逃走的力量。

  宋玉萱距離威哈爾最近,只是她本能的轉身想要逃離。

  威哈爾隨手將宋玉萱扎著頭發的皮筋扯了下來,她烏黑的長發頓時披散在了肩頭,在月光之下,她顯得更加動人了。

  威哈爾笑的很得意,說道:“美女,不要掙扎了。”

  宋玉萱看著威哈爾的模樣,她知道一切掙扎都只是徒勞,重新面對眼前的一切,她腳下的步子不停的后退,她已經在準備自殺了。

  威哈爾似乎很享受這種逼人的樂趣,見沈風和丁天虎都沒有逃走的意思,他只是一步步的逼近宋玉萱。

  忽然之間。

  宋玉萱感覺背后一暖,她竟然退到了沈風的懷抱里。

  沈風看著這個臉色蒼白的女人,開了句玩笑:“你這是投還送抱嗎?”

  見這小子到了這個時候還不正經,宋玉萱銀牙緊咬,恨不得將這家伙狠狠的咬上幾口。

  威哈爾見宋玉萱不再后退了,他笑道:“三個寶貝,我已經等不及了,我會好好對待你們的。”

  五級異能者的氣勢壓迫而來。

  對此,沈風是面無表情,隨手拔了一根宋玉萱的頭發。

  宋玉萱感覺一痛,轉頭狠狠的瞪著沈風。

  只是這時。

  沈風把靈氣注入這根發絲之內,將這根發絲陡然彈出。

  發絲之上泛起了一層幽然的光澤。

  這根原本非常之軟的發絲,瞬間變得堅硬無比,仿佛是變成了金屬一般,整根發絲筆直的很,在空氣中劃過了一道黑色光芒,速度非常的快,朝著沖過來的威哈爾掠去。

  威哈爾見發絲臨近的時候,他才反應過來,只是一切已經晚了,從發絲之中感覺到了一種可怕的氣息,他的臉上浮現了點點恐懼。

  “嗤!的一聲。

  整根發絲直接從威哈爾的眉心沒入,然后從他的后腦勺穿透了出來,根本沒有絲毫的停頓,一切是那么的流暢,他腳下的步子停了下來,整個人站在原地一動不動了。

  而不想和沈風計較,又回過頭想要咬舌自盡的宋玉萱,正好看到了這一幕,在銀白色的月光之下,她的眼睛瞪得越來越大,鼻子里已經是忘了呼吸。

  這是發、發絲殺人?

  而且還是這等不可思議的發絲殺人的方式?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