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三百一十一章 沈家的怒火

  剛剛在沈天智自我了斷的時候。

  遠在華夏國京城的沈家莊園里,因為兩個地區有著時差,所以這里還是大白天。

  一名五十歲出頭,臉上充滿焦急的老頭快步走進了大廳里。

  此時,沈家家主沈歷揚坐在大廳的沙發上,手里面正翻閱著一份資料。

  這個老頭是沈家莊園的管家,他在看到沈歷揚之后,他立馬匆忙的說道:“家主,大事不好了,天、天智少爺的生死燈爆裂了。”

  他說話的時候有點不連貫,目光小心翼翼的注視著沈歷揚。

  整個大廳里顯得很安靜。

  在聽到管家的話后,正在翻閱資料的沈歷揚,其手掌頓時僵硬住了,整個人如同雕塑一般坐著一動不動。

  他以為自己的耳朵出錯了,眉頭緊緊一皺,聲音肅穆的問道:“你說什么?”

  那名沈家莊園的管家咽了咽口水,擦了一下額頭上冒出的汗水,小心翼翼的說道:“家、家主,剛剛天智少爺的生死燈突然之間劇烈搖晃了起來,里面的火焰忽明忽暗的,沒多久之后,整盞生死燈就爆裂了。”

  這回。

  沈歷揚是聽的清清楚楚了,手掌猛的將資料握成了一團,臉上是一種不敢置信的神色,他一下子根本無法接受聽到的這個事實。

  所謂生死燈是武道界一直流傳下來的一種確定生死的法寶。

  武道界內的不少人,其宗門全部幫他們制作一盞生死燈的。

  當然想要煉制出生死燈,必須要抽取你三歲之前的血液,換而言之,那些過了三歲才加入武道界宗門或者家族內的人,他們自然不會有屬于自己的生死燈了。

  每個人的生死燈都是獨有的,一旦生死燈爆裂,也就表示這個人已經死了。

  如今沈天智的生死燈爆裂,只有一種可能,就是他已經不在這個世界上了,生死燈是從來都不會出錯的。

  沈歷揚身體內的氣勢不停的涌動了起來,沈天智是他們京城沈家的希望,現在修為又跨入了后天九層,將來絕對可以立足于武道界沈家,甚至是立足于整個武道界之中的。

  可突如其來的得知沈天智死了?這讓沈歷揚有一種腦袋發昏的感覺,這次明明只是去美國殺了沈風那個廢物,而且還有沈繼福這等先天中期的強者陪著,怎么會一去不回了呢!

  沈歷揚的拳頭越握越緊,從他手背上爆出了一根根的青筋,沈天智是他唯一的兒子,當然他從來沒有把沈風當做自己的兒子看待過,如今唯一的兒子死了,以后京城沈家要由誰來繼承?

  不僅如此,他們這一脈如果沒有年輕一輩崛起,那么將來可能會失去對京城沈家的掌控。

  武道界沈家會讓其他支脈來代替他們。

  畢竟如今的京城沈家是華夏國第一大家族了,而不少支脈的人在武道界沈家之內,雖說有些地方會占優勢,但也會被限制住很多,而京城沈家算是分離出來的個體,平時很少會和武道界沈家接觸到,有些人的思想是寧頭,不做鳳尾。

  京城沈家要比武道界沈家之中其余支脈的人自由多了。

  “砰!”

  沈歷揚一掌猛的拍在了面前的茶幾之上,整個茶幾頓時變得四分五裂。

  正當這時。

  沈遠誠和沈無念從外面走了進來,他們看到沈歷揚怒火中燒的拍碎了茶幾,心里面都極為的不解。

  “歷揚,我和你說過多少次了?你現在是沈家的家主,凡是要沉得住氣,說說吧,是什么事情讓你控制不住情緒?”沈遠誠開口問道。

  沈歷揚吸了一口氣之后,說道:“爸,天智已經不在了。”

  聞言。

  沈遠誠愣了一下,他眼睛微微瞪大,聲音頓時提高了起來:“你說什么?”

  沈歷揚繼續回答道:“剛剛天智的生死燈爆裂了。”

  一旁左臉戴著面具的沈無念,他對沈天智這個侄兒很是看好,一時間,他眼眸里浮現了抑制不住的怒火:“這怎么可能?不是有五長老陪著天智嗎?應該來說不會發生意外的,曾經五長老可是戰勝過先天巔峰強者的。”

  沈遠誠的身子緊繃了起來,他對沈天智這個孫子寄予了厚望啊!而且他只有這么一個孫子了,眼下竟然比他先到閻王殿上去報道了?他還等著沈天智崛起呢!尤其是這次他的這個孫子才剛剛突破到后天九層,極有可能在三十歲之前成為先天宗師的,如今這一切全部變成了泡影。

  那名管家看著情況不對,他可不想觸霉頭,恭敬的說道:“那么我先退下了。”

  沈遠誠的目光頓時定格在了那名管家的身上,問道:“是你看著天智的生死燈爆裂的?”

  那名管家急忙點頭。

  見此,沈遠誠身體內功法運轉,氣勢猛烈的爆發了出來,瞬間出現在那名管家的面前,不等對方開口,“咔嚓!”一聲,直接將對方的脖子給扭斷了,說道:“沒有第一時間將這件事情匯報,竟然還敢等著天智的生死燈爆裂才來,簡直是罪該萬死。”

  這名被扭斷了脖子的管家,身體慢慢倒在了地面上,從沈天智的生死燈產生反應到最后爆裂,這期間的時間并不是很長,他根本是來不及過來匯報的,可以說他是死的非常冤,沈遠誠完全是在拿他發泄心里面的怒火。

  沈無念的表情沒有任何變化,只是他的聲音變得冰冷無比:“這件事情會不會和沈風那廢物有關?”

  沈遠誠直接搖了搖頭,說道:“不可能,天智的修為在后天九層,五長老的修為在先天中期的,就算那小東西和徐南升他們遇到了,也根本傷不到天智的。”

  停頓了一下之后,他繼續說道:“有很大的可能,天智他們死在了國外異能宗師的手里。”

  “只是五長老行事向來小心謹慎,難道是發生了什么很大的意外事件嗎?”

  沈無念冷然道:“爸,不管如何,如今天智的生死燈爆裂了,想要查到是誰動手的恐怕很困難,美國畢竟不是我們的地方。”

  “但天智是因為沈風那廢物才去美國的,這件事情只能夠算在那廢物和徐南升他們頭上了,我們必須要拿他們的頭顱來祭天智的亡靈。”

  轉而,他看向了沈歷揚,又說道:“哥,你不會舍不得下手吧?畢竟現在那廢物算是你唯一的兒子了。”

  沈歷揚怒道:“你胡說什么?我的兒子只有天智,那廢物夠資格做我沈歷揚的兒子嗎?這次全部是因為他,天智才會客死異鄉的,就讓他們全部到地下去陪著天智吧!”

  “這件事情要告訴爺爺嗎?”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